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至尊  0182 釋然

類別: 都市娛樂 | 生活 | 爽文 | 醫品至尊 | 純黑色祭奠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書名:醫品至尊  更新時間:2018-04-23
 
“噠噠噠……”

蕭諾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義無反顧的撲到她身上,咸濕溫熱的血液濺在她的臉上。

心撕裂般的疼痛,一陣頭暈目眩,讓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當她再度醒來時,四周是雪白的墻壁,鼻端是濃厚的消毒水味,她茫然的睜開眼睛,這是在哪里?是天堂還是地獄?

“諾姐,你可醒了,嚇死我們了。”

小夭喜極而泣的聲音讓她的思維迅速回到了現實。

“呃!小夭,你怎么也死了?”

蕭諾一開口,聲音干澀的讓她自己都感覺陌生。

“諾姐,你胡說什么呢?這是醫院啊,你感覺怎么樣?好點沒有?”

蚊子關切的臉突然出現在蕭諾的視線里,讓她的思維有點飄散,自己不是死了嗎?蚊子和小夭怎么也在這里?

“你沒事就太好了,嚇死我們了,蕭諾,你都是刑警總隊長了,哪有總隊長去沖鋒陷陣的,下次可千萬別再做這樣的事情了,你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

“是啊,諾姐,你已經整整昏迷一天一夜了,你下次再這樣,我們都得被嚇出心臟病不可。”

戴哲峰和虎子鼻青臉腫的也湊了上來,關切的說道。

“瘋子?虎子?怎么你們也在?你們也死了嗎?”

蕭諾神智還不清楚,眨巴著迷茫的眼睛,恍惚的記憶里,她們這個小圈子似乎已經分崩離析了怎么又湊到了一起?

小夭擔憂的看了蕭諾一眼,低聲道:“還是喊醫生來看看吧,諾姐的精神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兒,不會……失憶了吧。”

“呃!我沒事,我好困,睡一覺就沒事了。”

蕭諾拼命的搖著腦袋,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東西被她忘記了似的,但卻怎么想也想不起來,一陣陣虛弱感傳來,讓她再次閉上了眼睛。

“我去外面抽根煙。”

蚊子狠狠的瞪了眼虎子,虎子撓了撓頭,表情要多尷尬有多尷尬,以抽煙為借口落荒而逃。

戴哲峰眼含深意瞥了眼蚊子,意味深長的說:“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蚊子,好好珍惜吧,虎子真的挺好的。”

蚊子俏臉一紅,用鼻腔擠出一個單音節:“嗯!”

小夭露出略帶促狹的笑容,拍了拍蚊子的肩膀輕笑道:“其實虎子真不錯,挺爺們的,也就是在你面前唯唯諾諾的,你可要不要輕易錯過。”

“是啊,我都沒想到這家伙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竟然能和我打個平手,我還真小看他了。”

戴哲峰似乎經過了某種蛻變,神情中帶著說不出的灑脫,笑著打趣道。

“瘋子,你真決定去部隊磨煉了?”小夭表情嚴肅的問道。

戴哲峰堅定的點了點頭,苦澀的一笑道:

“我一直以為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愛蕭諾的人,沒有人會比我更適合她,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自己的執念有多可笑,丁寧能為蕭諾擋子彈,我捫心自問了無數次我是否也能做到,答案是,我也不知道,所以,比起丁寧對蕭諾的感情我自愧不如,也是時候該放下了,以后我們還是最好的兄弟姐妹,當然,這是在你們愿意原諒我的前提下。”

說完,戴哲峰鄭重其事的深深彎下了腰:“我跟你們道歉,特別是蚊子,是我的執念讓我失去了理智而傷害你,也傷害了我們之間的朋友感情。”

“瘋子,你別這樣,我不怪你,蚊子也不會怪你的。”

小夭慌忙拉起他,真摯的說道:“我們永遠都是最好的朋友。”

蚊子眼神復雜的看了他一眼,暗戀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心卻始終不在她的身上。

一場酒醉清醒后,她卻和虎子一絲不掛的躺在酒店的大**,那一抹嫣紅的處子血,昭示著她從少女變成了**。

令她意外的是,她心里卻沒有多么生氣,但出于**的矜持和那一抹遺憾,她還是肆意的哭鬧打罵,怪他趁人之危,虎子卻一聲不吭任由她發泄著。

在她筋疲力盡哭的撕心裂肺之際,虎子才紅著眼甕聲甕氣的說了一句我會對你負責。

有人說過,征服一個**的心最近的通道就是陰/道,看著悶聲不吭埋頭抽煙的虎子,蚊子的心理也逐漸起了微妙的變化。

仔細想想,她還真笨,虎子這些年始終沒有找過女朋友,對她也是有求必應,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始終充當著她的垃圾桶,聽她傾訴,陪她喝酒。

每次她傷心難過的時候,都是他默默的陪著她;每次有人想要占她便宜,他都是第一個沖上去保護她;每次她開心的時候,虎子總會陪著她開心。

這些年,虎子默默的護著她、愛著她、寵著她、慣著她……已經讓她習慣了他的呵護,如果有一天虎子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她不知道自己會怎么樣。

雖然他從來沒有表白過,但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

不管她遇到了什么不開心的事,第一個想要傾訴的對象永遠是他;不管遇到什么讓她開心的事,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和他分享;不管她遇到什么危險,第一個求助的對象也永遠是他。

