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25 楚云秀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2
 
“診金?這小子發什么瘋啊?”

凌云穿著清涼的睡衣慵懶的躺在**,曼妙的曲線一覽無余,氣鼓鼓的聽著電話里的盲音,憤怒的咆哮著:“這小妞膽肥了啊,竟然敢掛本大爺的電話。”

“云云,你喊什么呢?”

凌母楚云秀拎著剛買的菜打開門走了進來,疑惑的問道。

楚云秀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但保養的很好,看起來就如三十出頭似的,面貌和凌云有著七分相似。

**的胸部,纖細的腰肢,挺翹的臀部,肌膚白皙,樣貌美麗,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女性的魅力,是御姐控們最喜歡的類型。

“呃,媽,沒喊什么,剛和同事電話聊天來著,咦,今天你沒去和你的小姐妹逛街啊,怎么回來這么早?”

凌云一骨碌爬起來,趿拉著拖鞋就迎了上來,接過楚云秀手中的菜送到廚房,奇怪的問道。

楚云秀臉上露出一絲疲倦,一**坐在沙發上揉著太陽穴:“哪還有心思逛街,還不是那些該死的開發商想要開發我們的小區改建成小高層,可又想少花錢,我被大家推選為業主代表,這不一大早就去和他們談判去了嗎,現在我們這的地段市場價每平米最少也得要八九萬,他們這些吸血鬼竟然才出到七萬,一上午老娘和他們費勁了口舌,他們才同意出到七萬五。”

凌云給楚云秀倒了杯水:“那你同意了嗎?”

“老娘怎么可能會同意,七萬五就想買老娘的房子我美死他們,咱們家可是有著四套房子呢,雖然面積都不大,但加一起也有三百多個平方了,要是按照現在的市場價九萬計算,我們每平米就會虧一萬五,三百個平米就得虧四百多萬,這還不算開發期間我們還要出去租房子的費用以及我們租房所賺取的利潤,這種賠錢買賣老娘才不會干呢,這些小赤佬,想欺負我們孤女寡母,想也別想。”

楚云秀嘴里罵罵咧咧的,和她溫婉嫵媚的氣質毫不相符,一說話就顯示出她寧海本地人慣有的精明和她獨特的彪悍作風。

但凌云知道,這一切都是她的偽裝,是為了保護好她們娘兩不被人欺負才不得不裝出彪悍的樣子。

楚云秀作為艷名遠播的寡婦,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還是寧海本地人,名下還有四套房子。

這些年不知道引起了多少狂蜂浪蝶的覬覦,但她始終守身如玉,對那些男人不假辭色,獨自拉扯著凌云長大。

曾經有一個追求者趁著酒意想要非禮她,卻被她拎著菜刀追殺了足足三條街,差點沒嚇尿了,最終跪下來磕頭道歉才算了事。

從那以后,就算有人追求她,也不敢再有任何不軌的行為,小區里的鄰居都對她很敬畏。

可只有凌云知道,一向堅強的媽媽當晚卻摟著她哭了一夜,抽泣著告訴她想要在這個世上更好的生存,就要學會當刺猬,否則像她們這樣的孤兒寡母會被人吞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那一晚對她的沖擊很大,原來在她心中最堅強的媽媽也有脆弱的時候,所以她一夜之間就變的成熟起來,造就了她現在的女漢子形象。

她們把自己偽裝成一對刺猬,任何想要傷害她們的人都會被刺的遍體鱗傷。

聽著母親的絮叨,凌云臉上浮起了一絲憂慮,她的腦海里第一時間不是在計算拆遷會給家里帶來多大的利潤,而是在想如果真開發了,丁寧怎么辦?

五年了,按照現在日新月異的房價,租賃費用也在不斷的飛漲,她們娘兩自己住了一套最大的,另外兩大一小三套房子全部都租出去了,也是她們娘兩最主要的經濟來源。

丁寧租的是最小的一套房子,只有四十多個平方,當初是按一千五一個月租給他的。

五年來房租始終在漲,這個地段相同大小的房子已經漲到了三千,盡管楚云秀從來沒有給過丁寧任何好臉色,整天罵他小赤佬,叫囂著要給他漲房租,但實際上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始終都沒給他漲過。

或許,是丁寧的身世讓她有所憐惜吧,一個沒媽的孩子,一個沒爹的閨女,總會觸動她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應該不會那么快就開發吧,凌云自我安慰道。

這些年她早就已經習慣和丁寧比鄰而居,就像一家人似的一起生活,若他突然離開自己的生活圈子,恐怕自己會很不習慣吧。

這讓她心中生出淡淡的憂愁,特別是聽說開發商是宏大地產,她就更加擔憂了。

宏大地產有著黑道背景,最早就是靠強行供應建筑材料、爭搶工地起家的,雖然這些年已經洗白了,但手下依然養著一群打手,改名換姓為拆遷公司,實際上換湯不換藥,就是用來威脅恐嚇那些不配合拆遷的業主的。

