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  第二百零四章 殺羊嚇妞

類別: 仙俠 | 神話修真 | 光陰之外   作者:耳根  書名:光陰之外  更新時間:2022-09-15
 
帶著這樣的想法,許青走向一百七十六港的捕兇司。

此刻深夜,因情報司這段時間的瘋狂,人心惶惶之下,也影響了一些勾欄賭坊的生意,畢竟此刻很多人沒有心思玩樂。1

七血瞳的規則體系,使得內奸這里······其實不少。

畢竟凝氣弟子的養蠱,使得他們沒有歸屬,而宗門也不需要歸屬,一切都是利益為主。

再加上筑基修士的無規散養,于是為了利益而短暫心動,出賣一些自己知曉的情報,也就沒有什么心理負擔。

當然,出賣東西,是要付出代價的。

不過這些許青不關心,他走在夜色里,走過一處處偏僻之地,沒去在意身后跟隨的小啞巴。

直至到了捕兇司。

捕兇司門口,兩個守在那里的弟子,在看到許青的第一時間,就目中露出狂熱,低頭跪拜。

“見過司長!”

對他們而言,許青這個名字,已經是一個傳奇了。

對方一開始也是捕兇司的隊員,此后一路崛起,一年成為筑基,數月開啟一火,不到兩年成為二火修士,更是在海尸族干出驚天動地之事。

之前還鎮壓東幽島小公主,此刻對方都還被關在玄部捕兇司內,這一切,就使得許青成為捕兇司內無數弟子狂熱的目標。

許青表情如常,點頭走過,踏入捕兇司后他直接就到了大牢處。捕兇司的大牢,建設在地下,只有一層。

無論是凝氣還是筑基,又或者特殊修士,都是被關押在一層內,這里密密麻麻上百個鐵欄隔間,更是存在了大量的陣法禁制。

同時環境的惡劣,也使得此地氣味極為難聞,無論是身體的臟臭還是屎尿氣息,混雜在一起后,足以讓人作嘔。

此刻里面有大半,都住著被關押的異族通緝犯,其內沒有被許青抓來的。因為許青出手,拿走的只有人頭。

許青的到來,也立刻就引起了這些異族修士的注意,一個個呲著牙,有的嬉皮笑臉,有的直接吐出臟痰,還有的則是看到許青后,吹出口哨,擺出猥瑣的動作。

他們不怕死。

被關押在這里,永無天日的他們,其實對死亡也沒啥恐懼的了,此刻更有陣陣怪叫傳出,甚至許青還聽到了遠處來自黑衣少女的聲音。

“許青,我咒你不得好死,等我出去,我一定將你剖腹挖心,當你面生生吃掉!

許青面無表情,沒去理會這些異族通緝犯的各種姿態,轉身向著站在外面的小啞巴淡淡開口。

“無論一會里面傳出什么樣的聲音,都不要來打擾我。”

小啞巴立刻點頭,外面的其他捕兇司隊員,也都紛紛神色凝重。

揮手,頓時一片毒粉散開,籠罩在了山羊頭四周,飛速融入其體內。

“毒?這算什么,老子···”

異獸族山羊頭話語剛剛說到這里,還沒等說完,忽然身體猛地一顫,整個身軀哆嗦起來,可臉上還是帶著猙獰。

“舒服!”

許青無視,仔細的觀察,直至這異獸族山羊頭哆嗦的越發強烈,甚至七竅開始流血后,許青拿出小黑蟲的瓶子,打開散出了一部分。

頓時這些小黑蟲就直奔山羊頭而去,眨眼間貼近皮膚,飛速的鉆入進去。

這種痛苦頓時就讓那山羊頭眼睛赤紅,可臉上的瘋狂依舊,但仔細去看,還是能看到其目中深處,藏的很深的驚恐。

直至下一瞬,他身體肉眼可見的枯萎了一些,大量的黑蟲飛出,被許青收走觀察,而那異獸族山羊頭此刻落在了地上,渾身顫抖,但臉上的瘋狂更濃。

“就這?”

許青置若罔聞,觀察自己的小黑蟲,發現它們似乎氣息上略微濃了一點,但也只是一點。

這讓許青有些費解,按照他之前的研究,七種藥草融入血食內,應該可以讓自己的小黑蟲壯大更多,但此刻提升沒有達到預期。

“要看看到底差在哪里。”

