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天色已是黯淡,夕陽照在宮中屋脊上的琉璃瓦上,渲出光怪陸離的光暈。

此時,在暖閣里,弘治皇帝正靠在一個墊上,捧著書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

御案上的茶已是涼了,不過今日無事,所以弘治皇帝決定親自督促太子的功課。

故而現在太子正乖乖的坐在下首,抄著‘改土歸流’策。

朱厚照聳拉著腦袋,時不時的偷偷瞄了父皇一眼,然后發出類似于唧唧哼哼的聲音,這聲音既帶著幽怨,又帶著可憐。

沒錯,朱厚照方才挨揍了。

父皇親自敦促他抄書,結果檢查時,竟發現字跡潦草,以往的時候,父皇最多只是罵他一頓,可誰知,今日直接揍了他一頓。

雖然下手并不重,可朱厚照委屈啊,他一下子老實了,眼看天色漸漸黑了,父皇依舊如老僧坐定一般的在那看書,完全沒有讓他休息的意思,自己唧唧哼哼著,父皇也全無同情心,充耳不聞。

朱厚照感覺自己的人生軌跡改變了,以往的時候,父皇哪里有這般的嚴厲。

日子沒法過了啊。

他突然走了神,腦子里又開始浮想聯翩的想到自己的蟈蟈,以及在詹事府里偷偷養著的幾條犬,便聽父皇傳出咳嗽的聲音,朱厚照嚇得臉色緊繃,忙是下筆如飛,繼續抄書。

這時,外頭有宦官道:“陛下,奴婢繳旨來了。”

弘治皇帝終于將視線從書上抬了起來,抖擻了一些精神,眼角的余光不忘掃了朱厚照一眼,朱厚照則連忙條件反射地坐直身體,乖巧得不能再乖巧了。

弘治皇帝這才淡淡道:“進來吧。”

傳旨的宦官躡手躡腳的進來,而后行云流水般拜倒。

弘治皇帝抬了抬眼皮,懶洋洋的道:“如何,那方繼藩怎么說?”

宦官倒是猶豫了,踟躕了老半天,才道:“他……他說……”

“但言無妨。”弘治皇帝看出了端倪。

宦官只得戰戰兢兢地道:“他說……金腰帶怎么是銅的啊……”

“……”弘治皇帝先是一愣,而后抑郁了,突然開始懷疑人生,甚至開始后悔自己怎么就吃了豬油蒙了心,就因為那方繼藩的‘改土歸流’策作得好,就點了這么一個東西成了第一,早知道,就該壓一壓的。

朱厚照已將頭埋得更低,十之是躲在竊笑。

弘治皇帝陰沉著臉:“小子不懂事,他父親一定教訓了他吧。”

宦官卻是依舊匍匐在地,身如篩糠。

弘治皇帝大抵明白了什么,便嘆了口氣:“朕忘了,南和伯將他兒子是寵到了天上的人,想來是不舍得呵斥他的兒子,肯定是默不作聲。”

宦官期期艾艾的想要說什么,卻是顯得欲言又止。

“有什么話,你說便是。”弘治皇帝面上,掠過了一絲嚴厲。

宦官膽戰心驚地連忙道:“南和伯……南和伯掐著自己臉說,陛下是不是老糊涂了。”

“噗嗤……”朱厚照這一次是真的沒有憋住,一口吐沫噴出來,接著捂著肚子,案牘上未干的墨水頓時被他袖子揩的糊了一片,接著,朱厚照覺得自己肚子抽搐得厲害,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弘治皇帝竟是無言,沉默了很久,似乎又不好發作。

金腰帶已賜了下去,方繼藩也褒獎了,金口玉言,總不能收回成命吧,那南和伯方景隆,平時看他挺本份的,征戰在外的時候,也算得力,怎么……

哎……弘治皇帝終究是個寬厚的人,也只是一聲嘆息。

可轉過頭再看朱厚照,見他案牘上已是一片狼藉,墨水也潑出來,方才抄寫的文章俱都烏七八黑,弘治皇帝的眉頭不知覺的就皺起來,一股殺氣自他體內彌漫開。

朱厚照頓時覺得不妙,他是真沒忍住,只恨不得捧腹大笑,可見父皇這凌厲的眼眸如箭一般射來,便曉得要完了,忙忍住笑,可憐巴巴的道:“兒臣……萬死!”

