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063 翠薈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丁寧停了下來,無奈的回過頭看著她:“你沒看我身上涂滿了驅蟲草的汁液嗎?驅蟲草的汁液有很刺鼻的味道,大多數毒蟲都討厭這種味道,會對其敬而遠之,可你偏偏要臭美,嫌棄那味道。”

蕭諾愕然的睜大眼睛,**的唇瓣張了張,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貝齒,羞惱的說道:“那你怎么不早說。”

丁寧咧了咧嘴,一臉驚訝的說道:“你不是接受過野外生存訓練嗎?難道不知道?”

“我……我當然知道!”

蕭諾看著他可惡的嘴臉,恨的銀牙暗咬,但骨子里的傲氣讓她不愿意服輸,傲嬌的仰起頭,硬著頭皮說道:“我當然知道,我就是不喜歡那味道。”

“噢,那沒辦法了,你要是不怕毒蟲,就脫吧,算我多管閑事。”

丁寧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蕭諾握緊了小粉拳,心里憤怒的咆哮著,這個可惡的渾蛋,他一定是故意的,真是討厭的家伙,一點風度都沒有。

賭氣似的想要脫掉外套,但一想起蚊蟲叮咬都有可能讓她致命,頓時熄了這個心思,咬牙忍著酷熱,一聲不吭的大步向前走去。

丁寧心里暗自好笑,這妮子還真夠倔的,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沒有經歷過熱帶雨林中那種**悶熱感覺的人永遠不會體會到那種全身汗透,如同身處蒸籠中的那種酷熱難當的難受勁兒。

即便以丁寧的身體素質都開始大口的喘著粗氣,渾身跟剛從水里撈出來似的,汗如雨下。

更別提渾身衣服都被汗水浸透的蕭諾了,她的眼神逐漸開始渙散,口干舌燥,喉嚨發干,臉色發白,嚴重的脫水讓她頭暈眼花,機械性的邁著步子一步一挪的向前走去。

渾沒有注意丁寧已經停下了腳步,一頭撞在他的背后,腳下一軟竟然癱倒在地。

丁寧一個轉身在她倒地前攬住她的纖腰,看著她倔強的臉心里沒來由的一陣心疼,這個傻妮子,還真夠倔的。

小心的把她平放在地上,在四周采來幾塊無毒植物的根莖,小心的擠出汁液滴在她的嘴里。

帶著淡淡清香的植物汁液讓蕭諾本能的**,貪婪的**著如同甘泉般的汁液,迷蒙的美眸張開,一眨不眨的看著丁寧那略帶緊張的臉。

丁寧喉頭**了一下,強忍著那種想要吻她的悸動,換上那副讓人又氣又恨的刻薄嘴臉:“早就跟你說了,別跟著過來,你非要逞強,現在好了吧。”

“哼!不用你管。”

剛恢復了一點力氣的蕭諾臉色鐵青,一把推開丁寧自己爬了起來,冷冷的道:“我只是渴了。”

丁寧看她兀自嘴硬的樣子,沒好氣的一把拉過她,在她的驚叫聲中一把扯掉她的外套。

“你要干嘛?我警告你不要亂來。”

蕭諾驚恐的捂住緊身背心呼之欲出的雪白**,厲聲呵斥道。

丁寧沒好氣的從背包中拿出驅蟲草,翻了個白眼:“你都已經脫水了,還逞什么能?”

“我不用你管!”蕭諾聞著驅蟲草那難聞的味道,胃里一陣陣翻涌,劇烈的掙扎著。

丁寧不耐煩的**把她翻過身讓她趴在自己的腿上,“啪”的一聲在她翹臀上狠狠的拍了一記:“老實點,你要是死在這里,我也要倒霉。”

蕭諾渾身一僵,停止了掙扎,一聲不吭的任由丁寧把驅蟲草的汁液涂抹在她裸露的肩膀和胳臂上,渾身微微顫抖著。

丁寧幫她涂抹完后背后,**給她翻了個身想要幫她涂前面時才發現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肌膚上泛起一層粉色的嫣紅。

**著嘴唇,大眼睛中沒有絲毫的焦距,空洞而絕望,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微微顫抖著,還掛著晶瑩的淚珠,淚水不知道何時已經打濕了她美麗的臉龐,順著臉頰滴落在地面上。

看著她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丁寧心疼不已,連忙松開她手足無措的道歉:“對不起,是我不好,你別哭,別哭啊,你自己抹總行了吧。”

見丁寧松開了自己,蕭諾空洞的眼神略微恢復了一絲神采,面無表情的坐起身來,拿起地面上的驅蟲草,如同行尸走肉般擠出汁液,機械的涂抹在自己的裸露的肌膚上。

丁寧煩躁的走遠一些,摸出半包皺巴巴的寧海煙掏出一根點上,靠在一棵大樹旁狠狠的抽了一口。

本來就來的倉促,沒有做好進入雨林的準備,這煙和打火機都是從瘦皮猴身上摸來的,以備不時之需。

煙灰可以止血,打火機可以生火,在物資缺乏的時候,這些不起眼的東西都有可能成為保命的東西。

嗆人的煙霧深深吸入肺部,讓他發出一連串的咳嗽聲。

他知道自己無意間的舉動又讓蕭諾想起了莫須有的尤許默,她才會有那么大的反應,這讓他心里很自責,也莫名的有些難受。

對于感情,他是下意識的采取回避態度的,不說老爸早就給他定下了婚事,就算他悔婚,凌云也是第一個走進他心里的女孩。

接受蕭諾,就是對凌云的不負責任,更何況他只是個情場上的初哥,對于愛情還很懵懂,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么復雜的感情。

只是看著蕭諾那生無可戀的樣子,丁寧覺得自己很混蛋,既然已經決定停止這段感情,為什么還要去招惹她。

其實,骨子里他還是很傳統的男人,凌云和蕭諾的初吻都交給了他,這讓他有種強烈的責任感。

所以他在見到蕭諾遇險后,才不惜**身手,奮不顧身的沖去救她,否則,再漂亮的**,又和他有什么關系?

