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弘治皇帝先是看看楊廷和,再看看朱厚照,隨即和顏悅色地對楊廷和道:“卿家但說無妨。”

楊廷和肅容道:“太子殿下,這幾日讀書心不在焉,臣還發現,在上課時,殿下竟偷偷在袖里藏了一只蟈蟈,臣考教殿下的功課,卻發現從前能熟讀的書,而今都忘得干干凈凈了,臣……不敢毀譽殿下清名,只是臣對此,憂心如焚,倘若殿下照此下去,只恐將來……”

弘治皇帝的臉,瞬間的拉了下來,目光一冷,惡狠狠地瞪了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的臉色煞白,大氣不敢出。

對于太子的教育問題,弘治皇帝可謂是操碎了心,翰林官和詹事府的侍講、侍讀們,沒一個不是夸太子殿下聰明伶俐的,可偏偏,太子太頑皮了,眼看著愈發的不成材,令弘治皇帝惆悵不已。

只是當著眾翰林的面,弘治皇帝不露聲色,只對楊廷和道:“朕知道了。”

好在此時,有人打破了尷尬,外頭的宦官唱喏:“吏部侍郎王鰲覲見。”

不多時,王鰲碎步入殿,拜下行禮道:“臣王鰲奉旨主考順天府鄉試,今來繳旨。”

弘治皇帝因太子的事,心里蒙上了一層陰影,這等焦慮感,使他憂心忡忡,卻還是打起精神道:“愛卿辛苦了,取榜來,朕要看看。還有,下旨放榜吧,考生們想來早已是翹首以待了。”

“遵旨。”王鰲起身,站在了一側。

接著,便有宦官小心翼翼地捧著今歲北直隸鄉試的錄取名錄來,擱在了弘治皇帝的御案上。

這名錄乃是用紅紙包著的,弘治皇帝顯然對此很有興趣,正待要揭開名錄來看。

可說起了鄉試,翰林官中倒是有一人在此時站了出來:“陛下,臣也有一事要奏。臣聽說,前幾日,有個御史彈劾的奏疏,被壓下來了,所奏的人乃是南和伯子方繼藩,此人在實為不肖,胡作非為,要挾三個讀書人拜他為師,耽誤了他們的前程。臣聽聞之后,每每想到,便為這三員秀才惋惜,讀書人苦讀實是不易啊,卻因為京師惡少的荒唐,而前途盡毀,臣竊以為,陛下萬萬不可因為這惡少與南和伯有關,便對此不聞不問,陛下善待讀書人,天下讀書人,無不稱頌,若因此而使讀書人見疑,臣只恐坊間流言蜚語,引發對宮中的猜忌。”

又是方家那惡少的事。

其實校閱之后,便該分派差遣了,其他的勛貴子弟,俱都充入了各個親軍,有人在金吾衛,有人在錦衣衛,唯獨這個方繼藩,弘治皇帝還有疑慮,特意讓親軍府暫時看一看再說。

現在想到這小子凈知道惹麻煩,誰不好招惹,偏偏去招惹讀書人,便不禁有氣,讀書人是好招惹的嗎?

上一次是內閣大學士謝遷專程談起此事,現在連翰林都跑來重新提及了,可見方繼藩這一次是捅了馬蜂窩,只怕在坊間,許多讀書人已是義憤填膺了。

這家伙,看來是該敲打敲打了,毀人前途,整日就曉得胡鬧,怎么跟自己的兒子,一副德行……

他冷著臉色,惡聲惡氣地道:“下旨申飭,同時,令都察院徹查。”

那翰林官方才松了口氣,一旦都察院徹查,那個方家的惡少,總算要倒霉了,想到那家伙橫行京師,實是朝廷的恥辱啊,收拾他一頓,看他老實不老實。

弘治皇帝卻已坐下,重新審視起案牘上的這份名錄來,他輕輕地剝開紅紙,面上凝重,弘治皇帝甚至眼中放出幾分莊重的光澤,接著,他將名錄打開,入目的第一個名字,卻是令他微微一愣。

翰林官們此刻也引頸踮腳,雖然他們知道即便把脖子再如何伸長,也看不到那一份名錄,不過依舊不妨礙他們有著巨大的好奇心,每一年的科舉,無論是會試和鄉試,總是會引起許多大臣的猜測。

“歐陽志……是何人?”弘治皇帝左右看了看。

眾人默然,也一時想不起是誰來。

“江臣呢?”