原來,真正最愛她的人始終在她身邊,原來,她對他,不知不覺也早已深愛,只是她的心被不可得的執念蒙蔽,一直沒有發現罷了。

直到此刻,戴哲峰宣布正式對蕭諾放手,看到她一直以為深愛的人的釋然,蚊子也突然釋然了,臉上露出了一抹真誠的微笑:

“瘋子,我不后悔愛過你,但那都是過去式了,我們以后還是最好的朋友。”

“謝謝你愛過我,蚊子,好好對虎子,他是個真爺們。”

戴哲峰想起虎子為了蚊子和自己打架時的**樣子,嘴角露出由衷的笑容。

門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蚊子看了戴哲峰一眼,深吸了一口氣,眼底閃過一抹狡黠之色:

“瘋子,不管怎么說,我也愛過你一場,在臨別之際,就當是告別過去,給我一個擁抱吧。”

“當然可以,就當是擁抱過去!”

戴哲峰露出會心的笑容,展開雙臂把蚊子擁入懷中。

“你……你們在干嗎?給我松開!”

病房門被推開,虎子膛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隨即眼中迸射出怒火,一個箭步躥了過來把蚊子拉在身后。

紅著眼勢如瘋虎般一拳向戴哲峰臉上打去:“你個混蛋,我忍你很久了,以前蚊子喜歡你,你不珍惜,現在她是我的**了,你竟然還敢占她便宜。”

“嘭”的一聲,戴哲峰結結實實的挨了這一拳,剛消腫的眼圈再次變成了熊貓眼,可他不怒反笑,面帶促狹的說道:“蚊子,我們現在兩清了啊。”

“嗯,我們兩清了。”

蚊子臉蛋羞紅,伸手擰住還要動手的虎子耳朵,掐著腰兇巴巴的道:“你剛才說什么?誰是你**。”

暴怒的虎子立馬慫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吭,只是劇烈起伏的胸膛昭示著他心里的不平靜。

“你個窩囊廢,敢說不敢認的慫貨,真是,氣死我了。”

蚊子恨鐵不成鋼的在他腿上踢了一腳,氣鼓鼓的轉身向病房外走去。

“笨蛋,還不去追,打我的時候那么**,現在咋慫了,虧我還夸你是真男人呢,蚊子剛才故意和我擁抱就是刺激你呢,你這蠢貨,人都被你睡了,還不趕緊去跟人家表白,光特么的說負責有屁用,得有實際行動啊。”

戴哲峰怒其不爭的在他**后面踹了一腳。

“啊!我……我現在就去,啥都別說了,瘋子,你夠兄弟!”

恍然大悟的虎子頓時陰轉多云,屁顛屁顛的就追了出去。

沒多大一會兒,病房外走廊上就傳來虎子驚天地泣鬼神的興奮吼聲:“嘿嘿,我有媳婦了,我終于有媳婦了……”

“死相,快放下我,這是醫院,你吼什么啊。”蚊子嬌嗔的聲音也隨之而來。

當然,更多的是被這貨的吼聲嚇一跳的醫生和病人家屬們的喝罵聲。

小夭掩嘴輕笑,看到戴哲峰能放下蕭諾,蚊子能和虎子在一起,曾經的朋友們并沒有分崩離析,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讓她很開心。

只是想到丁寧,小夭的心又沉了下去,擔憂的看著仍在沉睡的蕭諾。

“叮鈴!”

戴哲峰拿出手機看了看短信,拍了拍她的肩膀,鄭重其事的道:“小夭,來接我的人到了,我該走了。”

“啊,這么快,怎么現在就走?我還說等諾姐好起來一起給你送行呢。”

小夭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眼底閃過一抹不舍。

戴哲峰深深的看了蕭諾一眼,似乎要把她的樣子牢牢記住,微笑著搖了搖頭:“本來我想等她醒來后獲得她的原諒再走的,但現在想想,沒必要了,不管她能不能原諒我,在我心里,她都是曾經那個最美的魔女,我會為她祝福。”

“可是瘋子,丁寧……現在生死未卜,如果,我是說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你會后悔你的放手嗎?”

小夭臉上的神色很復雜,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堪稱跌宕起伏,讓她心緒難平。

本來的她對戴哲峰已經失望,心里的天平逐漸向丁寧傾斜,可凌云的意外出現,卻讓她對丁寧的印象一落千丈,認為他是個腳踏兩只船的人渣。

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渣男卻會舍身為蕭諾堵槍眼,這讓她對丁寧的印象充滿了矛盾的復雜,用生命來守護的男人,這妥妥的是蕭諾的真愛啊。

現在丁寧生死未知,她擔心蕭諾知道后會受不了,所以才希望戴哲峰留下,最少在噩耗傳來時,他也能夠安慰一下蕭諾。

“不用了,不管丁寧是死是活,我相信蕭諾這輩子心里都不會住進其他人了,我留在這里或許只能讓她的心情變的更差。”

戴哲峰自嘲的一笑,神色恢復了平靜:“我該走了!”

沒有再看蕭諾一眼就毅然的轉身離去,在心里默默的說了句:蕭諾,再見,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小夭看著他挺拔的背影,莫名的有些傷感,這一別,至少兩三年內無法再見了,嘴里低聲呢喃道:“瘋子,再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