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張懋雖是武夫,但是腦子也是很好使的,他說到的這斷子絕孫四字,一下子勾起了方景隆心底最深處的恐懼。

打鐵當然是趁熱,張懋眼睛猛地一張,環眼凌厲的怒視著方景隆繼續道:“而且說實話,據聞宮中那兒,已經得知了繼藩平時的劣跡,將來怕是繼藩想要襲爵,都成問題。”

“不至如此吧。”方景隆倒吸一口涼氣:“陛下理當不是如此涼薄之人。”

張懋似乎也覺得這話說得有些嚴重了,不過見方景隆后怕的樣子,決心采取迂回政策,他瞇著眼,淡淡道:“我那幼子張信,你是見過的吧。去年的時候,他在校閱中了第二名,得了銀腰帶,多風光,后來的事你也知道,陛下親自下旨賜婚,將周王之女,龍亭郡主下嫁給了他,去年的時候,不還請你喝了喜酒?你瞧瞧,多氣派,實不相瞞,龍亭郡主現在已有身孕了。”

銀腰帶,郡主下嫁,孩子……

方景隆努力的深呼吸,一雙眼眸像是閃著光芒,羨慕地看著張懋。

方繼藩已經嗅到了一種感覺要完的氣息。

只見張懋突然猛拍案牘,大喝道:“你可知,為何我那不肖子張信能在校閱中得第二,獲賜銀腰帶,娶來龍亭郡主?”

方景隆呆了老半天:“不,不知道。”

“揍!”張懋揮舞著老拳,惡狠狠地道:“不揍不成器,不揍不成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讀書要揍,不習弓馬也要揍,看不順眼時往死里揍,即便看得順眼時,也要揍一揍,這叫防微杜漸!他老老實實的,你都去揍他一頓,他便老實了,再沒壞心思了,揍得他娘的屁滾尿流,從此便曉得上進,曉得努力刻苦,一年揍個幾十次,就成了良家子弟;倘使一年揍個幾百次,得個銀腰帶便不在話下,什么郡主、公主,還不是手到擒來,老方啊,要揍啊,不揍,且不說混賬小子們不曉得規矩,就說得不到差遣,得不到差遣,人家就瞧不上你,瞧不上你,便娶不得妻,娶不得妻,便抱不到孫子,抱不到孫子,祖宗們有靈,泉下有知,能合得上眼嗎?”

方景隆駭得臉色蒼白,可張懋給他描繪的美好前景,對他實在有致命的吸引力,抱孫子……得銀腰帶……光耀門楣……

可最終,他又泄氣了,慈愛的看了一臉可憐巴巴的方繼藩,心又軟了下來:“哎,實不相瞞,我下不得手。”

方景隆只是唏噓,其實他何嘗不知道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道理呢,只是……他方景隆在戰場上的時候,不知砍翻過多少人,偏偏對這個兒子,一丁點辦法都沒有。

張懋就等他這句話了,趕緊道:“老夫可以代勞啊!跟你說句交心的話,自聽了這家伙的惡行惡跡,老夫手癢的幾宿都睡不著,輾轉難眠。今日不代你教訓教訓他,渾身就癢癢,做啥事都提不起精神!”

張懋是武將,當年騎射功夫了得,此時捧出手,朝手心吐了口吐沫,搓了搓,化掌為拳,這砂鍋大的拳頭,看得方繼藩眼睛都直了。

“世伯,我們這是什么怨,什么仇?”方繼藩悲從心來。

張懋大喝一聲,長身而起,壯碩的胸膛上如山巒一般起伏,瞪大眼睛道:“無仇無怨,就是看不慣你這等不求上進、吊兒郎當,文不成、武不就的敗家小子。你跑,你跑老夫看看,乖乖在這挨拳頭也就罷了,若敢跑,抓回來吊起來打你三天三夜。”

方繼藩凝噎無言,幽怨地看著張懋。

張懋已是龍行虎步而來,拳頭擰著,滿是青筋,指節被他擰的咯咯發出脆響。

天亡我也,他妹的,不做敗家子要被抓去扎針,安安心心做了敗家子,你們特么的還揍我!