他雖然很不愿意承認,但事實證明,蕭諾對他來說,是有著特殊意義的。

相比于閨蜜轉化而來的凌云和讓他怦然心動的沈牧晴,已經吻了兩次的蕭諾反而讓他覺得更親近一些,才會讓他下意識的做出打**這樣親昵的舉動來。

蕭諾涂好汁液,把外套系在腰間,雖然驅蟲草的味道確實很難聞,但想比于那種讓人窒息的悶熱,這種味道并不是完全無法接受。

雖然蕭諾對丁寧沒有一點的好感,自大、狂妄、刻薄、心胸狹窄還舉止輕浮,但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家伙在野外生存的經驗遠不是自己可比的。

至少,她就不知道那種**淡淡清香的植物汁液是可以當水喝的,入口有種淡淡的苦澀和清香,后味卻很甘醇香甜,補水的功效十分好,本來都要冒煙的喉嚨此刻也得到了舒緩。

抬頭漠然看了丁寧一眼,蕭諾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他。

她很羞愧于自己竟然在短短的兩天時間里相繼被兩個男人所救,還都被打了**,這對一向冰清玉潔、心高氣傲的她來說,簡直就是無法接受的恥辱。

分明是兩個不同的男人用同樣的方式打**,她卻偏偏沒有辦法生氣,這讓她更加覺得憋屈。

丁寧掐滅了還剩下大半截的煙**,就地取材采摘了幾根根莖可以喝的植物收入背囊。

“這是什么植物?”

蕭諾很不想搭理這個可惡的男人,尤許默最少讓自己愛上他,這個丁寧算什么,憑什么占自己的便宜?

可強烈的求知欲還是讓她放下了矜持,不帶絲毫情緒的問道。

“翠薈,我習慣稱之為甜水蔥,因為它的形狀很像野蔥,但根莖汁液卻入口香澀,回味甘醇。”

丁寧難得耐心的解釋道:“翠薈和蘆薈屬同科草本植物,都是獨尾草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只是很少有人認識它,我也是從我家祖傳的醫書上才知道這種植物的,它的草葉有毒,但根莖卻具有和蘆薈差不多的功效,若能長期飲用其汁液,肌膚會變的更有光澤和白皙,和蘆薈比起來它在美顏祛疤方面的作用更勝一籌,而且性溫不傷身,具有清毒滋陰解渴的功效,只可惜它只生長在熱帶雨林中,數量極為稀少,我們能遇到它也算是運氣不錯。”

蕭諾聽到美顏的效果頓時眼前一亮,只是隨后聽說數量很少極為罕見,不由的深感遺憾,露出失望之色。

丁寧一邊說著,一邊四處巡梭著把能找到的翠薈全部收取,發現蕭諾失望的表情,微微一笑:“這種翠薈雖然很稀有,但只要懂得它的藥性,人工種植起來并不難,藥性雖然比起野生的會稍微有些減弱,但經過加工,可以做成補水面膜、祛疤、養顏等美白產品還是很不錯的,你要是喜歡,我回來種植一些,做成產品給你使用,你當特警天天風吹日曬的,也該保養一下皮膚了。”

“你什么意思?難道我的皮膚很差?”

誰知道丁寧馬屁拍到了馬腿上,蕭諾跟炸了刺的小野貓似的,兇巴巴的瞪著他。

“呃,不差,不差,就是有些黑眼圈,影響你的美貌。”

丁寧撓了撓后腦勺,訕訕的說道。

“哼!”蕭諾傲嬌的仰起頭,冷哼一聲轉身向雨林深處走去,霸道的聲音輕輕傳來:“等你做成美白產品,我全包了,不許外賣。”

丁寧本來還琢磨著回到寧海找塊地,花費點代價人工制造出一個熱帶雨林的環境,大規模的種植翠薈,可以作為自己發家致富的一個產業來做,可沒想到卻被蕭諾一句話就給壟斷了,連多少錢都沒提。

“好,只要你喜歡,我做出來多少就給你多少。”

他心里莫名的沒有任何抗拒,只要她喜歡,就不用這東西賺錢又怎么樣,反正這里可是有著幾乎取之不盡的珍稀草藥。

這趟雨林真來值了,很多外界有價無市的珍稀藥草,這里都有發現,而且年份絕對夠足,基本上都是百年以上的,還有些是年份接近千年的,不愧是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

對丁寧來說,這里簡直就是讓他垂涎欲滴的天然草藥寶藏,雖然品種單一了一點,但種類卻絕對不少,足有上千種。

只可惜他不能全部帶走,只能采摘部分年份最久遠的,其他的默黙記下,等以后有需要再來采摘。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