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無所有

類別:  | 衍生同人 | 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 半畝云海   作者:半畝云海  書名: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  更新時間:2020-05-13
 
“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早晨的一聲尖叫,美好的一正式拉開帷幕。

曾賢正拿著棒棒糖蘸牛奶,這是他的獨特吃法,他擅長用各種東西蘸牛奶吃,油條什么的都不在話下,更狠的是他甚至可以蘸牛奶吃口香糖。

然后就看到胡一菲氣沖沖的跑出來:“這年頭怎么到處都是極品,曾賢,是不是你干的!”

“我干什么了?”曾賢一攤手,很是無辜。

“能干出這種事情的除了你,還能有誰!”胡一菲道。

“一菲,到底怎么了?”唐悠悠好奇心旺盛,追著問道。

胡一菲氣呼呼解釋道:“我剛買了套新版名偵探柯南,剛看到第二頁就淚流滿面,不知道哪個王鞍用筆在某個人物頭上畫了個圈,還寫著:這個,就是兇手!“

“哈哈哈哈哈...”曾賢和唐悠悠對視一眼,忍不住笑出聲來。

胡一菲追查兇手的行動最終不了了之,曾賢言之鑿鑿對發誓絕不是他干的,胡一菲看他言辭誠懇,也就選擇了相信他,剩下的嫌疑犯只可能是3602里的幾個男生之一,胡一菲準備騰出手來再把這個人給揪出來。

不過不用等她破案,張偉就自己送上門來。

胡一菲下樓去洗衣房洗衣服,回來就氣呼呼的把自把洗衣筐往地上一扔。

唐悠悠正抄著一把捕比比劃劃的練著刀法,見狀問道:“一菲,剛剛不還好好的,怎么了?”

跟在后面的張偉顯得很得意:“她不爽,因為我贏了她五塊錢。”

唐悠悠抱著驚訝和同情:“是嗎?你連一菲的錢都敢贏?不想活了?”

對張偉來,窮,甚至比死更可怕,所以他根本不懼胡一菲的死亡威脅:“我猜中了一菲今洗了多少件衣服。”

“他碰巧的,沒什么了不起。”胡一菲不服。

唐悠悠想了想,聲對胡一菲道:“可能是他偷偷看過你的洗衣筐...”

“啊?這么變態啊你!”胡一菲一臉鄙夷的指著張偉。

張偉趕緊解釋:“怎么可能,我只是注意到你已經一個星期沒有洗衣服了,而且最近三你穿的是同一件,推理來的。”末了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這是律師的智慧啦。”

唐悠悠緊了緊衣服,智慧不智慧先不提,她甚至感覺張偉這種關注女孩子衣服的舉動甚至比偷看洗衣筐還要變態。

張偉卻還不肯罷休:“一菲她就沒猜中我的。”

胡一菲沒好氣:“我怎么可能推理出你五洗了七只襪子啊!”

“因為我只有七只啊。”張偉攤手道,“不過這也不怪你,因為我的推理分析能力本來就強于絕大多數人。”

他著還拍了拍胡一菲的肩膀。

“喂,你只贏了五塊錢,至于這么得意嗎!你想你比我們都聰明?”胡一菲看不慣他這幅樣子,瞇著眼睛,心里琢磨該怎么殺殺張偉的這股不正之風。

“這一點已經不用證明了,分析推理一直是我的強項,不然我怎么會一眼就猜出誰才是真正的兇手呢!”張偉自信滿滿的到。

“原來是你!你毀了我一整套漫畫,我一定要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什么叫智勇雙全!”胡一菲追著張偉繞著桌子打了兩圈,才被唐悠悠拉住。x

張偉今格外膨脹,或許是五塊錢給了他無盡的勇氣,伸手一本正經的到:“你很勇我承認,但智慧,一直是我的強項。”

“好吧,看來我有必要檢驗一下你的智商,我們來玩個游戲,若是你答對了我出的智力題,我就承認你不是腦殘,而且額外輸給你五十塊錢。”胡一菲心里已經有了定計,拋出了魚餌。

張偉一聽五十塊錢眼睛就亮了,果然上鉤:“我勸你不要后悔,我在孤兒院做過智力測試,老師我的智商如果減掉四十,才勉強可以定義為才。”

“哼,你們孤兒院的智力檢測儀甚至還比不上我家的微波爐,如果你輸了,就要倒賠錢給我”

“一言為定。”張偉迷之自信地應到。

兩人拉開椅子坐下,一副劍拔弩張的氛圍:“限時三十秒,請聽題!”

