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二十八章:指路明燈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弘治皇帝心里有了計較,不動聲色地道:“噢?竟有此事,只是,三個秀才與方繼藩無冤無仇,何以就肯就范,乖乖被方繼藩這小子玩弄呢?”

謝遷正色道:“說來話長,據聞,這三人拜了方繼藩為師。”

拜了師,這就難怪了。

弘治皇帝又道:“可為何三人肯拜方繼藩為師?”

“這個……”謝遷倒是踟躕了:“這個奏疏之中,并沒有提及,想來,可能是威逼利誘吧。”

弘治皇帝一笑:“那就查實之后再計議吧,不必不急一時,這小子倘若當真害人不淺,朕也決不饒他。”

弘治皇帝雖是幫方繼藩圓了過去,心里卻還是有些惱怒,這個臭小子,實是不省心,等鄉試結束之后,是該敲打敲打才好。

接著他笑了笑:“說起來,其他諸省的鄉試,諸公想來鞭長莫及,不過在這北直隸,卻不知,諸公以為,此次誰能名列榜首?”

劉健想了想,道:“老夫倒是聽說保定府有個叫王安的秀才,字薦仁,此人在保定,縣試、府試、院試三元皆中榜首,很有才華,料來,今科北直隸的鄉試榜首,定是花落此人頭上吧。”

“薦仁……這個字號倒是別致,薦之以仁,嗯……好,好。”弘治皇帝有愛才之心,連連點頭:“那么,等開考放榜便是。”

還是卯時,天微微亮,歐陽志三人便要拜別恩府,前去參與鄉試。

誰曉得到了方繼藩的院落,卻見那兒烏七八黑,想來恩府也不會早起,十之,還在呼呼大睡。

歐陽志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禁搖頭苦笑。

接著他們便各自提著考藍出門,好在那楊管事倒體貼他們,一早起來,給他們預備了三頂小轎,還特意讓人開了中門,請他們從中門出去,寓意他們踩過了高高的門檻,可以一飛沖天。

歐陽志三人能感受楊管事的善意,朝他抱手作揖:“有勞。”

楊管事苦笑道:“我家少爺……哎,還請多多擔待。”

歐陽志也跟著苦笑,他對方繼藩的感情是復雜的,作為讀書人,他和劉文善、江臣三人對天地君親師深信不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即便這恩府苛刻,且愛胡鬧,可師終究還是師,既拜了師,也就沒得選了。

所謂子不言父過,自然生也不可言師過。

楊管事看出了歐陽志三人的尷尬,便善解人意的道:“無論如何,預祝你們金榜題名。”

聽到金榜題名三字,歐陽志頓時露出了頹唐之色,他哪里不想金榜題名呢,可是這半個月,自己三人學業幾乎荒廢,每日只曉得作那幾道八股題,用恩府的話來說,他也只曉得這三道題,不讓你們作,還讓為師去讀書,再幫你搜腸刮肚的想題不成?

“哎……”歐陽志一聲嘆息:“但愿吧。”

說著,三人上了小轎。

入考場的過程一切順利,當他們三人在報了自己名字的時候,負責檢驗學籍的差役眼珠子都掉下來,顯然他對歐陽志三人也有耳聞,隨即唏噓一聲,滿是同情。

進了考場便要去拜見大宗師,也就是主考官。

主考官王鰲高坐在明倫堂里,外頭有差役專門唱名:“保定府生員歐陽志……”

一聽到歐陽志三個字,這位素來鐵面無私,以威嚴著稱的主考官眼眸閃過了一絲狐疑,等歐陽志進來,朝他拜倒:“保定府生員歐陽志見過大宗師。”

此時連王鰲竟也心軟了,搖搖頭,看著這個飽受敗家子摧殘的讀書人,只是可惜,同時唏噓道:“好好考吧。”

歐陽志如鯁在喉,抬頭謝恩時,便見這大大小小的考官以及差役都朝自己看來,目中都是同情,心里自然知道怎么回事,滿臉苦澀,于是再拜,便提著考藍往考棚去了。

從始至終,歐陽志對這一場考試都是不抱希望的,他心里嘆了口氣,抬眸,卻見對面的考棚里竟是熟人,正是自己的同鄉,王安,字薦仁。

王安顯然是發現了自己,朝自己笑了笑,此人乃是保定府院試案首,考霸中的考霸,平時就不太愛和歐陽志三個學渣往來,上一次,因為歐陽志不肯放棄大病的同窗,還惹得雙方不歡而散。

王安瞇著眼,遠遠眺望著歐陽志,嘴角微微勾起,這位保定才子,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仿佛是在說,你看,早叫你們不要和那癆病鬼廝混一起,現在如何了,耽誤了學業,還被這京中臭名昭著的惡少一陣折騰,十年寒窗,俱都白費了。

歐陽志鐵青著臉,沒去理他,人各有志,在他心里,并不為自己的堅持后悔。

此時,天蒙蒙亮,灰蒙蒙的考棚里,有人敲起了銅鑼,接著便是有人唱喏道:“放題。”

一聲放題,便有系著紅腰帶的差役舉著考牌在考場中巡視。

歐陽志深吸一口氣,見有差役舉著牌子來,他定睛一看,卻見那考牌上,是朱漆的幾個大字:“當今之時仁政”。

宛如一道電流,自歐陽志的頭頂灌下來。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忙是擦擦眼,再一看,果然還是《當今之時仁政》。

竟是這道題……

他身子發抖,激動的不能自己。

恩府……恩府……這樣都能撞到題?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讀書人,最喜歡押題,所謂的押題,就是根據考官的脾氣和秉性,來猜測考官會出什么題目。

甚至一些大戶人家,為了子侄們考試,會專門請一些大儒來押題,當然,押題的準確率很低。

等到了現在,押題的幾率就更低了。

因為起初的時候,考官出的題還算四平八穩,什么‘學而’啊,‘仁政’啊之類,總還能押對的時候。

可現在呢,考題卻是一個比一個刁鉆,壓根就不給你任何機會。

歐陽志此刻已是激動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里,恩府瞎貓碰到了死耗子啊。

這道題,這半個月來,他已不知作過多少次文章,已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幾乎閉著眼睛,他都能有十幾種辦法破題。

深吸一口氣,他腦海里瞬間的開始運轉起來,即便是資質平庸,可別人一篇文章,卻需一天作完,自己呢,等于是這道題已作了半個月,笨鳥先飛,憑著秀才的功底,這道刁鉆古怪的題,反而是輕輕松松,不在話下了。

于是他快速的磨墨、提筆、沾墨、下筆,接著筆走龍蛇,顯得從容、淡定。

等到考試結束,歐陽志提了考藍出來,與劉文善二人會合,三人各自交換了一個眼色,卻依舊難掩心中的激動,歐陽志猛地想起什么:“恩府,快回去拜見恩府。”

“走。”江臣也忙是點頭。

恩府是個坑貨啊,這一點,他們已經接受了,可是坑歸坑,卻不啻是他們的指路明燈,他們現在倒是歸心似箭,只恨不得插上翅膀,前去謝恩師授業之恩。

誰料這時,后頭有人氣喘吁吁的道:“歐陽兄,考的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