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81 殺局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滾開,你這個變態,畜生。”

強烈的恐懼感讓蕭諾涌起了無窮的力量,一個翻身把騷豬壓在身下。

“原來女警花喜歡這樣的**啊,嘿嘿,我也喜歡。”

騷豬一雙手向她挺翹的胸部抓去。

“滾!”

蕭諾拼命的掙扎著,左胳膊肘狠狠的向后一肘,砸的騷豬眼冒金星,發出一聲慘叫。

蕭諾就第一個翻滾,忍著右肩膀的劇痛踉蹌的站了起來。

“還想反抗,臭娘們。”

黑蛇揮舞著沖鋒槍,狠狠的一槍托砸在蕭諾的額頭上,把她砸倒在地,鮮血如同泉涌般染紅了地面。

看著蕭諾一動也不動,黑蛇有些慌亂:“麻痹的,不會把她打死了吧。”

“臭婊子,就算是今天跑不掉了,臨死前老子也要上了她。”

騷豬捂著烏青的眼眶,狠狠的吐了口吐沫,眼中閃爍著兇光,狠狠的一腳踩在蕭諾肩膀上的槍傷上狠狠的捻動著。

“呃!”

蕭諾被劇痛疼醒,嘴里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呼。

“她沒死,騷豬,你特么的別亂來,把她玩死了我們都要完蛋。”

黑蛇見蕭諾沒死,頓時喜形于色,連忙拉開騷豬。

“黑蛇,是兄弟的你特么的就別攔我,老子今天說什么都要上了她。”

騷豬**掙脫黑蛇的手,怒氣沖沖的吼道。

“麻痹的你玩可以,可千萬別玩死了。”

黑蛇皺了皺眉頭,知道騷豬這家伙就是管不住下半身的性子,否則也不會有這個外號,當即退后一步,嚴肅的提醒道。

見黑蛇不阻攔了,騷豬臉色也好看了幾分,陰狠一笑道:“放心吧,我還沒活夠呢。”

“嘶拉”一聲,騷豬狠狠的把蕭諾的衣服**,露出里面緊身的背心,那**渾圓的**呼之欲出,讓他口干舌燥,臉上帶著**迫不及待的蹲下身解開蕭諾的腰帶,吃力的拽下她的**,露出性感的**和一雙雪白的大長腿。

“咕嚕!”

騷豬咽了口口水,眼冒淫光的伸手就要解除這最后一層障礙。

突覺眼前白光一閃,奄奄一息的蕭諾突然動了,大長腿狠狠的踹在騷豬的圓臉上,疼的他慘叫一聲向后倒去。

蕭諾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身體一個魚躍,撲到騷豬的身上,伸手**了他腰間的軍刀,狠狠的一刀插在他的**。

“啊!”

騷豬發出凄厲的慘叫,身體蜷縮著,疼的他渾身抽搐,他罪惡的工具竟然被廢掉了。

這一連串動作兔起鶻落,黑蛇都沒來得及反應,騷豬就被蕭諾給閹了。

“去死吧雜種!”

蕭諾額頭上血流如注,鮮血混雜著泥土染紅了她的臉她的肌膚,看起來猙獰如鬼。

最讓黑蛇膽寒的是,她騎在騷豬的身上,一雙大長腿就死死的纏著他的腰不松,任由他拼命掙扎翻滾,一刀接一刀的不停的捅著他。

哪怕騷豬渾身血窟窿,掙扎和慘叫聲已經平息,圓整的雙眼死不瞑目,蕭諾也依然沒有停手,如同得了失心瘋似的不停的捅著。

“你找死!”

被蕭諾的兇殘震懾住的黑蛇大怒,揮舞著手中的槍托向她沒頭沒腦的砸去。

蕭諾吭也不吭一聲,也不抵抗,任由他砸著,但只要他一停手,她就立刻爬起來繼續捅騷豬的尸體。

“瘋子,特么的瘋子!”

黑蛇被嚇的連連后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個女警花得有多恨騷豬啊,這特么的比掘墓鞭尸還狠。

“黑蛇,怎么回事?”

就在此時,七八個和他們打扮一樣的**從樹林中鉆了出來,為首的中年**緊皺著眉頭問道。

“鐵鼠老大,你們可來了,這個**瘋了。”

黑蛇正在不知所措之際,聽到老大的聲音,頓時喜形于色,連忙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被稱為老大的鐵鼠冷漠的看了看騷豬的尸體,怒哼一聲:“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都特么的什么時候了,還想玩**,死了也活該,帶上這女警察,趕緊走。”

“是,老大。”

兩名**目露垂涎之色的瞥了一眼蕭諾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上前就要架起她拖走。

“咻”的一聲!

一聲嘹亮的鷹啼聲響起,眾人下意識的抬頭向天上看去。

兩名**動作一頓,“噗通”一聲,一頭栽倒在地。

“有敵人,小心!”

鐵鼠反應最快,最先發現這詭異的一幕,頓時毛骨悚然,就地一個翻滾向最近的大樹后躥去,抬手就是一輪掃射。

“噠噠噠……”

其他人也反應過來,一邊隱蔽,一邊端起沖鋒槍漫無目的**掃射。

可惜他們連人影都沒有看到一個,只能盲目的四處射擊,打的碎木橫飛,也沒有擊中任何目標。

“停!”

鐵鼠臉色陰鶩的抬手喊停,從大樹后探出腦袋查看。

四周靜悄悄的,除了蕭諾已經暈倒在地外,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這靜溢的環境讓所有人面面相覷,一股寒意直沖天靈,心中不寒而栗,這大白天的難道見鬼了?