許青喃喃,右手抬起一揮,直接將那異獸族山羊頭抓到面前,在這山羊頭剛要嘲笑間,許青面無表情的拿出匕首,在這異獸族山羊頭肚子上一豁,隨后翻找檢查。

凄厲的慘叫瞬間傳出,又剎那安靜,最終化作了無限的驚恐與哀嚎,回蕩四方,但很快就微弱下來。

而四周的牢籠里,原本之前鼎沸的各自聲音,此刻戛然而止,一道道帶著忌憚的目光,紛紛落在許青身上,看著許青在那平靜的研究。

直至片刻后,將異獸族山羊頭活活刮了的許青,若有所思的沉吟起來,隨后抬手一抓,一旁曾經向他惡意吐出濃痰的中年修士,被他抓了過來。

這是人魚族。

其目中露出驚恐,呼吸急促,剛要開口,許青灑出第二重藥粉,隨后釋放小黑蟲,再次嘗試。

片刻后,隨著慘叫的傳出,同樣的一幕出現了,許青皺起眉頭,繼續豁開此修的身體,檢查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牢房內的所有異族修士,此刻的不開口了,一個個呼吸急促間眼睛里都浮現出了不同程度的驚恐。

他們或許不怕死,可如此被活活豁開去研究的舉動,是他們所沒有想到過的,而親眼看到別人的下場,這讓他們的心神有些難以承受。

尤其是許青那里,完完全全沉浸在研究之中,時而沉吟,時而抓來通緝犯,時而切割,地面上各種顏色的鮮血混合在一起,越來越多。

直至最終,有修士情緒崩潰了,瘋狂的倒退縮在角落里,看向許青的目光,透著無比的恐懼與駭然。

就連那黑衣少女,也都在許青豁開了第三十四個異族通緝犯后,首次沒有咒罵,而是身體微微哆嗦,目中出現了一絲驚恐。

一夜過清晨,許青離去。

這一夜他收獲極大,腦海已經有了更多思緒,而他離開后,捕兇司的弟子走進了指南實在是這里已經成為了修羅場。

但他們相互看了看后,沒有去打掃。

因為·這些異族通緝犯,不值得他們同情,這里面任何一個,殺戮的無辜者都不在少數,奸Yin掠奪是家常便飯,尤其是對人族很是兇殘,還有一些曾圈養過人族作為肉食。

之所以留著沒殺,也是要廢物利用罷了,需要炮灰的時候,他們往往都會被第一個送出去。

離開捕兇司后,許青立刻去了藥鋪,在那里購買了更多的草藥與毒藥,回到法船繼續研究,深夜后,他再次前往捕兇司大牢。

而這一次,他走進去的一刻,里面

再沒有什么叫囂與各種惡心的舉動,所有異族通緝犯都瞬間身體一顫,目中露出強烈的恐懼,望著如修羅般走來的許青。

許青神色平靜,路過一處處牢籠,最終目光落在了黑衣少女旁邊的牢籠內,那里有一個脖子上帶著疤痕的異族三眼修士。

許青詫異的看了眼,隱隱有些眼熟,想起是夜鳩中人,但他想不起是否割過對方,于是在此修的驚恐尖叫中,一把抓來,灑了藥粉,釋放小黑蟲。

這一夜,與昨天一樣。

而時間,也慢慢流逝,很快又過去了三天。

玄部捕兇司的弟子中,開始流傳了許青的恐怖,而大牢內的通緝犯,也都全部死亡,只剩下了黑衣少女一個人,看向許青的目光,驚恐更深。

“讓黃部把通緝犯,送來此地,我就不過去了。”許青的吩咐,很快被落實,就這樣,這玄部的地牢內,數日前的一幕,重新上演。

所有被關押進來的異族犯人,都是從一開始的癲狂嘲諷,直至驚恐駭然,最終顫抖絕望。

而許青對于小黑蟲的研究,也越發透徹,甚至他還加入了尸毒,終于使得那些小黑蟲不但數量暴漲很多,同時威脅程度更大。

往往一個異族通緝犯被其撲上,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會成為白骨,血肉都被吞噬的干干凈凈。

但許青還是不滿意。

“外在吞噬,很容易被阻擋且防范,應該如毒一樣隱匿才更好。”許青沉吟,通知捕兇司,將地部關押的通緝犯帶來。

而這里被打擊最深的,就是黑衣少女。

在遇到許青前,她一直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覺,可這些天她看見了許青的種種舉動,那種認真的神情以及冷漠的豁開,沒有任何清晰波動的翻找研究,使得她整個人情緒波動極大。

直至當地部的通緝犯也都被帶來,這黑衣少女看著許青揮手間,身體外出現了大片黑霧,漸漸身體顫抖,目中恐懼的深處,罕見的出現了一絲異樣。

在凝望許青的側臉后,她抬起手咬破了手指,伸向許青,神色露出似問詢許青是否要吃的樣子。

眼看許青沒理自己,她把手哆哆嗦嗦的拿了回來,放在自己嘴里,開始吸自己的血。直至半晌后,她顫聲開口。

“許青哥哥·····你可以讓我幫忙嗎。”

柏大師,那是他真正意義上,改變了他人生的,第一位老師。早上起床碼字時,打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