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00 主動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眼睛緊閉著不敢看丁寧,渾身的肌肉繃緊,幸好還有薄毯蓋著,否則真丟人丟到家了。

死死的咬緊牙關,強忍著那種因為真氣入體所帶來的異樣**感讓她想要發出羞人聲音的沖動。

丁寧哭笑不得,連忙柔聲道:“放松,想叫就叫出聲吧,堵不如疏,硬憋著容易郁結于胸,反而對身體不好。”

“嚶!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好羞人,嚶……”

沈牧晴羞的都快哭出來了,從小長大都沒有那么丟人過。

丁寧安慰道:“你就當我是個**,就應該沒那么害羞了。”

“嚶……可你,可你分明是個男人。”

沈牧晴嘟起小嘴,泫然欲泣的說道,那嬌羞委屈的模樣讓丁寧忍不住咕嘟一聲吞了口口水。

沈牧晴羞的雙手捂住臉,恨不得把自己的喉嚨給掐住。

“那你就當我是你老公,咱們在新婚洞房,你盡情的叫吧。”丁寧腆著臉厚顏無恥的說道。

沈牧晴俏臉粉紅,**著牙關忍受著那那股**之意,美眸中水霧迷離的說道:“可是你不是。”

“你就當我是好了!”

丁寧也是無語了,沈牧晴渾身繃緊,情緒激動,對她的心臟負荷很大,必須盡快讓她放松下來,可是該怎么讓她放松呢?

“怎么當啊,你明明不是……呃!”

話音未落,丁寧就俯下身子大嘴就堵上了她的櫻唇。

沈牧晴渾身一僵,愕然的瞪大了眼睛,美眸中全是不可思議的震驚之色。

“你就當我是你男朋友,這樣會不會好一點。”

丁寧心如鹿撞,壯著慫人膽趁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再度堵上了她的唇。

沈牧晴整個人都懵了,但很快第一次接吻的異樣感覺讓她顧不得多想,伸出一雙藕臂主動圈住他的脖頸,忘情的回應著,身體也慢慢放松了下來。

雖然吃了大虧,但確實不用再發出那種讓人一想就感覺羞恥的聲音了,她有點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道,卻很快沉迷在他的吻中。

丁寧為自己想出這樣絕妙的方法點贊,這種方式確實能夠起到最佳的治療效果,能夠加快沈牧晴的血液循環,最大程度的刺激她的新陳代謝,療效要比預期明顯好的多。

很快,沈牧晴就喘不過氣來了,俏臉**,氣喘吁吁的推開丁寧,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嘴角還掛著一抹可疑的晶亮絲線。

等她剛剛歇過一口氣,感覺自己快要忍不住叫出聲來時,心一橫,干脆主動的向丁寧吻去。

似乎她也喜歡上了這種感覺,慢慢的沉迷其中,由生澀被動也變的嫻熟起來,甚至開始嘗試占據主導地位,俏皮的嘗試些新花樣。

等一個小時的按摩時間結束時,療效怎么樣先不說,兩個人的吻技都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

當然,最辛苦的莫過于丁寧了,不但真氣不能中斷,還要始終保持清醒的理智,不斷的提醒自己是在治病,用莫大的毅力強行遏制內心的蠢蠢欲動,避免沖動下擦槍走火。

沈牧晴臉色**,整個人都虛脫了,仰躺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迷離的能滴出水來,絲毫也不在意胸前的春光外泄,也是,都被按摩了一個小時了,哪還在乎被他多看兩眼呢。

房間里的氣溫逐漸升高,彌漫著荷爾蒙的味道,讓丁寧有些尷尬,又有些得意,畢竟沈牧晴可是讓他一見傾心,怦然心動的女神。

“去洗個澡吧,男朋友!”

經過親密的接觸,沈牧晴似乎也放下了矜持,調皮的沖丁寧做了個鬼臉,臉紅紅的喊道。

“好啊,女朋友,要不要一起?”

丁寧目光寵溺的揉了揉她凌亂的秀發調侃道。

沈牧晴臉唰的一下又紅了,嬌嗔的白了他一眼:“討厭,大色狼!”

丁寧心里哀嚎著,一個喊我臭流氓,一個喊我大色狼,難道我真有做流氓的潛質。

嘴上卻賤兮兮的不忘繼續揩油,“反正你親也被我親了,摸也被我摸了,我沒看過的地方也不多了,干脆敞開供應算了。”

“滾,大色狼!”

沈牧晴羞不可抑的坐起來拿起枕頭作勢要砸他,卻忘了她上身不著寸縷,這下子可徹底走光了。

“好了,不鬧了,我去洗澡了。”

可再好的春光丁寧也不敢多看,本來就憋的很辛苦,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做出禽獸之事來,一頭扎進浴室里去洗冷水澡降溫。

看著他落荒而逃的身影,沈牧晴斜靠在床頭前,伸出纖指**著有些紅腫的粉唇,美眸中波光流轉,癡癡的低聲呢喃道:

“這就是接吻的味道嗎?好像還很不錯的感覺。”

再一想這樣香艷的按摩推拿還要持續一個月,她羞的鉆進被窩,扯著薄毯捂住臉,這可怎么辦,會犯錯誤的。

不行,一定要鎮定,鎮定!還有,這樣下去小內內根本不夠用的,明天先去買幾打準備著。

兩人分別洗過澡后,換了一身比較保守衣服后的沈牧晴又恢復了知性美的女神氣質,和丁寧談笑風生,似乎之前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丁寧也順其自然,畢竟是為了幫她治病才“當”男朋友,他還沒有自戀到沈牧晴會對他以身相許的地步。

只是看著她一個人住那么大的別墅,也不由的生出一抹憐惜之情:“你一個人住這里不害怕嗎?”

