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墨西哥當警察  第203章巴勃羅維克托,你去干掉卡薩雷

類別: 都市 | 都市生活   作者:我睡覺打呼嚕  書名:混在墨西哥當警察  更新時間:2024-05-27
 
攪合北美毒品協會的到底是誰,用腳丫子想都知道。

誰TMD先跳出來?

美國佬!

墨西哥人!

還有加拿大人!

什么?沒有他們?不管,北美三杰挨打都得一起,你就算路邊的狗講舊金山口音,巴勃羅現在都要高低給你來兩槍!

協會死了那么多人!

有不少是跟著麥德林集團一起成長起來的老人,毫不夸張的說,巴勃羅本來都安排好了各個國家或者地區的高管,現在這么一搞,直接斷層了。

帶著自己出來販毒的布蘭科老大姐也被人干掉了!

其實,最重要的是,你丫的不給我面子,你敢來砸我場子,我很不高興,這不報復回去,北美毒品協會就是個笑話。

巴勃羅看著沙發上坐著的其他人。

卡利集團的吉爾伯特失魂落魄,手上叼著煙,紅著眼睛,顯然還在為自己弟弟的死難受。

一對親兄弟,從小父母雙亡,兩人沒念過什么書,從小就混跡在卡利市街頭,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甚至在最貧困的時候,兩個人抱在橋洞下互相安慰。

吉爾伯特還記得自己指著啟明星問過米格爾,“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很清楚的記得,米格爾說,“要吃飽飯!要吃很多很多的美食。”

而吉爾伯特則是笑著說,“這片天空,要有我的聲音!”

從混混到偷銀行的賊,再到橫跨幾大洲的卡特爾,他已經站在了行業之巔,但在這種享受勝利果實的時候,米格爾卻…死了。

這如何讓他吉爾伯特接受的了?

巴勃羅看著他的樣子,竟感覺到一絲的快感,他本身心眼就小,米格爾那雜種經常和自己作對,早就想要宰了他!

現在死了,還正好。

而旁邊則坐著墨西哥三“熊”,古茲曼眼角青腫,華雷斯的阿吉拉爾和海灣集團的阿布雷戈兩人打著石膏,手骨折了。

這兩個狗命真好,直升機掉下去竟然也沒事!

難道,上帝是墨西哥人?

“先生們,這是恥辱!”

巴勃羅深吸口氣,看著他們,眼神陰鷙,“不對他們進行報復,我寧肯槍斃了自己!”

“怎么報復?”

阿吉拉爾捂著臉,壓抑著怒火,“去美國嗎?然后把DEA給炸了?”

“還是去墨西哥把維克托殺了?他身邊的那么多安保,想要殺掉他,幾率有多大?”

他這是被打擊的信心都沒了。

老子也當過警察,幾十年了,什么時候見過這么猛的條子?把肛X都打脫肛了。

旁邊的“生死小伙伴”阿布雷戈點了點頭。

“那難道就不報復了?”

巴勃羅還沒開口,吉爾伯特先跳起來了,“美國佬傲慢的很,DEA炸不了,我們就去把自由女神像給炸了!”

“難道FBI和CIA還蹲在那里嗎?”

“維克托干不了,那我們就干他旁邊的,那卡薩雷.岡薩雷斯不是他的狗腿子嗎?殺了他!拿著他的腦袋祭旗!”

柿子就挑嘴軟的捏!

整個客廳內都只有他歇斯底里的怒吼聲。

自由女神像?

那可是美國國家紀念碑!

墨西哥人被這提案給嚇到了,而那巴勃羅則是兩眼發光,卡利集團就是“瘋狗!”

哪里是紳士?

不過,真符合他的脾氣。

巴勃羅應該是反美斗士,只要能讓美國人惡心,他什么都干,他甚至想好打算把這個方案告訴聯絡的KGB,再弄點贊助金。

“我同意,你們怎么說!”他看著墨西哥三雄。

矮子、胖子、條子三個人互相看了看,最后還是古茲曼很委婉的說,“這種標志性建筑,美國人看的比命都重,要是炸了…”

“炸了他,再繼續炸五角大樓!”吉爾伯特在旁邊又來一句。

好嘛…

你是要跟美國人死磕到底了。

“你們在怕什么?這里是拉美,美國人難道還能朝著我們丟原子彈嗎?就算他要剿滅我們,那我們就把邊境線全部打開,讓毒販全都去美國,到時候從內部霍亂他們!”

典型的換家戰法。

嘿,還別說,還有幾分道理。

“我贊成!”

“你們誰反對?”

巴勃羅舉起手,指著他們問。

協會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做在旁邊的其他成員組織代表也是膽子肥的很,對方都這么說了,要是不同意,這個“那不勒斯”莊園肯定走不出去。

紛紛舉起手。

墨西哥三雄也只能贊同。

都是瘋子。

“自由女神像的事情交給卡利集團,吉爾伯特炸掉它!讓他明白,我們是誰,當我們捕獵的時候,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沒有誰是安全的,沒有什么是神圣的!”

巴勃羅沉聲,“違背我們意志的,終將被毀滅!”

“卡薩雷.岡薩雷斯那邊…”

他沉吟了下,目光看向墨西哥三雄,但巴勃羅對他們剛才遲疑表示不滿,腦子里突然就想到了個人!

