大國體育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國兩智

類別: 體育 | 體育賽事 | 大國體育 | 靜物JW   作者:靜物JW  書名:大國體育  更新時間:2020-05-03
 
“中央電視臺,中央電視臺!各位觀眾,舉世矚目的第23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入場式,終于要在洛杉磯時間晚上20點30分,北京時間上午11點30分開始了。

“一會140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隊,將依次入場。這是歷史上參加國家和地區,以及運動員最多的一屆奧運會。”

“大家看,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是來自巴爾干半島,奧林匹克運動會發源地的希臘代表團……后面的是阿爾巴尼亞代表團……阿爾及利亞代表團……”

宋世雄那讓人感到親切的聲音從祖國各地的收音機、電視機中傳出。

而據魯達的準確數據,今年的奧運會國內差不多有三百多萬臺電視能收看直播,也就是大概能有兩三千萬的國人可以通過電視觀看奧運會,剩下的億萬民眾依然是通過收音機來收聽奧運會。

這個電視擁有量還沒有臺灣省多,也就剛剛超過了香港這個芝麻大的地方。

但即便是這個數字也比兩年前世界杯時多了一倍,由此可見中國老百姓現在過的日子確實會讓西方國家,特別是港臺地區的民眾產生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不過中國將來看朝鮮和越南也差不多是一個味道,這個其實也算不上什么槽點,人之常情罷了。

這時隨著各國和地區的代表團陸續進場,不少中國聽眾開始覺得有些好笑了,因為有不少國家居然只派了十幾個,甚至幾個運動員參加奧運會,特別是聽到安道爾、巴哈馬、緬甸等小國,居然只有兩三名運動員參加奧運會時,很多人都大笑不止。

但是一些了解中國近代史的人卻笑不出來,因為舊中國第一次參加奧運會的時候,才只有一個人單刀赴會,那時國內的報道是——“我中華健兒,此次單刀赴會,萬里關山,此刻國運艱難,愿諸君奮勇向前,愿來日我等后輩遠離這般苦難!”

所以由此可以想象得到,那時的外國人看待一個擁有過千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四萬萬人口的中國,居然只能派出一名運動員時會有什么反應,我們前輩又是何等地獄難度的開局?

中國人應該多了解一下那段大家都不愿翻開的歷史,如果再往前翻五十年,劉步蟾的那一段話更加讓人感慨萬千——“此去西洋,深知中國自強之計,舍此無所他求。背負國家之未來,取盡洋人之科學。赴七萬里長途,別祖國父母之邦,奮然無悔。”

吳杰對這兩段話的感慨更深一層,因為他知道四十年后的中國是什么模樣。

這時的新中國用四十年后的眼光來看自然還是無比的貧窮落后,但相比當時的單刀赴會,相比當年北洋艦隊的屈辱無奈,這樣的日子就已經是那時的國人畢生的夢了。

吳杰很多時候都不敢想象先輩們是怎么一路走過來,就算這個時代他沒有系統也幾乎過不下去,但未來的中國卻正是由此而生。

此刻現場的入場環節進行的很快,很快A和B字母開頭的國家和地區就依次完成了入場。

接下來,終于輪到C字頭的國家出場了,第一個走出來的是加拿大代表團。

這個年代加拿大的人口數量才兩千萬出頭,放在中國連前二十的省市人口排名都難以進入,但他們卻派出了接近五百人的代團隊參加此次奧運會。

而人多的好處嘛,第一個就體現在入場時間更多,可以把整首入場曲全部放完。

“加拿大的入場曲聽起來很有氣勢嘛!”

“我們的入場音樂不會被這個北方鄉巴佬比下去吧?”

“無聊的加拿大人,居然能創作出這么出色的入場曲,我懷疑他們就是沖著我們來的!”

