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12 夢囈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2
 
可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李文生心里一緊,膽戰心驚的走了進去,卻發現王娟暈倒在休息室里的床下,身下還有一灘腥騷的水漬。

被嚇尿了?難道那惡鬼也來找她了?李文生心里更害怕了,連忙晃醒王娟:“王娟,王娟,你怎么了?”

“鬼,鬼啊……嚶嚶嚶……”王娟嚇的小臉煞白,渾身顫抖著撲到他的懷里嚎啕大哭。

李文生渾身一哆嗦,嚇的抱緊王娟,兩人抖作一團,但他畢竟是個醫生,有人在旁邊壯膽很快就鎮靜下來,仔細回想之前的一幕,覺得疑竇重重。

“王娟,你看到那個鬼了?”

王娟此刻也冷靜了下來,連忙搖著頭,“沒有,我哪敢睜開眼睛啊,聽到你慘叫一聲,我就嚇的躲到了床底下了。”

等王娟說完事情經過,李文生的臉色就變了,一把推開王娟,臉色鐵青的大罵道:“你個傻逼娘們,你想害死我啊。”

“我……人家太害怕了嘛!”王娟也意識到了不對,心虛的辯解道。

“你特么的害怕就出賣老子,這事要是傳出去,老子又得被醫鬧纏著,搞不好還要吃官司。”

李文生氣的渾身直哆嗦,想起之前被丁寧揭穿誤診,那些病人家屬三天兩頭的毆打,他就不寒而栗。

“對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啦。”

王娟自知理虧,連忙嗲嗲的開始撒嬌,滑膩的小手順著李文生的褲腰就滑了進去……

李文生現在哪里還有那個心思,一把推開王娟,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去查監控,看看到底是誰裝神弄鬼,老子非弄死他不可。”

“原來是他,特么的,又是這個陰魂不散的小雜種。”

李文生臉色鐵青的在醫院保衛科的監控室里看著電梯里的監控畫面,恨的牙直咬。

睡眼惺忪的值班保安王軍打起精神殷勤的問道:“李醫生,這小子怎么了?”

“哼,這小子裝神弄鬼,半夜三更摸到我們科室的住院部,裝鬼嚇人。”

李文生臉色陰沉,暗自猜測丁寧是不是為了報復自己而來,如果是為了報復自己,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王軍精神一振,醫院里誰不知道李文生是李副院長的侄子,這可是自己表現的好機會。

在長江醫院,一把手周院長很少管事,業務副院長李秋海大權在握,把其他副院長遠遠的拋在身后。

有傳言,周院長很有可能會去衛生局任職,而他走后,李秋海基本上就是下一任的院長了。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個好士兵,保安行業也是如此。

恰巧,王軍就是個有野心的保安,他想要當上保安隊長就必須找一個后臺,無疑,李文生就是這個最好的橋梁。

只要自己幫了李文生,李秋海怎么可能會虧待自己,一個保安隊長還不是手到擒來。

所以,王軍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當即義憤填膺的說道:

“李醫生,有事您盡管吩咐,我王軍雖然只是個保衛科的副科長,但也是個講義氣的人,您平時待我不薄,只要您一句話,我幫您收拾這小子。”

李文生心中一動,這王軍對自己一向唯命是從,這家伙雖然有些不務正業,和社會上的混混整天稱兄道弟,但現在正是能用上他的時候。

當即和藹的拍了拍王軍的肩膀:“你別說,這次哥還真需要你的幫忙,只要你幫我辦好了這件事,我絕對不會虧待你。”

王軍立刻順著桿子往上爬,跟打了雞血似的嗷嗷叫著表忠心:

“李哥,您說,是打斷這小子一條腿,還是卸他一條胳膊,您只管交代,我保證給您辦好了。”

李文生眼珠子一轉,勾了勾手指,王軍立刻屁顛屁顛的湊了上來,把耳朵豎了起了。

李文生摟著他的肩膀,在他耳邊低聲嘰咕了幾句,王軍立刻拍著肩膀保證道:“放心吧李哥,小事一樁,您就瞧好吧。”

“好,這事要是辦好了,哥絕對不會虧待你。”

王軍頓時心花怒放,拍著胸脯保證一定把事情辦利索了,兩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不約而同的奸笑起來。

凌晨兩點,丁寧意猶未盡的停止了與沈牧晴的愉快交流,臉色有些不自然的說道:“時間到了,我要給你起針了。”

“嗯!”沈牧晴輕應一聲,忸怩的掀起薄被,連耳根兒都紅透了。

丁寧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那**的圣女峰,讓他心跳驟然加速,口干舌燥。

我是醫生,醫生眼里沒有性別,我是醫生,醫生眼里沒有性別……

丁寧連續給了自己無數個心理暗示,才用莫大的毅力強行按捺住心猿意馬,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指捏住一根銀針不斷的捻動著,真氣再度徐徐進入沈牧晴的**,運行一周這才起針。

“嚀!”沈牧晴只覺一股清涼的氣息進入她的心臟位置,讓她如同久旱逢甘霖般舒暢,情不自禁的從鼻腔中擠出一聲**的輕吟。

隨即意識到這聲音太過羞人,連忙**粉唇,滿臉紅暈的閉上雙眼,又長又翹的睫毛微微顫抖著表示著她內心的不平靜。

等丁寧起出七根銀針時,整個人臉色蒼白,跟剛從水里撈出來似的,衣服都汗透了。

沈牧晴羞不可抑的睜開眼睛,被丁寧汗流浹背的虛弱樣子嚇了一跳,顧不得春光外泄,慌忙坐起身子問道:“你……你沒事吧!”