唐悠悠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拿個錘子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胡一菲有些無語:“悠悠,我們是智力答題,不是打拳擊。”

“我就是想活躍一下氣氛啊...”唐悠悠很是無辜。

胡一菲沒再理會唐悠悠搞怪,看向張偉:“提問!“

“喂,你們這又演的是哪一出啊?”胡一菲看著這兩人一副吃瓜群眾的樣子,無力的問道。

“博宇他聞到了好戲的味道,就拉著我過來看熱鬧咯,悠悠你要不要來點?”心凌解釋道,順便還招呼一聲唐悠悠。

“好主意。”唐悠悠跑過來坐到心凌身旁,三個人一邊吃薯片一邊強勢圍觀。

胡一菲沒心思和他們計較,當務之急是好好料理一下張偉這個膨脹過頭的家伙。

“提問!為什么北極熊不吃企鵝?”胡一菲盯著張偉問道。

“我知道,因為北極熊在北極,企鵝在南極!”張偉略一思考然后答到。

“回答正確!”唐悠悠跳起來裁決到。

“悠悠,你哪邊的?”胡一菲看著她問。

“我...我是中立的。”唐悠悠在胡一菲的淫威之下只能刻意賣萌。

“拿錢來,五十!”張偉沖胡一菲一伸手。

“別急啊,下一道題賭注是一百塊,你接不接?”胡一菲問道。

“咳。”博宇輕咳一聲,提醒道:“張偉,見好就收。”

胡一菲一眼就瞪了過來

“沒事,我作為公寓里的智力擔當,這點信心還是有的。”張偉渾不在意,信心滿滿“出題吧。”

“提問,如果曾賢爬上樹摘香瓜,他一分鐘可以摘一顆,不過每摘十顆就會掉下兩顆,請問他一可以摘幾顆?”

“這個簡單,我最擅長心算了。”張偉擺著手指頭算了算,厚著臉皮問道:“可以用計算器嗎?”

唐悠悠看胡一菲沒有反對的意思,從后腰掏出一個計算器遞給張偉。

“哇塞,悠悠,你隨身帶著這么大一個計算器干嘛?”心凌很不解的問道。

“哦,這個是我的獨家鼓勵器,每當我被導演罵,感到沮喪的時候,就會把計算器掏出來,按一按上面的數字六,聽著它的播報聲,心情就會好很多了。”唐悠悠解釋道。

博宇在一旁吐槽:“雖然你的語氣十分輕松,但怎么聽起來這么的心酸呢?”

“沒什么,我都習慣了。“唐悠悠道。

他們這邊著話,張偉那邊也按著計算器算完了:“一共是一千...一百...五十二。”

胡一菲笑呵呵的到:“很多朋友也會是一千一百五十二。”

張偉喜氣洋洋:“我贏了,拿錢來,一百五。”

就聽胡一菲接著:“但這個答案是錯的,正確答案是零。”

張偉臉上的表情僵了一下:“為什么?”

“因為香瓜根本就不長在樹上,而且曾賢的腿很短,根本就不會爬樹。”胡一菲解釋道。

“這算什么?腦筋急轉彎?”張偉有些不能接受,向唐悠悠以及博宇求助,“你們評評理,她誤導我。”

“你腦筋都不敢轉彎,還敢自己智商高?”胡一菲道。

博宇哪敢和胡一菲對著干啊,他還沒活膩呢,唐悠悠更是連連點頭:“話粗理不粗,張偉,你現在倒欠一菲五十了。“

博宇嘆了口氣,虧張偉還是學法律的,居然沒看出胡一菲用的就是賭場中最常見也是最低級的手段,先給你點甜頭嘗一下,然后趁你得意忘形的時候,連本帶利的全讓你吐出來。

張偉一想到要賠給胡一菲五十塊錢就心痛的無法呼吸,不服氣的到:“等等,我剛剛沒準備好,讓我熱身一下,這次我絕不會再上你的當了。”

胡一菲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下一題籌碼是二百,你確定要玩?”

“當然!”張偉決絕的到。

“我覺得可以把這一段錄下來,做成教育片,片名就叫做賭狗是如何煉成的,心凌你覺得怎么樣?”博宇對心凌。

胡一菲嘖了一聲:“觀棋不語真君子不懂嗎?博宇你話怎么這么多!”