“還有此人,劉文善,諸卿可有耳聞嗎?”

一個都沒有。

都是無名之輩。

按理來說,但凡是才子,多少大家都會有所耳聞的,畢竟大臣們也都是讀書人出身,總對士林的事保持著一定的關注。

可現在陛下念的這三個名字,大多人似乎沒有什么印象。

倒是據聞此次鄉試最出風頭的乃是字薦仁的劉安,怎么,他榜上無名嗎?

弘治皇帝卻是沉吟:“這三個名字,朕似乎有一些印象,可是……在哪里聽說過呢?”

只這弘治皇帝一提醒。

猛地,卻有人想起了什么。

這三個名字,有些耳熟啊。

只是那人似乎覺得不太確定,因而嘴唇嚅囁著,顯得踟躕。

“怪了!”弘治皇帝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這三人,也不知是哪里冒出來的?倘若是才子,這么多翰林官,總有人會知道的,可顯然,這三人都是籍籍無名之輩。

可偏偏,弘治皇帝卻又發現自己對這三人,有點兒模糊的印象……

終于,有人咳嗽了一句:“陛下,臣……臣……”說話的人,正是方才彈劾方繼藩的翰林,他漲紅著臉:“臣若是記得沒錯的話,歐陽志、劉文善還有……還有江臣,此三人,就是被那惡少方繼藩所迫害的那三員秀才。”

一時,殿中突的寂靜了。

弘治皇帝瞳孔收縮了一下,仿佛見了鬼似的,他瞠目結舌,良久才道:“可以確定嗎?”

“這……”翰林沉吟片刻,他對那一份彈劾比較關注,所以對三個名字有印象,若說有一個名字記錯了,也不可能三個名字都錯了,于是他篤定地頷首點頭道:“臣記得沒錯。”

弘治皇帝卻已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若如此……若如此,豈不是……豈不是……”

天子的身子,竟是顫了顫,嚇得滿殿翰林一個個擔憂起來。

有人道:“陛下,出了什么事?”

弘治皇帝抬眸,掃視著滿殿翰林,目中卻絲毫沒有神采,顯然是此刻他腦子已亂如漿糊,似乎他又有點不太確信了,于是忙又低下頭去,那歐陽志、江臣、劉文善三人的名字,依舊清晰地赫然眼前。

接著,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氣,用帶著幾分顫抖的聲音道:“此次順天府鄉試,歐陽志名列第一,江臣次之,劉文善再次之!”

一下子,滿殿嘩然起來。

先前那彈劾方繼藩的翰林漲紅著臉,既覺得無法置信,卻又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更多的人,則是睜大了眼睛,他們的表情比之陛下還要夸張。

甚至連那皇太子朱厚照,也將嘴巴張得比雞蛋大。

殿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京師惡少,壓迫讀書人啦。

京師惡少,壓迫的讀書人,竟是包攬了此次北直隸鄉試的前三名。

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厲聲道:“來人,來人,申飭方繼藩的旨意放出去了沒有?”

宦官匆匆地道:“陛下,這個時候,可能還在待詔房里草擬詔書。”

“立即,立即收回成命,要快!”

倘若申飭的旨意放了出去,那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話了。

宦官也知道事態的嚴重,再不猶豫,飛也似的往待詔房跑去。

錘著小胸口,老虎苦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