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十九章:我有殺手锏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方繼藩依舊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微微一笑道:“是嗎,這銀子你們當真不要?不要,本少爺便將這銀子丟給街邊的乞丐了,看來你們是不想治那癆病鬼了。”

這癆病鬼三字說出口的時候,其實他自己都覺得惡毒呀。

可三個讀書人此時卻又面面相覷。

顯然,那位叫王政的同窗,若是再不醫治,病情耽誤下去,怕是活不成了。

三人很有默契地交換了眼色,雖然臉上帶著慍怒,不堪受辱,可最終,為首的一個秀才終于軟化了下來,他面如死灰,目光閃過一絲苦楚,沉重的雙腿終是極不情愿地跪下,朝方繼藩狠狠地行了個禮:“學生歐陽志,字伯仁,拜見……拜見……拜見恩師。”

等他仰臉的時候,眼眶已是通紅,像是淚水將要奪眶而出。

為了救同窗,只能出此下策,這不但是侮辱,最重要的是,讀書人講究的是天地君親師,他們將君臣、父子、師生這等名分看的極重,現在為了救人,竟拜方繼藩這等惡毒的人為師,將來天知道會惹來多少麻煩。

歐陽志拜下之后,其余兩個讀書人也都含淚拜倒,一個道:“學生江臣,字子川,拜…拜見恩師,還請恩師賜些銀子,給……給王政兄治病吧,他……再遲……”說著,喉頭似堵了似得,只剩下低泣。

“學生劉文善,字元祐,拜見恩師。”

看客們見方繼藩如此落井下石,更是對這三個秀才同情不已。

只是方繼藩早被人誤會得習慣了,卻只是冷冷一笑,隨手將兩錠銀子丟在歐陽志的面前,隨意的道:“這銀子便賜你們了,真沒意思,說跪就跪了。”說著打了個哈哈,心里倒是松了口氣。

敗家子要做好人好事,實是不容易啊。

那歐陽志屈辱地收了銀子,站起來,又朝方繼藩作揖行了個禮,顯得很鄭重,似乎在他們心里,師生的關系,絕不只是拜一拜這么簡單,他道:“卻不知恩府高姓大名,也好讓學生知曉,將來……若是學生有幸能高中,將來必定好生侍奉恩府。”

方繼藩背著手,對他的話倒是覺得意外,隨即,方繼藩恍然大悟,這個時代,做臣子的,最大的不道德便是對君王不忠;做兒子的,最可恥的是不孝;而做門生的,最怕的便是被人指責對恩師不敬。

師生的關系,有若君臣、父子。

方繼藩笑了笑,自牙縫里擠出了幾個字:“我叫方繼藩……”

場面一度尷尬,方才還怒容滿面的看客,臉色明顯的頓了一下,然后……然后……

像是一陣風猛地刮過,竟是嗖的一下,轉眼之間,方才還里三層外三層的看客,個個仿佛劉翔附體一般,竟跑了個一干二凈。

要不要這么夸張,難道這是奧運會百米跨欄?

方繼藩的臉色很不好看了,不至于吧,名聲真有這么臭?

而歐陽志三人,竟也是一副如遭雷擊的樣子,三人突又覺得腿軟起來,大抵是恨不得想要錘自己的心口,腦子里嗡嗡作響,立即想到了一句話——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啪的一聲。

卻是那客棧的掌柜已眼疾手快,有如神速一般,快如閃電的鉆進了店里,然后將門啪的一聲關得死死的。

街面上,只剩下了風,風掃著落葉,沙沙作響。

倒是……這清冷的街道上,還是有人給了方繼藩一點點面子,一個扎著通天辮的女孩兒留了下來,脆生生的樣子,睜著大眼睛打量著方繼藩。

方繼藩總算心里有了一些安慰,大人們都不懂事啊,還是孩子知道好歹,曉得我方繼藩并非是一味作惡。

他蹲下,心里充斥著溫馨,打量著小女孩兒,即便是她面上風干的鼻涕,竟也覺得可愛,方繼藩輕輕地捏了捏了她的臉,溫柔地道:“小姑娘,你好。”

冷不防這小女孩兒在瑟瑟發抖的同時,突的啐了方繼藩一口,吐沫星子便灑在方繼藩這俊秀的臉上,小女孩兒在完成這個壯舉之后,雖是嚇得瑟瑟發抖,卻還是表現的神氣十足,脆生生的道:“我……我可不怕你!”

“滾!”鄧健護主心切,朝小女孩兒一吼。

小女孩兒頓時滔滔大哭,捂著臉飛也似的逃了。

歐陽志三人目若呆雞一般站著,他們在拜師的前一刻,原本是有心理準備的,可萬萬想不到這個人竟是——方繼藩……

方繼藩啊……那個在京里只呆了半個月,便聽說他偷看婦人洗,特意用熟肉吸引狗至茅廁旁,再一腳將其踹下去引以為樂,崽賣爺田就不說了,其他各種傳聞,更是數不勝數。

方繼藩卻朝他們微笑,只是再如沐春風的微笑,在他們眼里,簡直比怒目金剛還令人可怕。

方繼藩道:“好了,拿著銀子,去救你們的同窗去,還有……三日之后,來為師府上,鄉試就要到了,為師要好好給你們補補課……”

此言一出,歐陽志幾乎要吐血,臉色一下子的更顯蒼白。

補課……

方家的敗家子……啊,不,恩師居然還要給我們補課!

這一次,他們本就耽誤了學業,鄉試無望,若再讓這‘恩師’給補補課,說不定這輩子都考不中了。

三人心里悲戚至極,卻是欲哭無淚。

而方繼藩則再沒說任何話,極瀟灑地帶著鄧健轉身,飄然而去。

行善積德的感覺,真好啊。

方繼藩感覺自己現在渾身都充滿了力量,這三個徒弟品行不壞,不過,三日之后,他們會不會登門呢?或許他們得了錢,收拾了包袱,會跑路吧。

試一試吧。

若是當真登門,說明這三人對師生的關系看得比天還高,自己對他們的幫助,都是值得的。

北直隸的鄉試……現在是弘治十一年,那試題,倒是在北京的府志里有記載……若是對癥下藥,憑著他們秀才的底子,應該很有希望。

方繼藩最遺憾的事,便是自己明明知道弘治年間的所有考題,偏偏作為貴族后裔,卻無法參加科舉,既然如此,我方繼藩不去考,就收幾個門生去考好了。

本少爺,可是有無數殺手锏的人!

迎著夕陽,夕陽的余暉灑在方繼藩的眼里,這面帶著邪笑的少年郎,那眼底深處,卻是說不出的清澈。

一路輕快地回到了方家。

剛進家門,門子一見方繼藩回來,卻是一臉慘白的看著方繼藩道:“少爺,你可回來了,家里……家里來了客,伯爺請少爺去。”

方繼藩便背著手,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什么客?不去。”

門子帶著哭腔道:“是英國公。”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