“媽,你別逞強了,宏大地產的背景不簡單,他們的手段也不光彩,這些年強拆打傷人的事件還少嗎?你可別當著出頭鳥,讓人給打了。”

思來想去,凌云還是開口提醒了一句。

“哎,我知道啊,咱們這個小區也是老小區了,最早時咱家就只有一套小房子,你外公和外婆就住在這里,后來我和你爸結婚時,你爸怕我舍不得你外公外婆,就在隔壁又買了一套當新房,就是我們現在住的這一套,結婚第二年,你出世時,樓上的兩家相繼搬走,你爸就把那兩套房子都買了下來向外租賃,后來你外公外婆去世后,那套小房子也留給了我,就是丁寧租的那一套。”

楚云秀回憶起往事,臉上帶著一抹化不開的傷感:“這一轉眼,我在這里住了四十多年了,咱們家的房子也老舊了,也是時候拆了重建了,但這附近住的都是幾十年的街坊鄰居了,相處的跟一家人似的,你小時候媽一有事,都是街坊鄰居幫著照顧你,媽又沒有別的本事,只有嘴皮子還算利索,他們推選我為業主代表和宏大地產談判,我總不能辜負街坊鄰居們的期望吧,總要為他們爭取到最好的條件。”

“可是,萬一那些開發商軟的不行來硬的怎么辦?”凌云理解母親的心情,但依然很擔心。

“現在是法治社會,他們就算來硬的,也不敢明目張膽的來,我只要小心點就沒事的,別忘了,這可是咱們的地盤,我只要吆喝一聲,整個小區的人都會沖出來幫我的。”

楚云秀揮舞著拳頭,意氣風發的說道。

“媽,你能跟我說說爸到底是怎么死的嗎?”凌云小心謹慎的觀察著母親的表情,從她記事起,就沒有見過父親。

八歲那年,她問過母親一次,結果她什么都不說,只是不停的流淚,哭了整整一天一夜,從那以后,凌云就再也沒有敢問過。

時隔那么多年,凌云也長大了,她很想知道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楚云秀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去,情緒激動的說道:“誰說你爸爸死了,你別聽那些人在那嚼舌根子,你爸根本沒有死。”

凌云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問:“媽,你說我爸沒有死?他要是沒有死,為什么這么多年沒有來找我們?”

隨即她想起了什么似的,自行開始腦補:“難道爸他另結新歡,不要我們了?”

“別胡說八道,你爸才不是那樣的人呢。”

楚云秀沒好氣的給了凌云一個暴栗,幽幽的嘆了口氣,回想起往事,臉上浮起一絲幸福的笑容:

“你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們寧海女孩的脾氣都不怎么好,是很難伺候的,媽也是如此,很任性,很挑剔,甚至有時候會很霸道,可你爸卻從來都沒有和我紅過臉,每次都慣著我讓著我寵著我,媽的心粗,你爸的心卻很細,換燈泡、修馬桶、修理家電、洗衣服、做飯、打掃衛生,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不用管,不用問,他總會把我照顧的好好的。”

“原來我爸是個家庭煮夫啊。”凌云低下頭笑著打趣,鼻腔開始發酸,讓聲音悶悶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偷偷擦去眼角溢出的淚花。

只有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才能體會她的心情,她是多么渴望有一個完整的家,擁有一個像媽媽嘴里描述的那樣全能的爸爸。

那樣她就可以挺直腰桿站在那些罵她“沒有爸爸的野種”“有娘生沒爹教”的人面前,驕傲的告訴他們,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不用再因為別人的辱罵而去像個野孩子似的,倔強的咬緊牙關,抿著嘴唇,發瘋似的和他們廝打。

不用在受傷后,只能躲在無人的角落里,默默的**著自己的傷口,還怕母親傷心而強顏歡笑……

可惜,在她二十多年的成長**中,為她撐起一片天空的始終是那個柔弱卻堅強的母親,無法讓她感受到父愛如山的厚重。

她始終戴著冰冷的面具,一路偽裝著堅強,像只刺猬一樣的活著,只有在夜深人靜時,才會卸下所有的防備,把腦袋深深的埋在被窩里肆意的讓眼淚打濕被褥。

這樣的日子,她整整過了十六年,直到那個西南邊陲來的家伙出現在了她的世界里,才讓她有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朋友。

或許應該說,是一種同命相憐的精神寄托,也讓她的心有了棲息的港灣。

從那以后,無論她遇到了什么委屈,都可以跟丁寧肆無忌憚的傾訴,就像是一個垃圾桶,包容著她所有的任性和壞脾氣。

其實她一直都知道,丁寧是在讓著她,心疼著她,寵溺著她,這讓她覺得很溫暖,很踏實。

他的出現取代了她想象中的那個父親,用他的溫情補償著她所有缺失的父愛,填補著她心靈上的空白。

知女莫若母,楚云秀哪里會不了解她的心情,輕輕的嘆了口氣,伸手把淚流滿面的凌云攬在懷中,像小時候那樣,溫柔的拍著她的后背安慰著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