“交給維克托.亨特!”

在場的大佬聽到這名字都是一怔,不是很熟悉的一臉茫然,稍微熟悉的一臉呆逼。

那不是鋼絲球超人嗎?

布蘭科的貼身小棉襖嗎?

他沒死?

巴勃羅讓人去把他叫來,目光看著眾人,“他是布蘭科的未婚夫。”

嗯…大佬們沉默了。

口味真好!

伊森亨特被通知的時候也是楞的,他在富婆的豪宅里,身上還裹著紗布,想不明白巴勃羅為什么叫自己,按照道理來說他就是邊緣人物啊。

本來他干掉布蘭科的時候想走的,但轉念一想,不行,我得以未亡人的身份留下來,就算涉及不到什么機密,也能弄點零散情報不是?

他編造了詳細的“逃脫”借口,成功蒙過去,說謊是男人的成長技,再加上他是特工,測謊儀都測不出來。

為了讓人覺得太“干凈”,還在身上弄出不少的傷口。

為了工作,他簡直是豁出去了。

掛斷電話后,他穿上衣服,正準備出門,就撞見了布蘭科的兒子!

他抱著一個玩具熊,看著伊森亨特,兩只眼睛睜大著,后者看了他一眼,低頭往外走。

“你要出去嗎?”對方突然開口問。

伊森亨特腳停在門口。

“你能早點回來嗎?晚上我一個人睡覺我害怕。”小孩子眼巴巴的看著他。

伊森回過頭看了他一眼,對方還很小,不過七八歲,臉上還帶著彷徨,或許…他也知道自己的母親死了。

像一個藏在上千平方窩里的雛鳥,空蕩的讓人空襲和害怕。

瞧見那哀求的眼神,伊森下意識的點點頭,“你別亂跑。”

“嗯,你也注意安全!”邁克.柯里昂.布蘭科使勁點頭。

黑寡婦給自己的兒子取的名字,正是《教父1》里,第一代教父的名字。

也許,她也對兒子懷揣著某種希冀。

伊森亨特一路火花帶閃電,開到“那不勒斯”莊園,在保鏢的帶領下,來到了大佬們的客廳。

剛一進去,他這口氣還沒喘上。

巴勃羅就對他說。

“維克托,你去把卡薩雷.岡薩雷斯干掉!”

王德法!

什么奇怪的任務?

我,墨西哥國際新聞部優秀特工、禁毒部隊勇士,去干掉我的上司,雖然不是直屬的。

但卡薩雷那可是名副其實的禁毒部隊二把手。

誰不知道,皇家總管?

“不止他,我還要他的家人全部死絕!我會派遣麥德林的情報部門和殺手部隊配合你。”

巴勃羅死死的盯著他,“一定要干掉他!”

伊森亨特用力的點頭,眼神兇狠,“他們殺了我的…妻子,我一定要報仇!”

再配合著那嘴角的抽搐,以及眼神的兇戾,活脫脫的像是個癡情男人。

巴勃羅聽到對方說出老大姐的名字,也是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了下,“布蘭科的家產就全部歸你了,照顧好柯里昂,但協會的股份就收回來了。”

那么好的事?!

我這是一躍成為了億萬富翁?

伊森亨特明顯也被這個從天而降的大餅給震暈了,不就是照顧好布蘭科的兒子嗎?

沒問題!

但千萬不能笑。

《墨西哥新聞部.表演法則》第七條寫著:學會控制自己的表情和情緒,真正的強者,在眼淚當中。

“你放心!”

伊森亨特深吸口氣,“我會把柯里昂當成我的親兒子,而且,這些財產都是他的,我替他暫時保管。”

“等他成年后,都屬于他!”

“至于…卡薩雷.岡薩雷斯。”

他咬牙切齒,就像是殺父仇人,“我必然殺了他全家,讓他們去地獄團聚!”

巴勃羅很滿意,看樣子,苦了一輩子的老大姐,真的在最后找到了一個值得托付的人。

她死了也應該瞑目了。

安排好伊森亨特的事情后,巴勃羅就讓他出去了,接下來的話不適合他聽,他朝著其他大佬微微鞠躬,背影略顯蕭瑟的離開。

等走出門外,他還朝著保鏢點點頭,坐進車里離開時,才終于忍不住的笑出聲。

雙肩都在抖動。

辭職!辭職!辭職!

老子有了億萬家產,還當個屁的特工?

要去加勒比海度假,要去泡妞,要去嗯嗯嘿嘿嘿…

不過,他突然想到個事。

如果自己突然不干了。

算不算背叛?

老板會不會找人干掉自己?

想到這里,伊森亨特頓時又冷靜下來,抱著腦袋,財務自由還得上班,NMD,說到底就TMD是打工人的命。

“操!!干掉卡薩雷!”

莊園客廳內,話題繼續。

“除了這兩件事外,我們還有個人要報復!”巴勃羅捏著拳頭。

“卡洛斯耶拉斯雷斯特雷波,哥倫比亞安全部長,他敢讓部隊跟我們交火,干掉他,一定要殺了他!”

“政府的人對我們的恐懼慢慢在消散,得讓他們明白,誰才是南美的主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