方繼藩忙朝方景隆看去。

方景隆于心不忍,忍不住道:“張兄,輕一些,別打壞了骨頭,意思意思就夠了!”

“且慢!”方繼藩不得不深吸一口氣,做著最后的掙扎:“世伯,便是行軍打仗,也講究一個師出有名是不是,小侄犯了什么錯?”

張懋呆了一下,隨即冷笑:“沒出息讓你爹操心,就是天大的錯!”

說著,不再給方繼藩狡辯的機會,已揮舞起了拳頭。

方繼藩看著那大拳頭快要落到自己的身上,只聽到自己的心臟猛地跳動的聲音,甚至一時間忘了閃躲。

“伯爺,伯爺……”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外頭突的傳來了門子焦急的聲音。

卻見那門子屁滾尿流的進來,方繼藩已是給嚇得臉都煞白了。

張懋下意識的被氣喘吁吁的門子所吸引,拳頭還高高的舉著。

方景隆本是端坐著,想要勸阻,卻又噙著老淚一聲不吭,看著張懋的拳頭突然停住了,倒是松了口氣。

“伯爺,宮中來了欽使,宮里來了欽使,陛下有旨意!”

陛下……

方景隆打了個寒顫,剛放松下來的身軀,一口氣有提了上來。

此時,他只覺得天旋地轉了,忙撫著額,臉色灰白,完了!

方才英國公還說宮里頭對兒子已有看法,后腳圣旨就來了,這……不是完了嗎?

陛下雖然寬厚,卻是正人君子,想來得知了繼藩的事,一定龍顏震怒了吧。

張懋也反應了過來,他臉色卻有些變了,竟也擔心起來,看了方景隆一眼,道:“聽說宮里……哎,你看,我早和你說來著,棍棒之下出孝子,老方……這一次怕是大難臨頭了。”

方景隆面上帶著苦澀,只一味搖頭:“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悔不聽府張兄之言,才釀成如此大禍,接旨吧,子不教、父之過,若是陛下遷怒繼藩,我這做父親的,只能為這兒子受罪了,大不了去午門外,代子請罪。”

張懋橫瞪了方繼藩一眼:“沒出息的東西,你父親被你害死了。”

說罷,二人匆匆前去中門。

方繼藩也給這突然的狀況嚇了一跳,覺得后襟發涼起來,今日確實見了皇帝,皇帝老子不會是因為他出言無狀,要收拾他吧?

倘若如此,就真的是坑爹了。

他忙不迭的追了出去,到了中門,果然看到早有宦官在此,方家已開了中門,府里上下的人抬了香案來,焚了香,便俱都回避。

那宦官抬眼竟看到了英國公張懋,忙是討好地朝張懋一笑。

張懋卻鐵青著臉,只是低哼一聲。

而方景隆臉色蒼白,宦官則將手上的圣旨打開,扯著嗓子道:“南和伯子方繼藩接旨意。”

宛如晴天霹靂,方景隆一下子攤在地上,他眼睛通紅,再難遏制住淚水,拜下,泣不成聲。

果然是方繼藩的旨意,陛下怎么會曉得繼藩呢?還不是因為繼藩平時作惡多端,這下真正糟了。

張懋不禁唏噓,倒是更加同情起老方了,自己的幾個兒子,是一個比一個有出息,可看看老方家的,只這么一個獨苗苗,現在……

他搖搖頭,養出這么一個兒子,家門不幸啊。

方繼藩亦是忐忑不安地拜下。

只聽宦官扯著嗓子道:“奉天承運皇帝,敕曰……”

新書期,請大家忍耐一下,因為新書前期的布局非常重要,關系到了每一個人物的性格刻畫,還有未來的方向,所以老虎需要仔細的推敲,等過了新書期,就可以爆更了,因為前面的鋪墊和故事大致都已鋪排出來,就好像修鐵路一樣,前期需要對鐵路線進行規劃,等規劃好了,鋪起來就快了。

還有……看到很多老讀者在書評區的留言,以及打賞,很開心,很多都是老面孔,哈哈……也歡迎新讀者,咱們別急,看老司機開車,這是一篇花費了老虎無數心思的文,嗯……不會讓大家失望。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