“我也很少來的,只是偶爾來住兩天,我估摸著這兩天你要過來了,才住到這里,平時都是住在學校附近的公寓里的。”

沈牧晴似乎很容易害羞,動不動就臉紅,為她本就弱不禁風引人憐惜的氣質更增添了幾分清純氣息。

丁寧好奇的問道:“你媽媽和你哥哥呢?”

“他們都有自己的事,已經回燕京了,你呢,已經不晚了,要不要在這里湊合一晚?”

沈牧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臉頰又微微泛紅,那嬌艷欲滴的模樣,讓丁寧恨不得撲上去把她就地正法。

“還是算了吧,能看不能吃,你想憋死我啊。”

丁寧不經思索脫口而出,話一出口,兩人都尷尬了,眼神閃爍著躲避著彼此的視線,旖旎的氣氛在快速的彌漫。

沈牧晴臉上**,心跳陡然加速,如果是平時,這種高頻率的心跳足以把她送進危險的邊緣。

可今天,這么快的心跳竟然只是讓她有那么一點點的心悸,這讓她立刻忘記了這些許尷尬。

驚喜的抬頭看向丁寧:“丁寧,我好像好了很多,心跳那么快,也只是有一點點不舒服。”

丁寧敏銳的察覺她的稱呼從丁醫生變成了直呼其名,這是不是意味著她對自己已經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認可?

不說男朋友,最少也是好朋友了吧?還是能零距離接觸的好朋友,這讓他心里美滋滋的。

上前給她把脈一番,片刻后臉上露出由衷的笑意:“看來這種新療法效果還是很好的,讓你心臟附近的脈絡和血管都得到了疏通,心臟供血功能基本上能夠正常運轉,只要不是非常劇烈的運動和受到太大的刺激就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從明天開始,你可以做一些小幅度的有氧運動,增強你的體質對你的恢復有好處。”

“這個所謂的劇烈運動有沒有什么劃分的標準?”

沈牧晴蹙著眉頭有些擔憂自己掌控不好這個度。

“我建議你可以慢走或者小跑,最好是空氣比較清新的地方!”

丁寧猶豫了一下,知道以寧海的空氣污染指數,這種提議不太現實,有些猶豫的說道:

“其實我有一種很適合的呼吸吐納之法,在做小幅度運動時,可以幫你過濾空氣中的雜質,自動調節你的呼吸節奏,即便稍不注意運動過劇,也能夠幫助你緩解心臟的壓力,不至于遇到什么危險。”

沈牧晴此刻穩下神來,眸子中又恢復了往日的通透清澈,從他的神色中看出了那一抹為難,嘴角微微翹起輕聲道:“是不是有什么條件?”

丁寧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傳我這門呼吸吐納術的師父曾經告訴過我,這門吐納術除了我媳婦不得外傳,所以我……”

“我問你!”

沈牧晴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臉上浮起朵朵紅云,卻一反往日的忸怩,而是勇敢的盯著他的眼睛,聲音微顫的問道:“丁寧,你喜歡我嗎?”

丁寧愣了愣,看著她清澈如水的眸子,心一橫,重重的點了點頭:“怎么可能不喜歡,從我第一次,呃,不,應該說是第二次見到你,我就有一見鐘情的感覺,只是你是我的病人,作為一個醫生,我不能利用這種病患關系來接近你。”

“為什么是第二次見我,而不是第一次?難道一見鐘情不應該是第一次嗎?還是說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我的樣子很難看?”

沈牧晴似笑非笑的問道,一雙盈盈秋目仿佛能洞察人心般犀利逼人。

丁寧感到莫名的壓力,有些緊張起來,手足無措的撓了撓后腦勺,仔細的斟酌著語言,思慮片刻后,最終還是決定實話實說,臉色誠懇的道:

“第一次見你時,我光顧著救人了,根本就沒有看清你的樣子,哪里談得上一見鐘情,第二次見你時,你躺在病**,那柔弱的樣子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清凈而通幽,我看到你當時在熬夜就突然覺得很心疼,所以才沖你發火,吧啦吧啦的把你教訓一通,可你一句“我在等你”就讓我啞口無言了,心里覺得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那時候我就暗自下定決心,用盡我所有的辦法,不惜任何代價我也一定要治好你……”

“別說了,吻我!”

沈牧晴突然伸出纖手堵住了他的嘴不讓他說下去,然后圈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腳尖,臉色緋紅的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嘟起了**的小嘴。

丁寧大腦轟的一聲炸了,雖然之前和沈牧晴這么曖昧,但他始終牢記著那是在治病,不關乎兒女情長。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