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01 輕松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可沈牧晴的主動索吻,卻在傳遞著一個明顯的信號,她是喜歡自己的。

這讓丁寧又興奮又激動,還有些隱隱的忐忑,盡管他已經決定改變自己,做一個有理想、沒道德、灑脫不羈的人,可當心目中的女神主動示愛時,他還是很沒出息的慫了。

呆呆的看著沈牧晴近在咫尺的**小嘴,他知道,這一吻和之前治病時的吻是不同的,這代表著他將正式的成為沈牧晴的男朋友。

還有什么好猶豫的呢,這樣美麗溫柔善良的柔弱女孩,不正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嗎?只要親下去她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他伸手環住他的纖腰,能夠感覺到她**猛的一僵,還在微微的顫抖著,隨后才慢慢放松下來,俯下身緩緩的低下頭向她吻去。

可就在此時,他的腦海中卻莫名的閃現出凌云幽怨的眼神,和蕭諾嬌嗔的樣子,更莫名其妙的是竟然還浮現出白青漣那復雜的眼神。

沈牧晴感覺他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逐漸急促的呼吸都撲打在臉上,讓她口干舌燥,莫名的緊張起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和他只有幾面之緣罷了,難道就這樣草率的決定自己的下半生?

到底是愛上了他,還是因為他是唯一帶給自己活下來的希望的人,從而形成的一種依賴感?

或者,是因為他和自己零距離的接觸,奪走了自己的初吻,觸碰了自己最**的部位,讓自己放下了所有的戒備,認為自己愛上了他?

抑或者,只是因為自己生來就沒有談戀愛的資格,所以才想和這個與自己有著親密接觸的男人談一場戀愛?

這一刻,沈牧晴猶豫了,隱隱的有些后悔,在沒弄懂自己的心意前,她不想把自己的初戀就這樣交出去。

可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總不能前腳讓人親自己,后腳就讓人家打住吧?那也太反復無常了。

額頭被柔軟的嘴唇蜻蜓點水般一觸即收,環著自己纖腰的**大手也收了回去。

沈牧晴睜開眼睛,凝視著丁寧清澈干凈的眼神,有些迷惘,有些感激,還有一抹隱隱的失落之意。

“對不起!我和凌云還沒有真正分手,在和她徹底說清楚前,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對你的不尊重,也是對她的背叛,更過不了我心里的那道坎。”

丁寧做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語氣十分坦然,足以讓沈牧晴能夠讀懂他的真誠,明顯感覺很輕松。

“嗯,我理解!”

沈牧晴輕輕的垂下頭,從丁寧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細密的長睫毛在輕輕忽閃著,明亮的吊燈照在她的臉上,映襯著她低垂的臉忽明忽暗,看不出她真實的情緒。

“牧晴,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丁寧深深的看著她,語氣帶著請求,臉色卻很篤定。

沈牧晴抬起頭,巧目盼兮的明媚樣子,情緒似乎并沒有受到什么影響,嘴角微微上揚,扯出一個笑容:

“當然可以,我都已經改口了,其實那晚在醫院我就讓你這樣稱呼我了,是你自己高冷,才拒絕的。”

“牧晴,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是不喜歡你,只是,我的心里還有凌云,哪怕我們要分手了,但我還是想和她談一談,讓我自己死心,原諒我之前的沖動,我不想事情搞成這樣的,希望你不要生氣。”

丁寧態度很端正的說道,神色間有些忐忑。

“我懂得,其實剛才那一瞬間我也有一些后悔,或許你是覺得我是在為自己被拒絕挽回顏面,但這就是我的真實感覺,我們彼此還不是很了解,確實有些太草率了。”

沈牧晴展顏一笑,似乎在解釋,又似乎在掩飾,卻讓丁寧覺得很舒服,她真是個善解人意的**,總能找到讓別人不尷尬的合理理由。

她的笑很有特色,先是嘴角上揚,露出潔白整齊的皓齒;然后精致的俏鼻微微皺起,在鼻翼兩側形成細微的紋路;隨即眼睛彎成了月牙形,笑容一點一點的綻放,就如正在盛開的白蓮花,美不勝收,卻讓人為之心神悸動。

丁寧心中為之釋然,整個人都輕松了下來,微笑著道:“你真的很美,特別是你笑起來的時候,我喜歡看你笑,以后多笑笑給我看。”

“我要笑也是給我未來的男朋友看,憑什么給你看?你可是拒絕了本姑娘表白的大壞人。”

沈牧晴傲嬌的昂頭挺胸,卻自己先忍不住俏皮的吐了吐**,做了個可愛的鬼臉。

丁寧從來沒有見過她這么俏皮的一面,捶手頓足的后悔不迭,哭喪著臉打趣道:“我現在后悔了,女神還能給個機會不?”

“哼,后悔也晚了,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沈牧晴的氣質明顯不符合女王路線,弱不禁風惹人憐愛的知性氣質裝起傲嬌的女王來,看起來就很違和。

不過這樣一鬧,先前尷尬的氛圍頓時一掃而空,兩人之間的氣氛也變的輕松起來,又開始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

丁寧感慨的說道:“和你在一起聊天真的很舒服,可以成為我的紅顏知己!”

