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二十六章:誤交匪類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今兒,方繼藩洗漱了一番,便直接趕到了書房,見歐陽志三人已早早在此等著了。

接著這位恩師一坐下,腿翹高,先看歐陽志一眼:“手里拿著的是什么書?”

歐陽志道:“是禮記。”

方繼藩就不高興了:“拿來。”

歐陽志不敢怠慢,將禮記交給方繼藩。

方繼藩當著他們的面,撕拉一聲,直接將《禮記》撕了。

歐陽志三人生氣了,沒天理啊,就算你是恩府,可也不能這樣缺德,考試就要近了,要溫習功課,這四書五經,乃是考試必備之物,恩府……你竟撕……撕了啊,這可是圣人經典,是……

方繼藩卻是眉頭都不帶皺,輕描淡寫地道:“以后,不可再看這些閑書了。”

閑……閑書……

歐陽志頓然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這《禮記》之于科舉,就形同于是后世的教科書之于高考。

歐陽志怒目而視地看著方繼藩。

方繼藩撇嘴道:“竟敢不服,伸出手來,打手心。”

“恩師……”江臣欲言又止。

陳凱之便又看向江臣:“看來你也不服,你的手心也舉起來。算了……”方繼藩嘆了口氣:“三個門生,手心手背都是肉,只打兩個,這叫厚此薄彼,你們三個都將手心伸出來,為師要狠狠懲罰你們。”

劉文善的性子急了一些,沒見過這么做恩師的啊,他已是暴跳如雷,偏偏又不敢發作。

這個時代就是有這么一點好,門生若是敢頂撞恩師,這是大不敬,已經和不忠不孝沒什么分別了。

所以是虎你得臥著,是龍你得盤著。

方繼藩已舉起了他早已準備好了的教鞭,等三人伸出掌心,也不客氣,啪啪下去,打的三人齜牙咧嘴。

這下子,舒坦了。

難怪世人都喜歡做皇帝,做別人的爹或是為人師,都可以這樣不用講理由的蠻橫,更何況是天地君父的皇帝了!

原來有幾個門生,竟還能治愈自己被這個世界扭曲后的心理。

方繼藩接著道:“現在開始,給為師寫文章,嗯……為師出三個題,你們好好作。”

“恩師,學生人等,現在根基不穩,還是先打好基礎,這八股文,需……”江臣手心火辣辣的疼,聽說恩師要讓他們做題,卻忍不住想要提醒。

你這樣教,是不對的!

方繼藩卻是瞪他:“你是老師還是我是老師?”

“……”江臣竟是無言,好在這幾日的淚水早就流干了,倒也不至于哭哭啼啼。

方繼藩起身,在這書房里背著手,來回踱步,一副正在如何出題的樣子。

其實根據順天府的府志記載,方繼藩早知道今年的鄉試考題乃是《當今之時仁政》,這個題很坑,坑在哪里呢?因為這是截題,所謂的截題,就好像‘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這句詩一般,正常人出題,大抵是‘飛流’、‘三千尺’、‘銀河’、‘九天’,而截題不一樣,它出題卻是‘直下’,你以為這就完了?‘直下’之后,那坑爹考官還會空一格,再在后頭加一個‘落’字,于是,題就成了‘直下落’。

這種題,屬于喪心病狂,‘當今之時仁政’,就是這等類型,因為前面四個字和后面兩個字壓根就沒有任何關聯,卻偏偏要考生根據這等瞎扯淡的題,扯出一大通道理來。

考官下賤到這個地步,不活埋了都沒天理。

可方繼藩卻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將這題拋出來,而需將真實的考題藏在眾多的題目中,這樣才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所以他笑吟吟地道:“嗯……第一道題:富貴不能。第二道題:就以必也使無訟乎為題吧。這第三道……嗯,為師再想想,有了,‘當今之時仁政’,就它了,現在開始,你們做題,做不出,嘿嘿……”

這三道題中,最容易的是富貴不能,其次便是必也使無訟乎,而最難得,便是當今之時仁政,這出題的水平,其實還可以的,歐陽志不禁一呆,朝方繼藩作揖行禮:“恩府隨口出的三道題,倒是……咳咳……莫非恩師也學過四書五經,會作八股文。”

“不會!”方繼藩的這兩個字,直接讓三人跌入深淵。

特么的,你沒讀過四書五經,你還好意思來教秀才,你不會作八股,還嘚瑟個什么勁,跑來出題讓人做題?

方繼藩卻是笑了笑道:“不過,為了好好做這個做一個合格的師父,為師特地買了一本《八股》三百篇,這三道題,就是《八股》三百篇里截出的。”

歐陽志等人徹底的絕望了,誤交匪類啊。

這一次鄉試,他們似乎已不指望了,也罷,當初得了恩府的銀子,救下了同窗的性命,且已拜了師,還能說什么呢,凡事……總要付出代價。

三人只得圍著書桌,各自攤開紙,開始做題。

方繼藩則是讓人搬了一個太師椅來,仰躺在椅上,腳翹在書桌,不一會兒,便已起了鼾聲。

教書這種事,雖然方繼藩也不怎么懂,可想來也和上輩子年少時,在家里養豬差不多吧。

方繼藩乃是嚴師,手里拿著教鞭,自然要隔三差五的打一打,他們作了文,方繼藩看了也不太懂,只覺得這之乎者也的,實在頭痛,不過自然要瞎比比幾句,你們這水平欠火候啊,重新做題,再寫。

但凡誰敢質疑,就少不得要打一打手心,這書房里,隔三差五的便傳出了嚎叫聲。

鄧健三五不時的來給方繼藩斟茶遞水,一聽少爺揍人,便覺得渾身都舒坦,就好像別人成親,他去鬧洞房,不從洞房里聽出點聲響來,都覺得不自在。

倒是府里的楊管事,卻是心急如焚。

他也是讀書人出身,也是秀才啊,只可惜屢試不第,這才委身到了方家,成為方家的大管家。

現在看著三個老實的秀才,被少爺這般的玩弄,楊管事居然產生了代入感。

感同身受啊,每每聽到書房里的哀嚎,還有方繼藩時不時來幾句,八股文為師不懂,不懂難道就不可以教你們嗎之類的話,楊管事更覺得揪心的疼,這三個秀才,怕是前途都要毀在少爺手里了。

連著過去好幾日,楊管事終于鼓起了勇氣,這個事,不能袖手旁觀。

所以等傍晚時分,伯爺下值回來,楊管事忙是迎了伯爺在廳中高坐,他親自捧了茶。

疲憊的方景隆隨口道:“繼藩在家里,還安分吧?”

楊管事笑中帶苦:“伯爺,學生有些話,不知當講不當講,少爺自強迫了三個秀才拜他為師,便將他們叫到了府上來……呃……教他們讀書……伯爺……”

楊管事露出了苦瓜臉,接著道:“這三個秀才,都是有功名的讀書人啊,國朝優待讀書人,學而優則仕。少爺呢,卻對他們動輒打罵,各種胡鬧,眼看著,鄉試就要開始了,這可關系著讀書人一生的事,錯失了機會,便又是三年,學生并沒有誹謗少爺的意思,只是……學生覺得,伯爺該管一管,萬不可耽誤了三個秀才的前程,何況,此事若是傳出去,也不好聽。”

老虎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群這么好的讀者。

好了,夸完了,票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