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13 悍婦的病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凌云憐惜的看著這個整天讓著自己,任由自己捉弄還笑呵呵的小男人。

她知道丁寧的心里埋藏著太多的苦,太多的故事,只是他從來都不說,表露在外的永遠都是他無憂無慮的一面。

輕輕的握住他的手,幫他按摩著眉心,想要化解他心里的愁苦,哄孩子一般輕輕的拍著他的胳膊:“乖,不怕,我會一直陪著你。”

就如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丁寧緊抓著她的手不松,緊皺的眉頭也為之舒展,嘴角微微上翹,像個孩子似的甜甜的酣睡起來。

當陽光灑進病房,丁寧醒來時,凌云剛好推門進來,手里還拿著早餐。

丁寧揉了揉臉頰,坐了起來,嬉皮笑臉的說道:“云大爺,弄得什么好吃的給小的。”

凌云邁著大長腿,扭著小**,把跑老遠專程買來的早點擺放在床頭柜上:“快去洗臉刷牙,本大爺特意給你準備的四大金剛。”

“哇,我就知道是四大金剛,離老遠我就聞到香味了。”

丁寧一骨碌爬起來,屁顛屁顛的穿上衣服跑去洗漱。

大餅、油條、粢飯團、豆腐漿是寧海最有名的早點四大金剛,也是丁寧最喜歡吃的早餐。

看著丁寧狼吞虎咽的樣子,頂著黑眼圈的凌云露出**的笑容,只要他愛吃,也不枉自己一大早跑了幾十公里幫他買來了。

丁寧是個心很細的人,這附近根本沒有賣四大金剛的地方,凌云為自己置辦的早點肯定是跑了大老遠才買來的。

這份情意他會放在心底,但卻不會表露出來,五年的相處,他們已經有了一種難以描述的默契。

凌云是個不喜歡矯情的人,丁寧要是感恩戴德的說些煽情話,保證這小娘們分分鐘化身為暴力女王。

也只有在凌云面前,丁寧才會放下偽裝,表現的毫無**氣概,跟個小受似的唯唯諾諾,這就是他們之間獨特的相處模式。

對丁寧來說,凌云是他到寧海后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也是唯一真心對他好的女孩。

初來寧海的丁寧很不適應這里的生活,那年才十六歲的凌云就像個小大人似的始終陪伴著他渡過那段最難熬的日子。

他很珍惜這份感情,所以才會順著她的性子,裝作小受男,**她的保護欲。

“來,云大爺,小的給你按按摩。”

吃完早餐后,丁寧很狗腿子的讓凌云躺下,幫她按摩著臉部。

凌云大大方方的靠在丁寧的大腿上**著他的按摩,對他的神奇醫術從來不曾懷疑過。

從小到發燒感冒,中到痛經,大到膽囊炎,這些年她大大小小的病從來不需要去看醫生,都被丁寧隨手解決。

幫她消除黑眼圈提神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丁寧幫她按摩幾分鐘,不但黑眼圈立刻消除,肌膚也會變的**,更加滑膩光潔。

“你……你們在干什么?”

可惜,他們忘記了這里是醫院,不是丁寧的出租房,這親昵的模樣被前來接班的張麗推門撞見,跟見鬼似的驚叫起來。

在張麗的眼中,凌云一向是個高冷的圣女婊,毫不留情的拒絕了無數男醫生的騷擾,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凌云和哪個男人這么親近過。

凌云慌慌張張的跳了起來,莫名的有種被捉奸在床的心虛感。

慌不迭的解釋道:“麗姐,你別叫,不是你想的那樣,丁寧是在……是在為我治病。”

“治病?躺在他大腿上治病?你當我傻子啊,凌云啊凌云,你一向表現的跟個圣女似的,沒想到你也有這么風騷的一面。”

張麗露出拆穿別人虛偽面具的得意笑容,心里盤算著是把凌云的名聲搞臭,還是攥著凌云的這個把柄,要挾她沒事就幫自己代幾個班。

凌云臉色陰沉了下去,她在醫院實習,這關系著她的工作,名聲對她來說很重要。

這個張麗又丑又胖,偏偏還喜歡犯花癡,虛榮、勢利還刻薄,一張破嘴更是把不住門。

她并不介意讓人認為丁寧是他的男朋友,但在醫院里卿卿我我總歸是影響不好。

按照她一向的行事風格,現在都有了殺人滅口的心思了。

就在她琢磨著該如何把張麗這個悍婦給整治的乖乖閉上嘴巴時,丁寧突然開口了:

“麗姐是吧?我和凌云是鄰居,她剛才有些頭疼,我是祖傳的中醫,懂一些醫術,所以才在給她治病,你誤會了。”

“你會治病?哈哈,你別搞笑了好不好,明明你們兩勾搭成奸,在病房里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別找這些可笑的借口,你要是醫生,還在這里住院干啥?”

張麗根本不信他的解釋,陰陽怪氣的嘲諷道。

丁寧差點沒被她氣笑了:“醫生生病難道就不住院了?醫者不自醫這句話難道你沒聽過?”

張麗聞言一窒,隨即惱羞成怒的冷哼道:“任你說的天花亂墜,我也不會相信你們,你們肯定是在病房里瞎搞胡搞,真把醫院當做不花錢的炮房了。”

“張麗,我警告你,不要給我胡說八道,信不信老娘撕了你!”

