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二十二章:校閱第一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這個時候,誰也沒有發現,方繼藩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驚異之色。

或許是張懋和方景隆還沒有反應過來,可方繼藩卻很快便聽出了弦外之音。

大明的圣旨,有幾種格式,若是昭告天下,則稱‘詔’;若是封賞高等的官員,則稱為‘誥’;倘若是封賞低級的人員,則名為‘敕’;除此之外,若只是宣布某某事,則稱為‘制’。除此之外,還有‘冊’、‘書’、‘符’、‘檄’等格式,對應不同的情況。

里頭規矩森嚴,是絕不可能混淆的。

這不是龍顏震怒,要降下天罰嗎?怎么‘敕’起來了?

只聽宦官口里繼續念著:“朕欲大治天下,因此獎掖文武賢才,方能定國安邦,使民無憂;南和伯子方繼藩,校閱奏對,作‘改土歸流’策,深得朕心,此謀國善言也;朕是非分明,豈有不賜之理?即令方繼藩為校閱頭名,賜金腰帶,欽此。”

宦官念完,便看著這地上的三人。

張懋是一臉震驚的模樣,仿佛自己要窒息了。

方景隆呢?臉上的眼淚還沒揩干凈,他瞪大了眼睛,只直勾勾地看著那宦官。

校閱第一名,還賜了金腰帶?

方景隆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絕不可能啊,自己的兒子是什么貨色,他會不知道?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宦官卻是笑吟吟地看著方繼藩道:“方公子,還不快謝恩?”

方繼藩這才回過了神來,心里不禁百感交集,‘改土歸流’立功了。金腰帶啊,這是何等殊榮的,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細胞,俱都雀躍起來,不容易,太不容易了,挨了這么多的罵名,是人都想揍自己,現在……終于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

他忙道:“臣……謝恩。”

宦官的臉上堆著笑意,已將旨意交付給了方繼藩,又命人取了匣子,里頭盛著金腰帶,一并交給方繼藩。

方繼藩連忙揭開了盒子,想看看這金腰帶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倒是那宦官忙制止道:“不要揭,回家躲著慢慢……”

可他這話顯然遲了,盒子已被方繼藩揭開,只見金光閃閃的腰帶綻放在大家的眼前。

方繼藩樂了,輕輕取了腰帶,可隨即,他目中浮出了疑惑之色。

不對啊!雖然這腰帶是金燦燦的,可拿在手里,方繼藩覺得重量有些不太對,這是金的?

方繼藩下意識地將那金燦燦的腰帶頭放到口里。

那宦官臉都變了:“別……別咬……”

可方繼藩卻已咬了下去,若是純金,金子較軟,肯定要留下一顆牙印,可方繼藩只覺得自己的牙齒咯了一下,疼得他齜牙,于是忍不住道:“金腰帶原來是銅的啊?”

于是,眾人一個個像看神經病一樣看向方繼藩。

金……不就是銅嗎?

皇帝下旨,賜某某金三百斤,你還真以為皇帝老子賜下的是三千兩黃金?那就是銅啊。

宦官頓時尷尬起來。

“我看看,我看看。”嗖的一下,方景隆已是一躍而起。

事實就在眼前,他覺得自己做夢一般,一把沖上來,和方繼藩一起瞪著匣子里的腰帶,這腰帶是由金……啊不,是由和金子一般亮瞎眼睛的黃銅包裹著皮革,總而言之,很亮眼!

方景隆伸長了脖子,貪婪著看著這腰帶,手輕輕地在腰帶上摩挲,這時,淚水又奪眶而出:“陛下是不是……有些糊涂了?”

方繼藩聽了他的話,突然開始懷疑,這是不是親爹?

莫非是在十幾年前,一個風雨交加的晚上,方景隆在某個破落城隍廟里撿來的孩子?

那宦官先聽方繼藩質疑金腰帶的成色,又聽方景隆在研究皇帝老子是不是腦子有恙的問題,嚇得臉都綠了,起身就走,仿佛這方家有瘟疫一般。

“老夫來看看,老夫來看看。”張懋也接受了眼前的現實。

他心里震撼,這……怎么可能?

這臭小子都能校閱第一,老方莫不是和陛下有什么見不得人的PY交易?

他湊過來,三人六只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匣子里的腰帶,渾然忘我。

“哈哈……”突然聲震瓦礫的大笑聲傳了來,淚流滿面的方景隆仰天大笑:“校閱第一,我兒子有出息了啊!”

張懋復雜地看著方景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樣的狗屎運也有?

他甚至開始懷疑人生了。

下一刻,卻見方景隆猛地一把抓住了張懋的手。

老方顯得很熱情,熾熱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張懋,令張懋很不自在。

“老張啊……”方景隆連稱呼都變得更親昵了。

“啊……恭喜,恭喜啊……”張懋還是下意識的瞪了方繼藩一眼,這樣欠揍的臭小子……也能第一?

“那個,那個……老張……”方景隆居然老臉通紅,顯得不太好意思起來,踟躕道:“方才聽你說,你家兒子得了銀腰帶,就娶了龍亭郡主?”

“呃……”張懋突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要不,老張,你給我家兒子保個媒唄,我家兒子是校閱第一,得的是金腰帶,公主就罷了,不指望,我聽說徽王膝下有一女,年方十三,還未出閣,落落大方,是個才女,我不好意思去說,老張面子大,要不,你去說說?”

“啊……”張懋打了個寒顫,忙道:“這個不急,不急……”

“老張……來來來……”方景隆拽著張懋,老張不急,他急啊,兒子出息啊,出息大發了,滿京師這么多勛貴子弟,我兒子可是得了第一。現在飽暖思YIN欲,這不,正好,順道把婚事解決了。

這叫趁熱打鐵!

“來嘛,我們細細談。”

張懋被方景隆拽著,好不容易掙脫開,臉上帶著絲絲的驚慌,忙道:“老方,這種事要從長計議,從長計議才好。啊,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事,今日還未去五軍都督府巡閱呢,回聊,回聊啊……”

招招手,飛也似的逃了,堂堂英國公,竟說不出的狼狽。

方景隆則是美滋滋地看著張懋的背影,回頭看著方繼藩竟已取了金腰帶,系在了自己腰上,這金腰帶上身,刺得方景隆的眼睛都有點睜不開了。

方景隆疑如自己在夢里,腳下踩著的都不是土地,而是在云端。

他喃喃念著:“第一,校閱第一,兒子,好兒子……”一拍方繼藩的肩,方繼藩感覺自己的肩骨都要裂了。

豪氣萬千的方景隆又是哈哈大笑:“校閱第一,就有好的差遣了,至少是進親軍衛,少不得要入宮當值,將來有出息了。誰敢再說我兒子沒出息……”他卷起袖子:“我揍死他。”

方繼藩亦不禁欣喜若狂,忙點頭道:“是,說的是,我也揍他!”

方景隆突又想起什么:“現在細細想來,我兒子這般有出息,可不能這樣草草率率的娶個媳婦進來,老張說的對,要從長計議,咱兒子也不能只盯著徽王的那個小丫頭,我倒想起來了,陛下還有一女,似乎年紀也不小了……為父有個很大膽的想法……”他瞇著眼,不知腦子里在尋思著什么。

“……”方繼藩的臉抽了抽,他和方景隆不一樣,卻只有一種不太妙的感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