美國觀眾一向喜歡調侃加拿大人,不過這屆加拿大的入場曲確實很有氣勢,瞬間就把被小國們搞得略顯滑稽的入場式變得莊嚴起來。

中國代表團當然不會有什么特別感觸,因為有些東西一比就能比出差距了。

吳杰這時也很淡定,現在已經入場了二十多個代表團,基本只有小國才會放國歌作為進場曲,阿根廷、澳大利亞、巴西、加拿大這種人數過百的代表團,竟然沒有一家使用國歌,全都是使用具有國家民族性的音樂,并且大都是用各國的民族器樂來演奏。

他們的《鋼鐵洪流進行曲》當然沒有照抄閱兵的原版,同樣是采用了過半的中國樂器來進行演奏,而且是盡可能的在不影響質量的情況下使用中國樂器替代。

這也是必要的步驟,否則用清一色西方樂器演奏,那不就被人笑話了嘛。

這也不是專門為了奧運會才特別行事,吳杰在這方面幾乎是從第一部作品就開始進行了,只要是能用中國樂器替代,只要是替代后的質量不下滑,哪怕風格會有很大的改變,他們也會盡可能的采用中國樂器來演奏。

加拿大代表團的入場時間差不多持續了三分鐘,這之后出場的是坐擁無數國際公司的“開曼”代表團。

但是這家擁有大量國際公司,甚至國際五百強企業的超級自治區,居然才派出9名運動員參加奧運會。

開曼代表團之后就是“中非共和國”和“乍得”了,但這兩個非洲小國都是只派出幾名運動員參加,隨后的“智利”代表團規模倒是有六十余人,這在奧運會上已經算中等規模了。

但是智利代表團還未完成全部出場,參賽的運動員只不過走過鏡頭一半,“紀念體育場”里就忽然響起了一陣驟然響起的歡呼聲!

這時稍有英文知識的人應該知道為什么了,因為中國按照英文的字母順序,正好排在智利后面!

所以這當然是中國代表團在兩位抬著國家名稱牌的金發引導員小姐姐的帶領下,開始從入場出口處來到了體育場的跑道上,準備馬上就要輪到他們的入場儀式了。

這時隨著現場觀眾們有組織的歡呼和掌聲迎接下,一個懸念也終于揭開了。

這次擔任中國代表團旗手的自然是吳杰,哪怕魯達的身型更適合擔任這個工作,但是整個代表團的領導和官員們不可能讓魯達來代替吳杰。

魯達其實早有準備了,甚至都不光領導們不會同意,全國人民也都吳杰來當旗手,至于海外粉絲就更不用說了,吳杰可是在美國都有一大幫死忠粉的真正國際巨星。

“觀眾朋友們,我們已經能在鏡頭后面看到中國代表團即將入場了,讓我們準備好掌聲迎接英雄們入場!”

宋世雄這時的語調也變得激動起來,但這種情緒不僅沒有摻假,還是強行壓制后的結果。

吳杰其實對央視一直沒有好印象,因為三十年后那批央視主持人和記者,盡管在才學上可以說后來居上,但是屁股卻有一大批都坐歪了,哪怕說他們有一半都是公知精英也并無太多夸張成分。

這也應了那句“屁股歪了,知識越多、能力越大,就越于國無益”,同時也很讓人奇怪,因為仈Jiǔ十年代央視還沒有那么多的公知精英,怎么就會變成公知精英的聚集地呢?

好吧,這些現在都不重要了。

就當智利代表團完成進場后,一個突然高了八度的激昂音樂幾乎是憑空炸起,那是種“一點紅光現,混沌始開天”的既視感。

但不僅僅是聲場和畫風完全突變,就連氣場也瞬間變成了全球解放級別!

電視直播的鏡頭給到現場觀眾時,幾乎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像天上剛剛掉下來個大炸彈一樣,那是真正從心里產生出來的震撼!

但這一刻不光是現場觀眾被仿佛晴天打下來的響雷嚇了一跳,就連還未離開鏡頭的智力代表團都被震得步伐散亂起來,居然有半數運動員都露出一臉吃驚的表情,然后下意識地轉頭往后面看。

這時候很多人可能要問了,入場式前天不是彩排過嗎?

