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三十二章:光宗耀祖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想到三個門生包攬前三,方繼藩的身子就不知覺的輕飄飄起來。

回過頭,便見歐陽志三人一個個露出連自己都不可置信的樣子,曾幾何時,他們可是普通的再不普通的秀才,可是今天……光宗耀祖。

噗通……

在這人聲鼎沸之地,歐陽志毫不在意地率先跪下,眼中噙淚。

江臣和劉文善也接連跪下:“多謝恩府教誨!”

今日最奇怪的事便是,此時竟沒有人再關注榜首解元和第二、第三的新晉舉人了,而是所有人都炙熱的盯著方繼藩!

解元算什么,這個京師惡少,竟是培養出了三個考霸,且還是考霸中的戰斗機!

方繼藩收起了湘妃扇子,面對無數人既是質疑,又是羨慕的目光,卻是想起了那王薦仁,他徐徐到了王薦仁的面前道:“人兄……”

王薦仁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到現在,還有些不肯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實,方才他雖是說自己可能失手,只能考中第二,可事實上,這一次的解元,他在此之間是覺得勢在必得的,誰料……竟是第六。

這倒還罷了,最令他無法接受的卻是,包攬前三的竟是歐陽志這三個他最看不起的學渣。

心……疼……啊!

方繼藩難得收起了平時嘻嘻哈哈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語重心長地道:“人兄啊,誠如你方才說的,考試這東西,也未必和學識有關,終究靠的是運氣,運氣沒來,馬失前蹄,這也是常有的事。至于我的三個劣徒,哈……哈哈……且慢,容我先得意的笑一會。哈哈哈哈……”方繼藩忍不住捧腹大笑之后,才勉強忍住,又忍俊不禁地道:“我這三個劣徒,承蒙賤人兄方才的美言,運氣好了一些,不要介意,不要介意,下一次,要努力!我相信你,你一定行的!”

王薦仁覺得聽著的每一個字,都是刺耳無比,他踉蹌了一下,又險些沒有站穩,突然,他想起什么,不禁怒道:“你們……你們舞弊,你們舞弊,一定是舞弊,若非是舞弊,何以歐陽志這三個不成材的人,竟能中解元,名列第二、第三,是了,這就是舞弊。”

他好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身邊不少落榜的生員,眼睛也明亮了起來,仿佛有了一絲希望。

落第的秀才,最喜歡的就是舞弊的言論,畢竟,這至少證明不是自己能力不行,而是考場里有壞人哪!

本來這王薦仁不說還好,這么一說,反而讓方繼藩惱火起來,于是方繼藩冷笑道:“大膽,舞弊?既是舞弊,是誰泄的題?主持鄉試的乃是當今吏部侍郎王鰲王大人,你的意思是,你要控訴王大人舞弊嗎?”

“……”王薦仁下意識的,身子猛地后退了一步,宛如晴天霹靂。

是了,主持鄉試的主考官不是別人,乃是以清正廉明著稱的王大人,王大人乃是天子的老師,吏部尚書,為天下人敬仰,是一個半條腿即將邁入內閣,成為宰輔的人。

倘若是和其他各省的鄉試一般,只是提學官來主考,尚且還可以叫屈;可污蔑王鰲與方繼藩勾結,弄出了一個科舉弊案,這是在找死。

王薦仁的眼睛,一下子的沒了神采,最終,他終于承受不住,啪嗒一下,癱坐在地。

那些妄圖還想通過渲染舞弊來翻盤的落榜秀才們,又沮喪起來,天下的考官都可以舞弊,唯獨王公,絕無可能。

市井已經震動了。

在五軍都督府里當值的方景隆,在這個時候被錦衣衛的校尉們找上了門。

方景隆一看有錦衣衛來,先是嚇了一跳,不會是……我兒子這又是惹了什么事,頓時覺得氣悶。

五軍都督府的都督和將軍,那都是皇親國戚,是世襲的勛貴,尤其是在當值的時候,居然跑來下了駕貼,若是沒有得到最上層的指示,誰信?

所以外頭的錦衣衛的帖子一送來,都督府里就炸開了鍋。

指名道姓的找南和伯方景隆,這是出了什么事?

英國公張懋今日也在當值,聽到了動靜,臉都白了,出事了,出大事了,錦衣衛親自下了駕貼來提人,別看張懋這英國公從不屑錦衣衛,可錦衣衛若是執行公務,他們的背后,可是皇上啊。

這樣一想,張懋便覺得事態嚴重。

其實這幾日他很厭煩老方,這老不要臉的東西總是想請他去保媒,而且還動不動就說,陛下尚有一個女兒未出閣呢,張懋聽得牙酸,索性和方景隆保持距離,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可今日出了這樣大的事,作為老友,張懋覺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觀。

張懋匆匆到了方景隆的公房,便見方景隆面如死灰的樣子的坐著,錦衣衛的校尉還沒有登堂入室,張懋上前劈頭蓋臉的便來一句:“老方,你犯了什么事?”

方景隆也是嚇著了:“想來,是犬子犯事了……”說著,眼淚啪嗒落下:“我就這么一個兒子……就這么一個兒子……”

張懋聽他這么絮絮叨叨,長嘆口氣:“我倒想起一件事來,前幾日,內閣的謝閣老對著陛下發了一通脾氣,說是方繼藩戕害讀書人,這事是有的嗎?御史好似都上彈劾了,會不會因為如此,陛下……”

方景隆打了個激靈:“只是禍害幾個讀書人,就這樣的嚴重?”

張懋一下子曉得緣由了,十之,方景隆這個做爹的,非但沒有制止,還成了幫兇,張懋氣咻咻地道:“你呀,真是老糊涂了,陛下寬厚,自登基以來,尤其厚待生員,這件事可大可小,往小里說,是孩子胡鬧。可往大里說呢,卻是勛貴之后羞辱圣人門生,糟了,八成是為這事來的,老方,你要有心理準備。我早說什么來著,早說什么來著,兒子就是要揍的,尤其是繼藩那樣的不肖子,當初老夫就想揍他,若是老夫的兒子,還容的了他上房揭瓦?”

卻在這時,外頭傳來倉促的腳步聲,張懋收起了怒容,現在老方有難了,自己不能袖手旁觀,錦衣衛若是敢來動粗,哼,自己這英國公也不是吃素的。

因而他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待為首的一個錦衣衛百戶官進來,這百戶官一看到英國公,忙不迭的拜下:“見過英國公。”接著目光復雜地看了方景隆一眼:“見過南和伯。”

“何事?”張懋厲聲道。

這百戶嚇了一跳,卻見張懋殺人的目光朝自己看來,仿佛是在警告,意思是,你要小心一點。

百戶忙道:“出……出事了。”

一聽出事……這值房里,瞬間彌漫著一股凝重的氣氛。

“出了何事?”

百戶道:“就在半時辰前,方家的老宅附近,有許多閑雜人等晃蕩,顯是奔著方家的祖墳去的,此事,東城錦衣衛千戶所有校尉偵知,覺得事態嚴重,所以趕緊上報,卑下也覺得事情不簡單,怕要出大事,所以特來稟報方伯爺,請伯爺萬萬小心。”

祖……祖墳……

老虎一直跟人說,老虎雖然成績不咋地,水平也不高,可老虎的讀者質量比其他的大神要好,畢竟看老虎書的讀者,英俊瀟灑、天生麗質;又或人品貴重,一擲千金、還特愛投票,和一般的不一樣,謝謝你們,你們是老虎努力寫書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