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二十七章:利國利民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方景隆聽著楊管事的話,不知覺的皺起了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而且,學生在外頭……”楊管事踟躕著,繼續道:“聽說此事在士林里已傳開了,不少讀書人都對此大為憤慨,所以……”

“嗯……”方景隆頷首點頭:“讀書人確實惹不起,惹得急了,會鬧事的。”

楊管事眼睛一亮,忙道:“那么……伯爺是不是去找少爺說說?”

“不找。”方景隆的回答很干脆。

楊管事一呆:“伯爺,這……”

方景隆瞇著眼,接著語重心長的道:“楊管事啊,你跟了老夫這么多年,也知道老夫做人堂堂正正,這輩子沒做過什么虧心的事吧?”

“你不明白啊,老夫不管,也是為國為民啊。”

為國……為民……

楊管事惡寒:“還請伯爺賜教?”

方景隆瞪大眼睛:“你呀,真是糊涂,老夫曉得你是同情那三個讀書人,可老夫自己的兒子,難道自己不知道嗎?我兒子自生下來,就是害人精!你想想,現在不是挺好的,每日呆在家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坑三個秀才,雖說這樣不好,可總比讓他成日游手好閑,出了門去禍害更多的人好啊。在家里,要害,也只害三人,可出了門,到底要害死多少人,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楊管事已是瞠目結舌了。

方景隆嘆了口氣,繼續道:“你們讀書人不是有一句話,叫一家哭何如一路哭,與其只禍害三個秀才,卻拯救了萬千百姓于水火之中,這筆賬,難道你算不清楚?所以哪,此事老夫不管,三個秀才,確實是可惜了,卻是犧牲了他們三個,利國利民,豈不是好?看問題,不可計較一人一地的得失,要縱覽全局,要高瞻遠矚。”

楊管事居然覺得自己很犯賤,竟覺得伯爺這番話有一絲絲的道理,他下意識的點點頭。

“這就對了嘛。”方景隆吁了口氣:“現在的生活,老夫已經很欣慰了,你看,咱們方家的田產、鋪子又回來了,不只如此,還比從前翻了數倍;這庫房里的銀子,更是堆積如山;兒子也不知走了什么運,竟還獲賜了金腰帶,到時,少不得宮中要征辟他入宮當差,先從一個親軍武職做起,不犯糊涂的話,接老夫的班也是有可能的。”

說到此處,方景隆感覺幸福得想要流眼淚,通紅的眼眶里淚水磅礴,忍不住舉起袖子擦拭:“這是祖宗有德,祖墳冒了青煙,燒高香了啊。”

“所以……”方景隆繃著臉:“人貴自知啊!三個秀才固然可惜,可為了京師更多人的福祉,只好委屈他們。”

“……”楊管事自覺得討了個沒趣,明明是不好的事,現在怎么就成了普天同慶了,可他又覺得有幾分道理,連連點頭,只在心里為那三個秀才默哀了。

歐陽志三人的八股文,已連續作了七八篇,現在只一看‘富貴不能’、‘必也使無訟乎’和‘當今之時仁政’這三道題,便直覺得犯惡心。

可方繼藩只一味說他們的文章不好,讓他們繼續答題。

他們只能搜腸刮肚,一次次想著更好的破題之法,又一次次的提筆,他們已從開始的內心掙扎,接著心生出了絕望,最后……索性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折騰就折騰吧,反正今科肯定是要名落孫山了,只能陪恩師這般玩鬧下去了。

倒是這消息傳偏了京師,讀書人們沸沸湯湯起來,不少人為歐陽志三人惋惜,更對方繼藩這等以折騰讀書人為樂的事而為之憤慨。

轉眼半月過去,立秋時節,天氣漸漸轉涼,鄉試開始了。

一大清早,陛下便擺駕至暖閣,鄉試雖不比會試,卻因為這是選拔舉人的途徑,對于勵精圖治、選賢用能的弘治皇帝而言,自是尤為看重,他心里頗有期待,很想知道這一科北直隸能出多少英才。

正因為對今歲鄉試的重視,所以這一次的主考官,乃是吏部尚書王鰲。

王鰲這個人,以清正廉潔而著稱,還曾做過弘治皇帝的老師,弘治皇帝對他極為看重,而今他身居高位,何況這吏部,非同小可,吏部的尚書號稱是天官,意思是因為掌握著天下官員的功考以及任免,所以乃是最中樞的部門,作為吏部尚書,也可見弘治皇帝對他的信任。

不只如此,王鰲的官聲極好,素來為朝野所敬重,在弘治皇帝心里,由他來主持北直隸鄉試,顯出宮中對北直隸鄉試的重視。

今日便是開考的日子,弘治皇帝一到暖閣,內閣幾個學士就已到了。

這幾個大學士都是弘治皇帝的肱骨之臣,從劉健到李東陽,再到謝遷,無一不是當代的名臣。

不等三位老臣行禮,弘治皇帝已微微一笑:“不必多禮,今日是朝廷的掄才大典,朕倒是希望,今科各省多中一些舉人,將來他們能如諸公一般,為朕效力,為朝廷分憂。”

劉健捋須,顯得很是感慨,頷首點頭道:“陛下說的是,自陛下登基以來,優待士人,選賢用能,天下的讀書人,無不是希望能通過科舉而入仕為官,為陛下效力。”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一笑,似乎因為劉健說自己寬待讀書人,頓覺得這幾日的煩惱俱都拋在了腦后。

可這時,卻出現了不諧之音:“陛下,臣昨日接到了一封御史的彈劾奏疏,這不看還好,看過之后,真是憂慮的一宿不曾睡。”

弘治皇帝循著聲音看去,卻是內閣大學士謝遷。

謝遷這個人和劉健、李東陽都不同,劉健穩重,李東陽多智,而謝遷呢,卻是善辯,不只如此,他還是個嫉惡如仇的急性子。

弘治皇帝便笑著道:“謝卿又來告御狀了,你說說,又有什么煩心事令你操心了?”

謝遷義憤填膺地道:“都察院北直隸科道御史林翰奏稱,南和伯子方繼藩,平時便放浪形骸,欺負良善百姓;軍民百姓,敢怒不敢言;現在他更加過份,居然羞辱讀書人,讓三個秀才拜他為師,還命他們到南和伯府,自稱要親自教授他們的學問。陛下啊,可憐這三個讀書人,寒窗苦讀了半輩子,眼看鄉試在即,卻因這方繼藩一時的胡鬧,而荒廢學業,與功名失之交臂。陛下,此事已引發了士林的不滿,不少的讀書人,都為這三個讀書人叫屈,臣懇請陛下,定要嚴厲申飭方繼藩,拯救這三員秀才于水火之中。”

弘治皇帝不禁皺眉,又是方繼藩。

這家伙還真是上房揭瓦,無惡不作啊。

說實話,弘治皇帝早就想收拾這個口稱金腰帶竟是銅的家伙了。

只是……

謝遷代奏的,乃是御史的彈劾奏疏,私下里教訓一頓,倒是無妨,而一旦因為這彈劾奏疏,在官面上做出回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不等于是直接讓南和伯府難堪,何況這家伙剛剛得賜了金腰帶,褒獎了他一番,現在若是直接申飭,豈不證明自己沒有識人之明?

風濕痛,可在這漫漫長夜,老虎忍受著寂寞和劇痛,辛勤碼字,所想的,是播下一顆種子,這種子會生根,會發芽,生出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