博宇在自己的嘴巴上比了一個拉拉鏈的動作,示意自己不再多嘴。

“...提問,如果有一輛汽車,明坐在駕駛位,紅和蘭坐在后面,請問這輛車是誰的?”

“我知道了!根本就沒有這輛車!因為你了,如果!哈哈,我贏了。”張偉如釋重負的道。

“喲,都會舉一反三了,不過你答錯了,真的有這輛車,車主就叫做如果!”

唐悠悠間不容發的補刀:“張偉,你現在欠一菲二百五了。”

張偉趴在桌上,抱頭痛哭。

“張偉,放棄吧,你是斗不過一菲的,難道你沒發現,這完全是一菲所設下的陷阱嗎?”博宇走過來拍拍張偉的肩膀。

張偉只顧著哭,也不話。

博宇又問胡一菲:“一菲,他怎么惹你了,居然用這種手段教訓他。”

“哼,你問問他自己干了什么,居然在我的名偵探柯南上把兇手給我圈了出來,不僅如此,還大言不慚的自己比公寓里的人都聰明,我當然要給他個教訓了。”胡一菲道。

張偉猛然抬起頭:“我不服,我還要賭!”

博宇知道自己勸什么都沒有作用了,眼睜睜的看著張偉一步步的輸掉了自己的全部家當,包括被褥姓李和全部積蓄。

終于,胡一菲用彎的four成功的碾壓了張偉的智商之后,張偉怒而壓上了自己房間的使用權。

博宇來看這場戲的目的就在于此,就是想阻止張偉不要輸掉自己的房間。

張偉這小子,一不在自己床上睡覺,就有夢游的毛病,若博宇只是一人,隨便他怎么折騰,但現在有心凌,她心臟不好受不得刺激,若是張偉半夜夢游搞出什么動靜,驚嚇到心凌就不好了。

“張偉!你冷靜一下,錢不夠我可以借你,房間輸出去你睡哪?露宿街頭嗎?”博宇止住了張偉,強行把他拖開。

“不行,我已經欠了兩千塊了,這是我一年的伙食費,我必須贏回來!”張偉兀自掙扎。

“一菲,你你拿什么手段教訓他不好,偏偏用賭博的方式,好好的一個前途無量的有為青年,活生生讓你調教成了賭狗。”博宇不無埋怨的對胡一菲道。

“我怎么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選的,我可一次也沒有逼迫過他哦,悠悠和心凌都能給我作證。”胡一菲道,然后問張偉,“張偉,你確定還要玩?”

“對,沒錯,我要玩!”張偉紅著眼睛道。

博宇皺了皺眉:“這樣吧,張偉,我幫你把債務和一菲還清,你這最后一局來和我賭,你贏聊話一筆勾銷,輸聊話,你就欠我全部家當加兩千塊加你的房間使用權。”

胡一菲有些不滿的推了推他:“子,你這是要截胡啊。“

“算了一菲,你要張偉房間使用權又沒什么用,就按我的做吧。”博宇道。

胡一菲無所謂的聳聳肩:“隨便,反正我已經賺了一筆外快了。”

張偉心里明白博宇這是想要幫自己,但他現在已經輸不起了,只好厚著臉皮應了下來。

博宇把胡一菲趕了起來,接替了她的位置,坐到張偉對面。

博宇也懶得想那些腦筋急轉彎,干脆直接借用了原劇情中胡一菲的問題:“提問,什么烏龜用兩只腳走路?”

“我知道,忍者神龜。”張偉想了一下,緩緩道。

“什么狗用兩只腳走路?”博宇接著問。

“史努比,我已經找到規律了。”張偉見到了勝利的曙光。

“什么貓用兩只腳走路?”

“什么鴨子用兩只腳走路?”

“唐老鴨!哈哈哈,謝謝你博宇,我知道你是故意讓我的。”張偉喜出望外,自己終于勝利了。

“你高興太早了,所有鴨子都是用兩只腳走路。”博宇心張偉你都被坑走全部家產了,怎么還沒有一點長進呢?

張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博宇拿出一個計算器:“我算算,你現在欠我兩千塊,按九出十三歸加利滾利算,可要盡快把錢還我,不然過段時間,就算把你兩個腎都賣掉也還不起了,還有,你房間的使用權也歸我了,我只是借你暫住一下。“

張偉徹底哭了。

阅读公寓的非正常打開姿勢最新章节请关注老幺()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