這個確實,但那天的彩排并沒有打開音響系統。

所以智利代表團才會被這個震撼心神的進場音樂嚇了一跳,但不怪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差,而是這首音樂天生就有打擊資本主義的Buff,人稱“資本主義送終曲”!

“噢,上帝啊!這是多么振奮人心的音樂啊!現在走入會場的是來自東方的巨龍——中國代表團。”

這句解說可不是宋世雄所說,而是出自美國解說員的口,一時間讓全球無數精中狂喜不已!

此刻在“紀念體育場”內,中國的體育代表團剛一入場就在這首震撼人心的進場曲下引起了全場轟動,所有的觀眾不僅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并且起立為中國代表團高聲歡呼!

而在電視前,全球的觀眾都被這首“資本主義送終曲”刺激的不輕,一些人甚至由于激動都快失了智了。

首當其沖的是法國觀眾,因為他們已經有不少人下意思的跳起來舉起雙手,打算原地入黨了!

“Fuck,中國人這是要解放全球嗎?但我為什么這么嗨呢?”

“見鬼,我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首該死的音樂叫什么名字?”

“我為什么會感到仿佛有一道無法阻擋的鋼鐵洪流正向我迎面而來?不……不要過來啊!”

“上帝啊!聽到這首音樂,我甚至有勇氣向外星人宣戰了!”

“這就是來自東方的紅色巨龍嗎?”

“烏拉,赤色洪流終將洗滌世界,資本主義終將滅亡!”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首《鋼鐵洪流進行曲》一出世,果然是威震天下,甚至有聞者咋舌,聽者握汗的神奇效果!

當然大部分人,無論是現場觀眾,還是電視機前的觀眾。

幾乎都在贊嘆這首讓他們熱血沸騰,同時又忍不住心驚肉跳的音樂。

吳杰最終取消了合唱環節,因為他覺得這首進行曲真的不需要填詞,更不需要演唱,那反而會嚴重降低這首歌給人心靈帶來的沖擊。

這時鏡頭也適時給到了身穿著摻入了中國元素,充滿了中國特色的新式西服的中國運動員們。

現場和電視機前的觀眾這才紛紛反應過來,中國代表團讓人震驚的還不止是那首進場音樂,他們身穿的服裝同樣讓人感到驚艷無比!

“太不可思議了,這些中國風的新款西裝,美得簡直就像一幅畫!”

“太驚艷了,我從來沒見到過這種帶有中國元素的西服,它們設計的不僅時尚美觀,還有一種特有的東方韻味。”

“真是神奇的服裝,哪怕遠遠看到也會感到一種莫名的震撼!”

世界各地的觀眾在震驚于中國代表團的進場曲時,中國運動員身上穿著的中式西服也同樣驚艷了世界。

吳杰這個旗手,自然是最好的形象代言人,他很快獲得了一個帶有解說和字幕雙重介紹的特寫鏡頭。

“太帥了!”

“這就是我們亞洲的驕傲!”

“永遠的拜仁,永遠的外星人!”

“他笑得真開心!我的心都快被他融化了!”

吳杰自然知道每個代表團的旗手都會得到一個特寫鏡頭,于是他今天的造型和妝容都經過了悉心打扮。

所以當特寫鏡頭給到他的臉上時,居然有一種驚艷了時光的錯覺。

此刻電視前無數的少男少女,老夫少婦,都在一瞬間淪陷了,甚至產生了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這時電視鏡頭終于給到了觀眾席,這是十幾個黃皮膚的中年亞洲人,但應該不是中國人,因為他們那帶有仇視、反感的眼神與四周依舊在鼓掌、歡呼的美國人都格格不入。

這個懸念在3分鐘后終于揭開,當中國臺北代表團出場時,這十幾個亞洲模樣的觀眾立刻興奮的前蹬后跳,大聲呼喊著“臺北加油!”

