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腦太監  第181章 琴聲

類別: 武俠 | 武俠幻想 | 超腦太監 | 蕭舒   作者:蕭舒  書名:超腦太監  更新時間:2020-01-17
 
獨孤漱溟道:“據我所知,好像朝廷并沒有這個消息吧?”

“鐵西關那邊壓著不敢報。”董大同搖頭道:“如果朝廷知道了,不知多少人的官帽子要丟!”

如果問話的人不是獨孤漱溟,他也絕對不會聲張,畢竟他父兄都在鐵西關內。

獨孤漱溟蹙眉沉吟。

李澄空道:“難道就因為這個,所以放流云鐵騎入關,偷襲我們這一行?”

“不至于。”董大同道:“他們再膽大也絕不會干出這種事來。”

“那你覺得,流云鐵騎怎會入關的?”獨孤漱溟黛眉輕蹙:“肯定是有人放他們入關的。”

“這樣的事,絕不是一兩個人能干得成。”董大同臉色沉肅的道:“應該是一伙人,甚至整個邊關上下串通。”

獨孤漱溟的臉色沉肅。

整個邊關與外敵勾結,一旦大云鐵騎真想入侵,隨時能叩關而進,燒殺搶掠,屆時將有多少百姓遭殃?

雖說現在大月朝兵強馬壯,不怕他們入侵,偏師深入境內未必會討得了好果子,卻能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李澄空道:“紙包不住火,難道鐵西關的事就沒有一人捅到朝廷?”

“沒有。”董大同搖頭道:“上下一體,這件事很難捅到朝廷的。”

“朝廷的巡按呢?”獨孤漱溟道。

董大同道:“巡按也不想爆出這樣的事,不但鐵西關上下要受罰,皇上的臉上也無光。”

李澄空道:“那就不怕皇上追究?”

董大同搖頭道:“失職之罪比起捅出這件事來,不值一提。”

李澄空失笑,慢慢點頭。

恐怕一境之內的造反不會被獨孤乾放在心上,但捅出來確實丟臉。

即使捅出來,也要先行鎮壓,恐怕也要派鐵西關的兵馬鎮壓,而不捅出來,鐵西關的兵馬也要鎮壓。

待鐵西關的兵馬將他們鎮壓之后,那個時候再爆出來,追究責任才是最適合的。

獨孤漱溟忽然臉色微變。

李澄空皺眉,伸手按上她后背。

董大同頓時色變。

他沒想到李澄空如此大膽,直接碰觸公主的身子,何等冰清玉潔尊貴之軀,怎能隨意碰觸?

李澄空皺眉道:“沒想到還有此變。”

獨孤漱溟這會兒臉色已經染了一層白霜,臉色微微發青,看起來冷得厲害。

董大同忙道:“公主殿下……”

李澄空抬頭看他一眼:“董將軍,今天就到這里吧,改日再跟將軍請教。”

獨孤漱溟輕頷首:“去吧。”

“……是。”董大同只能站起身,擔憂的看一眼獨孤漱溟,慢慢后退出小亭。

蕭妙雪忙上前:“公主?”

李澄空閉上眼睛,身體散發出灼熱氣息,好像一個火球在熊熊燃燒。

小亭里好像被劃分成兩個世界,獨孤漱溟身前世界是冰冷如寒窖,獨孤漱溟身后世界則灼熱如烈日炎夏。

蕭妙雪與蕭梅影擔憂的盯著獨孤漱溟,看出不妥,卻不知道該怎么辦。

李澄空頭頂白氣蒸騰,臉色肅然。

“老爺……”袁紫煙輕聲道。

李澄空道:“不妨事,你們退下吧。”

蕭妙雪看向獨孤漱溟。

獨孤漱溟黛眉已經出現了霜花,嘴唇蒼白,輕輕點頭。

蕭妙雪與蕭梅影袁紫煙只能退出小亭。

李澄空低聲道:“殿下你這玄功果然玄妙,是受天地影響巨大。”

“嗯。”獨孤漱溟輕頷首。

李澄空道:“那就糟糕了,日后冬天就是最難過的,恐怕度日如年。”

“無妨。”獨孤漱溟淡淡道。

這些都是成為宗師的代價,她付得起。

李澄空嘆一口氣。

原本說好的報仇呢?

小本本上的仇全都變成了欠債,自己現在面對獨孤漱溟是債臺高筑,償還不了。

一個時辰之后,獨孤漱溟臉色漸漸恢復,小亭里也慢慢恢復了溫暖。

“唉……”李澄空長長嘆一口氣。

獨孤漱溟睜開明眸,笑了笑:“受一些苦而已,比起當初母妃所受的痛苦,不值一提。”

李澄空起身離開。

獨孤漱溟笑笑。

夜色中,鵝毛般的大雪仍舊簌簌而下,越來越厚,周圍已經變成了白雪的世界。

李澄空在夜空中飄飄而行,不時拋出一塊塊玉佩。

后半夜,眾士卒發現山谷里竟然沒有隨著大雪而冰冷,反而變得越來越溫暖。

待到天明時分,山谷里溫暖如春。

山谷里溫暖如春,山谷外白雪茫茫,經過一夜不停的飄落,大雪已經兩米厚,比人高。

董大同沒讓眾人閑著,而是派人出去鏟雪,鏟出一條路來,保證他們能夠行走。

大雪不停簌簌而落。

他們鏟出的路很快又被遮住,壓住。

但山谷里的士卒們卻絲毫不覺得冷,反而舒服無比,溫暖如春的山谷與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山谷變得溫暖之后,獨孤漱溟的寒潮發作起來便緩和,憑借藏于小洞天的大紫陽神功內力足夠壓得住。

李澄空或者坐屋里練功,或者去小亭里跟獨孤漱溟對弈,閑談,談天說地。

獨孤漱溟多數時間也在練功,想盡快抵達大光明境。

“錚錚錚錚……”天空忽然傳來琴聲。

琴聲高臨悠遠,仿佛傳自天外。

李澄空皺眉,看向獨孤漱溟。

獨孤漱溟也莫名其妙。

這樣的大雪天里竟然飄來琴聲,怎么都覺得古怪。

李澄空沒覺得琴聲有殺意,而且琴聲仿佛并不是以內力激發,而僅僅是琴聲。

此琴應該是一種寶物,所以能夠傳得這么遠,破開鵝毛大雪飄到山谷。

琴聲綿綿如瀑,悠悠不絕。

袁紫煙側耳傾聽,贊嘆道:“此人琴技高招。”

李澄空并不通技琴,看向獨孤漱溟。

獨孤漱溟是撫琴大家,受名師傳授,正若有所思的傾聽著,露出陶醉神色。

李澄空沉吟片刻,一晃消失在小亭,下一刻出現在天空,透過鵝毛大雪看向遠方。

琴聲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很難通過聲音來追蹤撫琴聲。

李澄空朝著一個方向飄去。

他離山谷從十里變成二十里,三十里,然后一折返回,不再追蹤琴聲。

這琴聲確實很古怪,明明在某處,追過來卻偏偏沒有,好像永遠在自己的前方。

他不想中調虎離山之計,直接回到山谷,飄落到小亭里,發現山谷里的士卒們都在側耳傾聽。

獨孤漱溟她們也一樣,面露沉醉之色。

李澄空卻不覺得這琴聲多好,尋常而已。

琴聲悠悠,依舊沒有殺伐之意。

李澄空靜靜等著。

PS:今日更新完畢,坐了一天的高速,累得沒力氣,勉強寫會降低質量,今天就先三更啦,回到家,明天會多寫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