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26 深夜疑影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你爸爸不光什么家務活都會,就是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你爸用他的所有的積蓄買下了三套房,靠著房租我們就能生活的很好,盡管那時候房子租不上價,但那個時候的消費也很低,幾百塊錢就足夠我們一個月的花銷了。”

楚云秀的眼睛浮上了一重水霧:“那時候你剛出生沒多久,你爸想留在家里照顧我們娘兩,可是我卻想過上更好的生活,就逼著他出去多賺點錢,根本沒有考慮你爸的心情,他那么寵我慣我,就算再不情愿離開我們,他還是去了滇南邊境倒弄玉石,結果卻再也沒有回來。”

說到這里,楚云秀失聲痛哭:“都怪媽媽,太自私任性了,否則你爸也不會失蹤,也不會讓你長那么大都沒有爸爸,嗚嗚嗚,都是我媽媽不好,媽媽不該逼著你爸去做生意啊……嗚嗚……”

“媽,你別哭了好不好,我不怪你,爸既然不想離開我們,那如果他平安無事,就一定會回來找我們,可他到現在都沒有回來,你為什么那么確定爸沒死呢?”

凌云眼圈泛紅,幫楚云秀擦拭著眼淚,輕聲細語的問道。

楚云秀哽咽的說道:“你爸失蹤后,我也以為他死了,就連公安局都給我出具了死亡證明,其實我很早之前就發現你爸還活著,因為我經常半夜醒來,看到你爸爸正站在窗外看著我,可等我出去找他時,他卻已經離開了。”

凌云愕然的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說道:“媽,你是不是太想爸爸了,所以產生了幻覺。”

“不可能是幻覺,我不止一次看到過他,可他卻始終不給我面見,只要我發現了他追出去,他就立刻離開,我怎么追都追不上。”

楚云秀情緒激動的說道,“我也以為我是太想你爸才出現了幻覺,但我不甘心,就偷偷的在我的房間外裝了攝像頭,雖然他每次都戴著帽子,拍不著他的全臉,但他的身形和背影我又怎么可能認不出來。”

說到這里,楚云秀取出一個u盤,裝在電腦上點開文件,激動的臉色**:“你看,這就是你爸。”

凌云膛目結舌的看著顯示屏上一個戴著帽子和口罩的男人,在深夜里站在她家的窗戶外靜靜的向里面看,如同泥雕木塑般動也不動。

畫面上顯示有幾次楚云秀的房間突然亮起燈,那個男人立刻轉身就走,等楚云秀出來時就已經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想到有這樣一個男人經常悄無聲息的在半夜三更站在她家的窗戶外,她就感到毛骨悚然。

臉色凝重的說道:“媽,你確定這是我爸嗎?會不會有人想對我們不利啊?”

她這樣想也沒錯,畢竟楚云秀雖然四十多歲了,但卻依然艷光四照,又是個寡婦,有些心理變態的家伙晚上偷窺她也不稀奇。

“不,那絕對是你爸,雖然我我不知道他為什么不見我們,但我確定一定是他。”

楚云秀神色十分肯定的說道。

看來老媽實在是太想老爸了,所以才把一個變態偷窺狂當成老爸。

凌云暗自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把這個變態偷窺狂抓住,絕了老媽的妄想癥,否則還不知道會不會讓老媽變成神經病呢。

蹙了蹙黛眉,仔細問道:“媽,這個人出現過很多次嗎?”

“什么這個人,這就是你爸。”

楚云秀嗔怪的白了她一眼,伸出蔥白玉指,癡癡的**著電腦屏幕上那男人的臉,就像是在**情人的肌膚:“你爸一定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才始終沒有和我們見面,有很多次我都能感覺到他就在我身后保護著我,可我怎么找也找不著他。”

完了,老媽一定是魔怔了,這件事必須快點解決,眸光閃動中,凌云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大概多久來一次。”

“從你去上學,在學校借宿時起,大概是三年前,我第一次發現你爸,但可惜他出現的時間一直都沒有什么規律,有時候一年會來好幾次,有時候兩年才來一次,沒有確切的時間,否則我一定要堵住他,問他到底有什么苦衷。”

楚云秀翻看著攝像的記錄時間回答道,但很快,她就揚起眉毛興奮的說道:“但我今天去和開發公司談判的時候,我感覺他就在身后保護著我,所以我談判的時候才一點都不害怕。”

凌云心中頓時一凜,糟了,那個變態現在竟然已經發展到大白天就尾隨在老媽身后的地步,是不是他快要忍不住要動手了?