弘治皇帝瞪他一眼,冷聲道:“重新抄過,不抄完,不必用膳了!”

“……”這一下,朱厚照再也笑不出來了。

大清早的,方繼藩舒舒服服的起來,小香香便來伺候穿衣了。

方繼藩起身,見小香香的臉色總算有了些血色,想來是病好了,便笑了笑,下意識地抓住她的手:“嗯……很滑……”

“少爺,你……你真壞。”小香香俏紅著臉,眼眸看著自己的鞋尖,幾乎不敢揚起臉來。不知怎的,她越來越覺得,少爺并沒有惡意,何況,楊管事早暗中囑咐過,少爺若是不毛手毛腳,那才見鬼了,說不準,就是犯病了,小香香深以為然,竟也認得這個道理,是以,每一次少爺美滋滋的揩了油,她卻有如釋重負的輕松。她自幼就伺候著少爺的,將這當做了神圣的使命,雖有些羞怯,可不知怎的,有時回想這些,竟有幾分……說不清的滋味。

方繼藩便夸張地哈哈大笑起來:“少爺不壞,那還叫少爺嗎?怎么,今日這么早叫少爺起來做什么?”

方繼藩抬眼的功夫,便看到鄧健在外頭探頭探腦的,更是抓緊了小香香,使她身體湊自己更近一些,完全一副登徒子的模樣。

少女身上散發著一股別樣的氣息,與那平時里洗漱的皂角香味混雜一起,倒是教方繼藩有些許心猿意馬。

“鄧健,死進來。”

“來了,來了,小的恭喜少爺,賀喜少爺,少爺了不得啊,少爺不考則以,這一考,就將所有人比下去了。”鄧健諂媚地對著方繼藩笑。

方繼藩嗯了一聲:“有事嗎?”

“有,有,老爺請少爺去廳里吃早點,老爺交代了,他有大膽的想法,所以請少爺去商量、商量……”

方繼藩心里頓時冒出寒意,老爹這是太膨脹了啊,原以為他昨日只是隨口一提,原來竟還當真了。

“走。”方繼藩也爽脆的動身,直接到了廳里。

只見在這家徒四壁的廳中,方景隆正坐在那長條凳上,手搭著殘破的柳木桌,一見到方繼藩來,方景隆頓時紅光滿面:“好兒子,好兒子,來,來,坐下,吃蒸餅,還有白粥。”

方繼藩便上前坐下:“父……”叫這父親,竟有些不太習慣,怪怪的,見方景隆面上重新帶著詫異,方繼藩便笑了笑:“老頭子,有話直說,還有,別提你那大膽的想法。”

“不提,不提。”方景隆哄著方繼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嘛,這是爹操辦的事,怎么能讓你操心,為父……為父自去請你張世伯想辦法。”

頓了頓,方景隆嘆了口氣:“你現在出息了啊,校閱第一,震動了京師,爹吃了早點,便要去當值,現在真恨不得插翅飛過去,也讓那些老兄弟和同僚們看看。兒子,你說你是如何考中的,平日里,也沒見你……咳咳……”

這意思很明顯了,你平日不學無術呀!

方繼藩卻是理直氣壯地道:“我猜的。”

方景隆長舒了一口氣,其實昨天晚上,他一宿沒睡,先是很激動,可而后細細一想,居然恐懼起來,這兒子……莫不是作弊了吧。

這么一想,便覺得方家要涼涼了,細思恐極啊。

校閱雖然不比科舉那么嚴厲,可作弊這等事,無論是什么考試,這都是欺君殺頭的大罪。

兒子說是猜的,方景隆像是一下子松了口氣,這下子好了,總算放心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