丁寧臉上一紅,眼神閃爍的扭過頭去,慌慌張張的站起來:“那個……我先走了,三個月內只要你情緒不過于激動,不吃辛辣的食物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看著丁寧落荒而逃的樣子,沈牧晴才發現自己又走光了,慌忙系上衣扣蓋上薄被。

怔怔的看著房門發了半天呆,心中生出莫名的失落感。

回憶起之前那羞人的一幕,臉上又不由自主的泛起紅暈,皓齒**著**的櫻唇,嘴角微微上翹,點漆如墨般的眸子中波光流轉,剎那間流露出的風情傾國傾城,美不勝收。

媽呀,小妖精怎么能發育的這么好,給她治個病簡直比打仗還累。

出了病房的丁寧連連搖頭苦笑,**發軟,整個人都快虛脫了,就跟縱欲過度似的渾身無力,扶著墻腳步蹣跚的慢慢走回病房。

沈牧晴本就是個天生的尤物,她的魅力無人可擋,更何況他這從來沒有嘗過肉味的小處男。

其實真氣倒沒有消耗多少,關鍵是抵抗那種**卻讓他耗盡了全部心神。

“怎么搞的?不是去看個人嗎?怎么跟被抽干了精氣似的,不會碰到狐貍精被劫色了吧?”

已經醒來正百無聊賴的躺在**哼歌的凌云看到丁寧臉色蒼白腳步虛浮的進來,頓時嚇了一跳,慌忙爬起來扶著他。

丁寧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什么樣的狐貍精在你面前也是浮云。”

“那倒是!”凌云眉開眼笑的挺了挺雄偉的胸部,一臉驕傲的說:“老娘才是最風騷的狐貍精。”

丁寧好不容易才熄滅的邪火蹭的一下又躥了上來,腳步加快,一頭撲到病**以掩飾自己的尷尬,“咳咳,我累了,睡覺了!”

“哎呀,你身上都濕透了,快脫掉衣服我幫你擦擦,不然會著涼的。”

凌云一把把他拽起來,就開始給他脫衣服。

丁寧驚恐的捂住胸口,蜷縮著身子,弱弱的問:“你要干嘛?人家賣藝不賣身。”

“你個小赤佬,腦子里整天亂七八糟的想什么呢?快點脫。”

凌云被他說的俏臉一紅,兇巴巴的伸出蔥白玉指狠狠的戳了戳他的腦門。

丁寧撓了撓后腦勺,嘿嘿一笑:“我怎么有種被逼良為娼的感覺。

“撲哧!”

凌云忍不住笑出聲來,裝模作樣的捋了捋袖子,伸出食指挑起丁寧的下巴,一臉邪惡的笑道:“乖,小妞,快給大爺**光!”

丁寧一副受氣小媳婦的模樣,老老實實的脫掉上衣,露出一身線條柔和的肌肉。

凌云眼中放光,一臉垂涎的**著他的八塊腹肌,大驚小怪的叫道:“哇,小妞,沒想到你看著這么瘦,竟然還有腹肌呢。”

丁寧哭笑不得的說道:“行了云大爺,你就別裝了,我在家的時候哪天不是光著膀子,你看的還少啊。”

“那不一樣,以前光看沒摸過,現在大爺能正大光明的摸了。”

凌云一臉得瑟的坐在床邊翹起二郎腿抖啊抖的,跟個老流氓似的愛不釋手的**著丁寧的腹肌,讓他心里癢癢的。

丁寧沒好氣的打開她的手:“去去去,趕緊打點熱水幫我擦擦汗。”

凌云跟被踩著尾巴的貓似的蹦了起來,兇神惡煞的掐著腰吼道:“小妞,膽肥了是不是,敢讓大爺伺候你。”

丁寧立馬聳了,點頭哈腰的賠著笑臉:“大爺,小的錯了,勞駕您給小的打盆熱水,小的自己擦擦。”

“哼,這還差不多,小妞,乖乖的等著啊,本大爺給你弄熱水去。”

凌云得意洋洋的扭著纖細的腰肢走出了病房。

丁寧伸了個懶腰,四仰八叉的躺在**,渾身跟散了架似的,一股倦意襲來,眼皮一陣陣發沉,很快就響起了輕微的鼾聲。

“小妞,大爺回來……”

凌云端著一盆熱水走進來剛喊了一聲,就發現丁寧已經睡著了,連忙吐了吐丁香小舌,乖乖的閉上嘴巴,躡手躡腳的走過來,擰干一條熱毛巾,就像個賢惠的妻子般輕輕的幫他擦拭著身體,哪里還有之前跳脫的模樣,美眸中全是化不盡的柔情蜜意。

當她看著丁寧密布前胸后背,縱橫交錯的老傷疤時,眼神中已經全是心疼,幽幽的低聲呢喃道:“你到底經歷過什么?吃過多少苦?受過多少罪?才會有那么多傷痕?”

纖指微微顫抖著輕輕**著他的傷痕,就像是在**著情人的肌膚,似乎想要分擔他的傷痛,盡管都是些老傷舊疤,但她依然能夠感同身受丁寧當時的痛苦。

“爸,你別走?別不要寧寧了啊,寧寧想你……”

丁寧蜷縮著身子,不知道夢到了什么,突然發出輕微的夢囈聲,那無助的樣子讓凌云的心為之一揪。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