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十八章:有錢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聽著客棧掌柜的話,那三個讀書人紅著臉,既是慚愧,又是茫然的模樣。

倒是一旁的許多看客似乎也知道這三個讀書人的底細,低聲議論著:“原本來的,并不是三個,而是四個,好似是大名府來參加鄉試的秀才,誰料其中一個,竟是得了大病,他們四個是同鄉,窮讀書人,學業又不精,八成也考不中,為了治病,到處尋醫問藥,怕是早將盤纏花費一空了,而今又欠下客棧里這么多銀子,這客棧里的東家也還算是好人,一直讓他們賒欠著銀子,可一個重病的人留店里,也不是一個事啊,其他的住客,豈不會覺得晦氣,這是不得已而為之,只是可憐這三個秀才,拖著一個重病的同窗,囊中空空,這鄉試,還有小半月才開始呢,卻不知往何處去。”

許多人不由唏噓起來。

方繼藩算是聽明白了,四個秀才是同鄉,一起來京師里趕考,誰曉得一個人得病了,其他三個讀書人為了給他治病,將所有的費用全部搭了進去,而今那得了病了的人又不見好,怕再沒有錢看病,而這時,客棧也吃不消了,只好趕人。

方繼藩心里一暖,這三個秀才,倒是很講義氣,若不是為了朋友,又怎么會困頓至此。

這樣的人,在自己的那個世界,可不多見了。

不是有句話嗎,叫老鄉見老鄉,騙得老子淚汪汪。

他下意識地拉拉自己的袖子,心里想,不過是些許銀子的事,幫他們一把,倒可以讓他們渡過難關。

可這一念頭剛從方繼藩的腦里冒起來,卻聽到一旁的鄧健噗嗤一笑。

方繼藩側目看去,正好見到鄧健討好似地看向自己,笑嘻嘻的道:“少爺,笑死小人了。”

方繼藩心里真真想罵鄧健祖宗十八代,這孫子還有沒有公德心?良心被狗吃了?

可轉眼明白過來了,自己是方繼藩,是敗家子啊。

此時流露出同情心,豈不是‘腦疾’又犯了?

于是方繼藩有忙將想要抽出的銀子收了回去,旋即嘻嘻笑起來道:“三個傻秀才。”

接著,湘妃扇扇著風,好整以暇的樣子,面上全無同情。

這一對一答,倒是惹來不少看客的怒視。

另一邊,似乎也有一個秀才在看熱鬧,這秀才也是儒衫綸巾,不過顯然,身上的衣衫名貴了許多。

他眼睛瞇成一條縫,和方繼藩頗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竟也跟著道:“是啊,這位少爺說的對,伯仁兄、子川兄、還有元祐賢弟,你們傻不傻啊,王政眼看是活不成了,你們偏要給他治病,還說什么四人一起來的京師,就要四人一道回去,現在鄉試在即,你們平時讀書本就是半吊子,僥幸才中的秀才,還不趁此機會,趕緊讀書,管這王政做什么,我等讀書人,求取功名才是第一要務,其他的,不算什么。”

三個讀書人,只低著頭,默不作聲。

那衣飾華麗的讀書人,接著又冷冷道:“笨鳥先飛,這個道理,你們會不懂嗎?且不說你們本就讀書不成,還不趕緊的將心思撲在讀書上,便是區區在下,在大名府,院試案首,此番鄉試是必中的,不還每日懸梁刺股,別管王政了,不妨學我,收收心,考一個功名吧。”

其中一個讀書人頓時面帶慍怒之色,道:“薦仁兄怎么可以說這樣的話,王政是我等同鄉,又有同窗之誼,而今他大病,哪里有不管不顧的道理,讀書明理,且不談圣人所言的成仁取義,卻怎么可以見死不救?”

那衣飾華貴的讀書人似乎是被這讀書人惹怒了,立即板起臉來,露出冷笑,冷然道:“好好好,你們是圣人,權當我是小人,到時,我自做我的舉人老爺,你們依舊抱著王政這癆病鬼做一輩子秀才吧。告辭。”

他瞪了三個讀書人一眼,便拂袖而去。

方繼藩對那字號叫‘薦仁’的心里鄙視,又聽這三個秀才依舊還不肯放棄自己的朋友,心里倒是覺得敬佩得很,他面無表情,隨即卻開口大笑起來,拍著手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這一句話,更是犯了眾怒。

仿佛有無數殺人的眼睛朝方繼藩射來。

鄧健站在一旁,卻是捂嘴偷笑,他自知道,依著少爺的性子,今日肯定又要鬧出點事兒出來的。

少爺就是少爺啊,自從病好之后,整個人都很自然了,怎么看,怎么順眼,還是沒有犯病的少爺好。

方繼藩將扇子一收,露出鄙視的樣子看著三個秀才,用扇骨朝他們三人一點:“三個窮鬼,沒錢也來假裝義氣,本少爺最看不慣的,就是你們這些窮酸秀才,趕了出去好,大快人心。”

三個讀書人本是遭了一個同窗的奚落,而今又被趕了出來,心里焦灼萬分,想到王政的病更加重了,再不請個好大夫,多半兇多吉少;此外又憂心著鄉試的事,現在被方繼藩落井下石,不禁怒容滿面。

其中一個讀書人站了出來,朝方繼藩不徐不漫的作揖:“學生并沒有得罪過公子,還請公子嘴下留情。”

看客們紛紛朝方繼藩指指點點,似乎鄙夷方繼藩的為人。

方繼藩卻是昂首挺胸,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模樣,尤其是他身后跟著的一個狗腿子鄧健,那賊賊笑著的樣子,更是令人惱火。

方繼藩將湘妃扇放置在手心打著轉,瞇著眼道:“本少爺歷來不曉得什么叫嘴下留情,就是要侮辱你,你能將本少爺如何?”

鄧健一聽,忍不住想要雀躍叫好,心里為方繼藩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三個讀書人面面相覷,怒不可遏,先前的那秀才道:“口出惡言,有辱斯文,公子……你……你這是有辱斯文。”

方繼藩哈哈大笑,抱著手,一副有種你來打我的樣子,肆意地笑道:“有辱斯文又如何,本少爺不但要用言語來侮辱你們,還要教你們跪在本少爺的腳下,叫一聲師父。”

師父……

三個讀書人覺得可笑。

誰曉得下一刻,方繼藩自袖里取出了兩錠銀子來,在他們的面前晃了晃,才道:“怎么樣,接受不接受侮辱,若是接受,這銀子就給你們。”

“你……”秀才漲紅了臉,怒氣沖沖道:“我等是清白的讀書人,不吃嗟來之食。”

方繼藩表面上是笑哈哈的樣子,心里卻一聲嘆息,果然是三個傻秀才啊,我這是在幫你們呢,這時候還玩什么不吃嗟來之食。

酸秀才的自尊心,還真是強大啊。

鄧健在一旁,喜笑顏開,他忍不住佩服少爺了,少爺就是有辦法,居然想到了用銀子來侮辱這些窮秀才,哈哈……他心里竊喜,卻看著方繼藩手里的兩錠銀子,又忍不住心疼起來。少爺這才剛賣了一些烏木,轉眼……便隨手要丟出兩錠銀子,兩錠銀子啊,買兩個嬌滴滴的小娘子做丫頭都夠了。

鄧健痛心疾首,少爺這是敗家子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