凌云被氣的渾身直哆嗦,縱橫復興路那么多年,多少混混都倒在她的腳下,她還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一個悍婦了。

“你個小婊……”

張麗怪眼一翻,正要反唇相譏,卻被丁寧打斷:“麗姐,你有口臭還便秘,而且脾氣暴躁,是因為你陰陽失調,脾虛肝旺,你肥胖是因為你氣虛痰濕潴留而肥胖,你胡須重,是因為你三年前曾經動過手術,術后服用了含有**的藥物,導致內分泌失調,****酮分泌過多,你想治好你的病,恢復健康,變的貌美如花嗎?”

張麗愕然的張大了嘴巴,臟話正欲出口就嘎然而止,眼中迸射出異樣的神采,激動的問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當然知道,我是祖傳的中醫,而且我還知道麗姐以前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性格還溫柔賢淑,只是一場手術導致你變成了現在這樣,是不是?”

丁寧胸有成竹的說道。

“對,對,對,你說的全對,那個,丁醫生,你可以幫我治病嗎?”

張麗激動的渾身顫抖,滿懷期待的看著丁寧,再也不敢懷疑丁寧的醫術。

她的病因全來自于那一場手術,術后亂服藥引起內分泌紊亂,也讓她從一個相貌清秀溫婉可人的美女變成了現在人憎神厭的丑悍婦。

這么多年光各種脫毛藥物就用過不下十余種,但卻都是治標不治本,沒幾天又會長出胡子來,讓她溫婉的性格也因為憤世嫉俗而變的暴躁潑辣。

“現在你應該相信我是在給凌云治病了吧,你誤會了她,還出言不遜,我幫你治病沒問題,但在那之前,你還欠凌云一個道歉。”

丁寧云淡風輕的說道,沒有咄咄逼人的氣勢,只有以德服人的風度。

“我信,我信,凌云**,都怪我不好誤會了你們,對不起,我不該罵你,我嘴臭,你別跟我一般見識,我跟你道歉,你千萬要原諒我啊。”

張麗說著說著眼淚都下來了,哽咽著說:“我知道醫院里所有人都看不起我,背后罵我是悍婦,是母老虎,是假**,但我以前真不是這樣的啊,都怪那個該死的庸醫,給我做了一個闌尾炎手術后,為了拿回扣,就胡亂推薦藥物,結果把我害的變成現在這樣,連個男朋友都找不到,嗚嗚嗚……”

凌云見丁寧沖她得意的眨了眨眼睛,眼底閃過一抹微不可查的迷醉之色。

這個小男人,無論自己遇到什么事情,都會潛移默化的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只要能治好張麗的病,不但張麗不會出去胡說八道,以后還會處處維護凌云的利益。

她長成這樣還能進來當護士,也不是沒有背景的,護士長就是她的姑姑,她的姑父是醫院的高層。

交好張麗對凌云來說,會讓她以后的職業生涯走的更順更通暢。

特別是張麗真情流露,痛哭流涕的樣子,也讓凌云生出了憐憫之心。

雖然她之前面目可憎,那也是事出有因,換成是她變成張麗這樣,性格也會產生扭曲。

“麗姐,我不怪你,你也是誤會了嘛,說開了就好,丁寧的醫術很好的,我一定讓你盡心盡力的幫你治療。”

凌云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從來不是個記仇的姑娘,她的心地還是很善良的。

“謝謝,謝謝,凌云,以后你就是我親**,有人欺負你就告訴我,我幫你搞定。”

張麗悍婦的名號可不是白來的,抹了把眼淚,立刻拍著凌云的肩膀仗義的說道。

“好,那以后我們就是親姐妹了。”凌云熱情的拉著她的手,喜滋滋的說道。

張麗突然在她耳邊低聲曖昧的說道:“妹子啊,這樣又帥又有本事的好男人你可要抓緊時間拿下了,不然被人家搶走了后悔都來不及。”

“麗姐!我們就是朋友。”

凌云嬌嗔的白了她一眼,心虛的瞥了眼丁寧,臉上如同涂了層胭脂般泛起一抹紅霞。

“嘿嘿,我懂,我懂,朋友嘛,**的朋友,簡稱男朋友。”

張麗擠眉弄眼的打趣道,讓凌云害羞的垂下了腦袋,卻出奇的沒有出聲辯駁,似乎默認了這個身份。

丁寧看著凌云那嬌艷欲滴的羞澀模樣,頓時驚艷的瞪大了眼睛,這小娘們越來越有**味了。

這還了得,把堂堂復興路的大姐頭女漢子掰成嬌滴滴的小娘子,這難度簡直不亞于把彎彎掰成直男。

不知為何,看著凌云嬌羞的小眼神,丁寧莫名的有些心虛,連忙干咳一聲打斷了兩女的竊竊私語:“麗姐,我先給你扎幾針,扎完針我再給你開個方子你去抓些中藥煎服,只要你堅持吃藥,我保證不出三個月,就能把你失調的內分泌調整過來,還你本來面目。”

張麗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關上房門,羞答答拋了個媚眼的問道:“人家要脫衣服嗎?”

“不……不用!”丁寧胃里一陣陣翻滾,差點沒把剛吃下去的四大金剛給吐出來,強忍著反胃感取出銀針,拍了拍床邊:“你坐這就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