“你對你的紅顏知己都是又親又摸的嗎?”

沈牧晴明顯是在打趣,嬌嗔中還帶著一股幽怨味道。

丁寧老臉一紅,撓了撓頭:“那也是治病需要。”

“治病需要也不能親人家啊,那可是人家的初吻。”

沈牧晴臉又紅了,但還是兇巴巴的擺出一副秋后算賬的樣子,只是那樣子實在沒有什么殺傷力,反而撒嬌的意味更濃一些。

“誰讓你長的那么漂亮,還叫的那么……那么,呃,蕩氣回腸……”

丁寧擠眉弄眼的促狹說道,話還沒說完就被惱羞成怒的沈牧晴撲到身前,小粉拳捶打著他的胸膛,氣急敗壞的喊道:“不許說,不許說,大色狼!”

感受著她柔弱無骨的**,丁寧有了沖動,忙不迭的推開她,側過身子掩飾自己的尷尬:“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認打認罰。”

“你……大色狼!”

沈牧晴敏銳的察覺了他的異樣,偷看了一眼,頓時臉紅的跟要滴出血來似的,也不敢再鬧,顧左右而言他的問道:

“你和凌云到底怎么回事?前幾天不還好好的嗎?”

一說到凌云,丁寧就如同被兜頭潑了一桶涼水似的,滿腔的旖念全消,神色間一陣黯然,強笑道:“不說了好嗎?”

“還紅顏知己呢,什么都瞞著,連閨蜜都不如。”

沈牧晴嘟著小嘴表達自己的不滿,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不會是你做了什么對不起她的事了吧?”

“牧晴,我和凌云之間的事情很復雜,就算我們分手了,也會是很好的朋友,感情上的事說不上誰對誰錯,我們兩個自己知道就好了,沒必要弄的盡人皆知,這會害的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我覺得這是做人最起碼的底線。”

丁寧神色前所未有的認真,鄭重其事的說道,讓沈牧晴美眸中閃過一抹莫名的異彩。

“我回去了,你早點休息吧,時間也不早了,車你要是不急著用的話,我再用幾天!”

提起凌云,丁寧就一陣意興闌珊,索然無味也沒有了聊天的興致,看了看手機上時間已經十點了,就站起來告辭。

“我用不著,你盡管用,每次還麻煩你上門給我看病,一輛車算的了什么,丁寧,不管你和凌云之間怎么了,我站在一個朋友的角度,還是希望你們能好好談談,凌云很喜歡你,我也看得出你也很喜歡她,既然彼此喜歡,就沒必要互相折磨,其實從你今晚來我這里后,我就察覺你有心事,你自己可能都沒有注意,你一共看了九十七次時間,明顯是在等一個重要的電話。”

在送丁寧出門時,沈牧晴突然很認真的說道:“雖然我沒有談過戀愛,但我知道兩個人之間相處要及時溝通,既然你等不來她的電話,為什么不打過去試試呢?有時候面子這東西,是會害死人的。”

丁寧身軀一頓,是啊,為什么自己不打給她呢?是在賭氣?還是擔心她不接電話?或者是怕聽到她絕情的話?

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再糟還能糟糕到哪里去呢?既然自己口口聲聲說就算分手也是朋友,為什么不能去勇敢面對呢?

更讓他驚訝的是沈牧晴的敏銳洞察力,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表現的這么明顯,竟然看了那么多次手機,還真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啊。

轉身灑脫的沖沈牧晴揮手告別,笑容已經變的輕松了許多:“謝謝,我會的,女朋友。”

“男朋友,希望下次能看到你們在一起。”

沈牧晴站在門口笑著擺了擺手,就像是送丈夫去上班的小妻子似的溫婉賢淑,只是眼底一抹隱隱的惆悵始終揮之不去。

丁寧笑的很燦爛,促狹的說道:“就算我們和好了,我也不可能帶她來,就她那個醋壇子,要是看到我的治療方法,非得跟我翻臉不可。”

“討厭,你還說!”

沈牧晴的俏臉唰的又紅了,嗔怪的翻了個白眼。

隨即斯斯艾艾的低聲擔憂的問道:“丁寧,我聽說經常按摩會豐胸,只按一邊會不會一邊大一邊小啊?”

丁寧停下腳步,一本正經的想了想:“你還別說,這還真是個問題,等一個月按摩推拿下來,我估計你左邊最少要大一個罩杯。”

“那怎么辦?”沒有**是不在乎自己的身材容貌的,沈牧晴也不例外,想一想一個大一個小,那也太難看了。

丁寧壞笑一聲,一臉猥瑣的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辛苦點幫你共同發展。”

“去,我自己來也不讓你個大色狼代勞。”

沈牧晴骨子里其實是個很大方爽朗的女孩,雖然動不動就臉紅,但和丁寧廝混熟了后,也不介意和他說一些稍微露骨的葷話。

“你自己按摩是沒多大作用的,我的按摩推拿可是要消耗真氣的,效果絕不可同日而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