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三十一章:放榜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看那宦官的背影飛快的消失,翰林們這才開始恢復了方才的震驚,有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顯然,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所有人想破了腦袋也無法理解,怎么高中的人,就是那三個所有人都抱有同情的三員秀才呢?

而這時,弘治皇帝卻又想起了什么,眼眸一張,道:“立即傳旨,命人去學里問一問,這三人院試時,成績如何?”

對啊,看這三人的水平很簡單,只需要知道他們上一場考試成績即可。

于是這宮中已亂做一團,今年的考生,都是有學籍的,而學籍里,都記錄了他們院試的成績,尋常人要查起來很難,可對于宮中而言,卻是再容易不過了。

接著便是焦灼的等待,半個時辰之后,便有宦官氣喘吁吁地跑來,拜倒在地道:“回陛下,奴婢查到了,此三人在院試之中,成績并不出彩,只有歐陽志好一些,可在保定府,卻也不過是二等增廣生員,其他兩個,就更加差了,尤其是那個劉文善,險些就名落孫山。”

所有人又都倒吸了一口氣,這分明是三個學渣啊。

可偏偏,這三個學渣,卻只因為一個方繼藩,直接霸榜了。

“這個人……”弘治皇帝頓了頓,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所稱的這個人是誰,可想到這個人,又是令所有人都覺得有些尷尬,這個人,不就是個人渣敗類嗎?

此刻,弘治皇帝的目光卻是落在了皇太子朱厚照的身上,目光有點難以言喻的復雜,可旋即,皇帝只淡淡地道:“放榜吧。”

放榜的日子總是熱鬧的。

方繼藩一大清早收拾利索了,便帶著三個門生興沖沖的坐了馬車出門。

辛辛苦苦教出了三個門生,這是大事啊,方繼藩甚至覺得,古人的師生制度實在是太好了,將這門生收入自己的門墻之下,將來只要有了出息,這就形同于是三張可移動的長期飯票,為師……咳咳……下輩子說不定還可以吃定你們。

自然……現在這個并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方繼藩要檢驗自己的成果。

自己的腦子里裝了太多太多這個時代的東西,就如烏木,又如改土歸流,還有考題,總而言之,猶如一個巨大的寶藏,有太多值得發掘的東西了。

倘若這一次考題可以成果,那么下一步,一鼓作氣,沖擊會試去。

可方繼藩還是有些忐忑的,這三個家伙,天份實在不高啊,不會是榆木腦袋吧,別不是中不了舉,這就虧大了,這半個月來,三張嘴都快把方繼藩吃窮了,將來說不定還是一個累贅。

待到了府學門口,這里已是門庭若市,喧鬧無比,到處都是綸巾儒衫的讀書人,匯聚成了人海。

系著金腰帶的方繼藩搖著湘妃扇打頭陣,鄧健在旁撥開人流,倒是歐陽志三人,卻顯得踟躕,他們一出現,頓時有人認出了他們:“歐陽兄、劉兄……”

眾人一聽歐陽兄和劉兄等字眼,便有許多人翹首相看。

“這便是那……那三個人?”

“就是他們了!”

于是眾人接下來的目光很一致地落在了系著金腰帶,一身華服,那身上的珠玉耀得人幾乎要瞎眼的方繼藩身上。

歐陽志三人頓時收獲了無數的同情。

更多人不屑地看著方繼藩,雖然沒有你家有錢,沒有你家門第高,可照樣鄙視你。

方繼藩旁若無人,這敗家子的最大好處,便是一旦自己被人認了出來,便好像有了避水珠一般,自己還未將人群擠開,這人頭攢動的讀書人便自覺地分出了一條寬敞的道路。

待到了榜下,當然,現在這張榜的地方依舊是空空如也,顯然還未開始放榜呢。

方繼藩站定了,歐陽志三人也焦慮地等待。

“歐陽兄,歐陽兄……”此時,卻聽到后頭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

回頭一看,原來竟是那王薦仁,王薦仁一見到歐陽志,便道:“不得了,這下糟了。”

歐陽志一呆,不明所以地看著王薦仁。

王薦仁捶胸跌足的樣子,道:“我回去之后,事后想了想,好像做題時,竟是寫錯了一個字,這下糟了,原以為此番穩中第一,可就這一字之差,說不準就惹來考官的不快,極可能要險落第二了,哎……若只考了第二,我便無顏去見家鄉父老了。”

他一副很懊惱的樣子。

方繼藩卻聽得眼皮直跳,不由側目朝著痛心疾首的王薦仁看來。

“哎……罷罷罷,這便是命,第二便第二吧,只是我縣試、府試、院試,連中小三元,每次都是案首,卻在這鄉試摔了一跤,實是生平最遺憾的事……”

王薦仁又是感慨。

歐陽志是老實人,竟不知該如何安慰他好。

倒是王薦仁隨即朝歐陽志笑了笑:“不過歐陽兄,此番也祝你能中,即便只是能在末尾,可若是當真運氣,得一個舉人功名,卻也是光宗耀祖了,考試這東西,也未必就和平時學業有關,靠的都是運氣嘛,若是時運來了,倘若能中,也未可知。”

這話……怎么聽,怎么刺耳呢?

方繼藩覺得渾身都不舒服,這是侮辱自己的徒弟啊,打狗還要看主人……呃,好像自己的門生也不能稱之為狗,好吧,那該是狗眼看人低。

方繼藩正想去和王薦仁理論一番,卻聽到有人激動地大叫起來:“放榜了,放榜了!”

一下子,人頭攢動,無數人引頸翹足。

方繼藩也屏住了呼吸。

那王薦仁方才還在抱怨,卻一下子住嘴,也直勾勾地盯著那榜單。

他瘋狂的搜尋著,待這榜最終貼好,連忙將目光定格在了榜首的位置。

榜首就是解元,解元啊,這可和尋常的舉人千差萬別了。

只是……

突的一下,他的臉唰的白了。

不是自己!

上頭并不是王安的名字,而是……歐陽志……

歐陽志?

他忙順著榜朝下看……江臣……

第三……劉文善。

噗……

他突的覺得自己喉頭很是干涸。

自己既沒有在第一,也沒有在第二,甚至連第三都沒有。

這怒極攻心之下,一口老血竟是噴了出來,他勉強站著,還來不及想著誰是歐陽志,因為現在腦子里只是一團漿糊,第四……不是……第五……竟也不是……直到第六,他方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第六……

他喉頭滾動,隨即,仿佛身體的所有氣力都已抽空,只覺得天旋地轉,要昏厥過去。

而他的耳里,卻已傳出了無數的驚嘆:“歐陽志……江臣……劉文善……”

這無數人一齊發出的聲音,直沖云霄。

歐陽志已激動得不能自己了,他渾身瑟瑟發抖。

方繼藩比歐陽志三人更加激動,中了,中了,甚至是比預想的更好,竟是包攬前三,沒有給其他人任何的機會。

呼……

這三個舉人都是自己的門生啊,其中一個還是解元!

接著,他聽到周遭有人狂喜道:“我也中了,我也中了。”

可更多人是面如死灰,滔滔大哭。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