當即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去換衣服:“媽,我換身衣服,要去接班了。”

“上班?你不是夜班嗎?這才半下午接什么班?”楚云秀珍而重之的收起u盤,似乎已經把它當做了心靈寄托。

這讓凌云愈發堅定了盡快抓住變態偷窺狂的決心,再這樣發展下去,老媽就算不思念成疾,也會被折磨成神經錯亂。

“噢,晚上麗姐家里有事,要提前走一會兒,我提前去替會班。”

“麗姐?就是那個長的跟男人似的還有口臭的護士嗎?是不是她又欺負你了?憑什么沒事就讓你替班啊,我告訴你,人善被人欺,你可別顯得唯唯諾諾的,要是被她覺得你好欺負,她會吃定你一輩子的。”

楚云秀警覺的抬起頭看著凌云,孜孜不倦的開始進行教導。

“沒有的事,自從她的病被丁寧治過后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現在對我可好了……”

凌云下意識的解釋道,卻驚覺背后的視線冷颼颼的,吐了吐**,抓過身抱住楚云秀的胳膊撒嬌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啦,丁寧前幾天出了點事,剛好在我們醫院住院,碰巧遇到我和麗姐,就順便幫麗姐治療了一下。”

“丁寧住院了?怎么回事?難怪這幾天沒見他回來,我還以為他回老家了呢。”

楚云秀驚訝的問道。

“他沒什么大事,現在住在高干病房,不知道有多快活呢,媽,我就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其實你還是很關心他的對不對?”

凌云笑著松開老媽的胳膊,繼續換衣服。

“哼,我關心他個屁,我是關心老娘的房租,等你見了他告訴他,他的房租已經晚了七天了,再不交就給我滾蛋,正好我租給別人還能多收點房租。”

楚云秀沒好氣的說道:“還有,別怪我沒提醒你,以后你和丁寧少來往,你要是敢和他談朋友,就別認我這個媽。”

“媽,你說什么呢?丁寧他怎么招你惹你了?整個小區誰不喜歡他,只有你成天看他不順眼。”

凌云噘著嘴,邊穿衣服邊不滿的咋呼著。

“這孩子是不錯,但你要記住,你是寧海本地人,我們再不濟,手里也有四套房子,隨隨便便也能賣出兩三千萬,丁寧有什么啊?沒有媽,老爸還是個殺豬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是本地人,什么落川鎮,我聽都沒有聽說過,不定在哪個鄉旮旯里呢,要什么沒什么,他拿什么娶你?”

見凌云滿不在乎的樣子,楚云秀知道她根本沒聽進去,苦口婆心的勸道:“你長那么漂亮,又是本地人,隨隨便便招呼一聲,上門提親的人能踩爛咱家的門檻,什么樣的找不著……”

“夠了,本地人,本地人,你就知道本地人,我怎么不覺得本地人有多么了不起。”

凌云不耐煩的捂著耳朵:“我是成年人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能不能不要干涉我的人生。”

“我干涉你的人生?我這是在用我的人生經驗教導你,讓你少走彎路,你看看你是什么態度?本地人怎么了?本地人就是了不起,寧海是一線城市,多少人削減了腦袋往這里鉆,想要弄個寧海戶口都弄不上,他丁寧有什么好?要錢沒錢,要房沒房,要車沒車,連個工作都沒有,你們要是在一起,他指望什么養活你。”

楚云秀的嗓門驀然拔高,恨鐵不成鋼的呵斥道。

凌云倔強的瞪著她:“你別門縫里瞧人,把人看扁了,丁寧是個有本事的人,他要是想掙錢,就憑他的醫術簡單的很,他前幾天救了一個富家千金,人家開出幾百萬的報酬他都不愿意要。”

“哼,你就替他吹吧,他一個連工作都找不著的窮學生,還幾百萬的報酬,騙鬼呢?”

楚云秀不屑的抱著膀子冷笑道:“他要是真有本事,就在寧海買套房給你,不要太大,兩百平就行了,但必須在二環之內,房產證上要寫你的名字,只要他能做到,我二話不說就把你嫁給他。”

“你……你真是瘋了,我懶得跟你說。”

凌云差點沒被老媽氣暈過去,二環之內的房子每平都不下于十萬,兩百平就要兩千萬,就算她對丁寧再有信心,也不覺得他能夠掙到兩千萬。

更何況還要在房產證上寫她的名字,換了是誰也不會答應的。

“他要做不到就說明他沒有本事,房產證不愿意寫你的名字,就說明他不夠愛你,這樣的人你還喜歡他什么?所以你還是趁早離他遠一點吧,你今年已經二十一了,也該談朋友了,再戀愛兩年就能結婚了,這件事交給媽,我聯系我的姐妹們,一定幫你找一個又帥又有錢還疼你的好男人。”

楚云秀苦口婆心的說道:“等到了那個時候你就知道了,有些人注定只能是你生命中的過客,等你找到自己的幸福后就會發現,那不過是一場青春期的萌動罷了,算不了什么的。”

“你……真是不可理喻,我是不會去相親的,也別給我找到離家出走的理由,我去上班了!”

凌云翻了個白眼,很是煩躁的穿上鞋,啪的一聲關上門,無奈的嘆了口氣,攤上這樣奇葩的老媽,她也是醉了。

楚云秀看著緊閉的房門,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但婚姻大事可由不得她任性。

相親計劃必須得立刻啟動了,當即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電話剛通臉上就已經掛上了笑容:“王姐嗎?我是云秀啊,我跟你說個事啊,聽說你有個侄子剛留學回來是不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