但尷尬的是讓全球人民產生入黨沖動的《鋼鐵洪流進行曲》一換碟,所有觀眾都出現了那種高潮過去馬上急速墜落的狀態,不水的話就四個字——“索然無味”。

這時候如果能有另一首激動人心的音樂響起,或許還能讓大家激昂的情緒來一次反彈。可惜這首入場曲盡管也很經典,但放在這次一百四十首入場音樂里,最多也就中檔水準。

不過最尷尬的是連中國臺北代表團的運動員和官員,這會的情緒也有點不對勁,一眼望去充斥著尷尬、嫉妒、郁悶、憤恨、仇視等各色各樣的情緒。

這是因為現場觀眾的掌聲和歡呼在他們出場后,立刻就下降了一大截,這自然讓彎彎很受傷,覺得自己被全世界冷落了,而罪魁禍首就是前面的大陸狗。

但他們不知道電視前的觀眾在索然無味之余,根本就弄不明白中國臺北與中國隊有什么區別?

這時的西方觀眾都在疑惑明明中國代表團的進場儀式還沒完成,干嘛突然換了一首音樂?

還有,他們憑什么搞兩個旗手?

這個旗手TMD是誰啊?

但這個問題不會有人解答了,因為大洋彼岸的中國觀眾這會并沒有看到中國臺北隊的入場。

央視的剪刀手已經把信號完美掐掉,中國觀眾只看到畫面一切,電視里出現的就是哥倫比亞代表團了。

那么中國觀眾自然也不會知道這一次中國臺北代表團派出了62名運動員,這個數字比原本位面還少了5個,原因當然是有些去要打資格賽的名額被中國選手把資格搶走了。

此外如果大家聽到中國臺北隊的入場音樂,就會發現這TM不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嗎?

這事讓中國代表團方面很疑惑,后來回去查證才發現此曲原名《德皇威廉練兵曲》,其實是一首普魯士軍歌。

但最遺憾的是中國觀眾沒見到更騷的一幕,當后面憤憤不平的臺北代表團配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伴奏,喊出“天佑中華,天佑中華”這句表面看沒什么不妥,但實際上包藏禍心的話后,他們是真沒想到中國這邊竟是早有準備。

吳正松這個副團長事先就告訴大家,如果入場時身后的臺北省隊搞出幺蛾子,他們就要喊這樣一句話——“一國兩制,和平統一”!

這當然是吳杰與父母商量后的布置,當時由吳正松提出來是因為他是代表團的副團長,這事也能作為一筆重要的政績,特別是能讓老人家非常高興。

吳杰自然知道一國兩制也有不少弊端,但和平統一確實對中國的復興過程太重要了,哪怕這是一杯余毒不淺的酒,喝下去也是別無選擇的事情。

再說這個余毒并非不能通過手段來稀釋,只可惜未能實現這個的結果罷了。

但這個位面的他們卻未必不能將毒性降低,不過吳杰心里有一個猜測,那就是國家并非無法稀釋毒性,而是很可能故意任由其腐爛發臭,任由其走向瘋狂!

這樣做的好處有不少,因為再鬧你也是被圈在一處固定的地點,其實連孫悟空都不如,又怎么可能逃得過如來佛祖的手掌心。

但這樣一個任人觀賞的動物園正好能用他們的拙劣表演,免費化作反面教材給國內的14億民眾上一堂生動的政治課。

這么一看,大家還要感謝CIA和FBI的無償投資!

吳杰知道三十年后,這種直觀的對比其實不止這一樁,將來還會有更多反面教材讓我們能免費地去上一堂堂最為生動活潑的愛國課,甚至連買什么牌子都不用看了,只要去看看美國的“實體名單”里都有誰就行了,那上面的任何一個品牌都能無腦買,絕對不用怕被騙!

所以連吳杰這時也和大家一塊高聲喊出了這句——“一國兩智,核平統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