數里外,臉上涂滿油彩的葉知秋眸光閃動,在耳麥里輕聲道:“九點鐘方向有槍聲,肯定是那幫家伙,大家分散包抄,務必保證蕭隊長的安全。”

“是,隊長!”

十人小隊小心翼翼的向九點鐘方位包抄而去。

丁寧隱藏在一棵枝繁葉茂的樹木之上,臉色帶著前所未有的陰冷。

看著渾身血漬生死不知的蕭諾,讓他的心疼如刀割,一股滔天的戾氣郁結在胸口無處發泄,恨不得沖出去把所有人殺光。

可他知道自己必須冷靜下來,這些悍匪裝備優良,不但人手一把沖鋒槍,腰間還別著軍刀和手槍,甚至還有手雷。

他雖然身手不俗,但還沒有到無視子彈威脅的地步,逞一時之勇他死不足惜,但蕭諾還等著他救治,他決不能沖動。

匪徒總共九人,被他用銀針干掉兩個,還剩下七人,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們消滅,及時對蕭諾進行搶救。

閉上眼睛,利用小金的視野鎖定這些人所在的位置,從他們的藏匿的位置來看,這些家伙的戰斗經驗十分豐富,基本上都是死角。

“老大,怎么辦?”

一個名為黑狗的家伙被兩名同伙詭異的死法弄的心驚肉跳,壓著嗓子問道。

“想辦法把那個女警抓過來,有她在手上,我們就安全了。”

鐵鼠沉聲道:“黑狗,你去把那個**抓過來。”

黑狗臉色一變,尼瑪,早知道老子不多嘴了,但組織上紀律嚴明,鐵鼠是他們的首領,既然他下了命令,他再不情愿也得執行命令。

當即戰戰兢兢的貓著腰向蕭諾跑去,十米、九米、八米……兩米!

黑狗臉色一喜,只剩下兩米了,只要一秒鐘,把女警察挾持,他就安全了。

“砰…砰…砰砰…”

鐵鼠等人的心跳都不自覺的加速跳動起來,緊張的關注著黑狗的行動。

近了……近了……

成了,鐵鼠等人的心臟都驚喜的差點跳出了胸腔。

只見黑狗突然凌空躍起向蕭諾撲去,卻沒有受到任何阻攔,也沒有出現任何狀況,可隨即……

躍在半空的黑狗突然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距離蕭諾只有一步之遙,讓他們的笑容僵硬在了臉上。

所有人都覺得脊梁骨處冒出一股涼氣直沖天靈,毛骨悚然。

這也太靈異了,這么多人在場,根本沒有看到有人出手,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這黑狗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老蝦,我們之中你速度最快,去試試,我倒要看看是誰在裝神弄鬼!”

鐵鼠深吸一口氣,迅速平復心情,低聲命令道。

老蝦臉都黑了,這簡直是讓他去送死啊,嘴唇囁喏著道:“老……老大,會不會有鬼啊。”

“鬼你麻痹,大白天的哪來的鬼,快點!”

鐵鼠厲聲呵斥道。

老蝦恐懼的咽了口吐沫,鬼頭鬼腦的從樹后探出腦袋,目測了一下距離,只有五六米遠。

媽的,拼了!老蝦一咬牙,腳下**一蹬,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般躥出,只要兩秒,就足以讓他把蕭諾挾持在手中。

可他引以為豪的速度,在丁寧的眼中慢的像是蝸牛,淡淡的銀光一閃,連半秒都不用,銀針就直接穿透了他的太陽穴。

“噗通!”

跟疊羅漢似的,老蝦重重的掉在黑狗的身上,距離蕭諾依然只有一步之遙,但卻宛如天塹。

“嘶!”

剩下的五人倒吸一口涼氣,頓時噤若寒蟬,這特么的真的是大白天見鬼了啊。

鐵鼠的喉頭劇烈的聳動著,這特么的太嚇人了,仿佛那個女警身周就是禁區,他寧愿和警方火拼,也不想面對這樣看不見的詭異敵人。

腦筋迅速的轉動著,眼前的形勢讓他們必須挾持女警才有逃出生天的可能,可問題是他們現在別說挾持了,就連靠近也靠近不了。

這就形成了一個死結,不打開這個結,再拖延下去,等軍警雙方趕來把他們包圍,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拼了!不得不說,鐵鼠也是個腦子好用的人,他相信這世上不可能有鬼,隱藏在暗處阻止他們靠近女警的肯定是人。

他不敢露面,說明對自己等人的子彈還是很忌憚的,既然如此……

那就好辦了,躲在暗處的敵人肯定是在保護那個女警,那么只要他們對女警開槍,那個暗中的敵人就再也藏不住了。

鐵鼠臉上露出一抹陰狠,他要賭一把,賭贏了就能干掉敵人,還能抓住女警當人質。

賭輸了,也無非是死路一條,反正都這樣了也只能拼一把了。

槍口瞄準了蕭諾,厲聲大喝道:“我數一、二、三,立刻給我出來,否則,我們就殺了這個女警,看看是你的速度快,還是我們的子彈快!”

丁寧心里一沉,他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但現在,他已經沒有了選擇的余地,當即高喊一聲:“不要開槍,我出來!”

“不,不要……”

不知道何時恢復了一絲清明的蕭諾癡癡的看著高舉著雙手走出來的丁寧,瞬間淚流滿面,聲嘶力竭的大喊道,只是她虛弱的聲音迅速被淹沒在噠噠噠的槍聲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