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見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這邊鬧得雞飛狗跳。

而弘治皇帝已是到了人群之后,他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幕鬧劇,竟是一時啞口無言。

對弘治皇帝而言,時間仿佛凝固了。

在周太后仁壽宮里長大的弘治皇帝,哪里見過這個世上,居然還有這種……這種荒唐的事,他眼睛直了,再看方繼藩身邊一個個心急如焚的人,就像是一場滑稽劇無聲的上演。

弘治皇帝怒了。

一聲厲吼:“方繼藩,滾過來!”

在這方家,還真沒有人敢用這樣的口氣對方繼藩說話的。

方繼藩心里還說,誰這樣大膽,定睛一看,這人……咦,竟有些眼熟……

等他看清了這人身邊弓著身的劉錢時,方繼藩頓時想起來了。

皇上……

方繼藩有些發懵,皇帝沒事就可以出宮的嗎?而且……他還是御醫的裝扮?

再看弘治皇帝這鐵青的臉,方繼藩覺得自己的后頸有點發涼……

轉眼之間,方繼藩居然正經起來,他居然用一只手整了整身上的衣冠,站起身,很麻溜的道:“都讓讓,我要看大夫。”

楊管事卻是老淚縱橫的拉扯著他的衣襟:“少爺,你少誆我,讓開了,你便……你便要尋短見了。”

方繼藩急了,大聲抗擊:“尋什么短見,休要侮辱我的清白。”

好不容易排眾而出,急急的走到弘治皇帝的面前。

弘治皇帝臉色鐵青,眼睛怒氣沖沖地看著方繼藩,格外的嚴厲。

方繼藩剛想說什么。

弘治皇帝卻道:“書房在哪里,老夫……給你治病!”

方繼藩立即就明白皇帝的意思了。

“噢!”方繼藩居然很老實,乖乖地在前引路,走了。

留下了方家上下人等,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少爺領著那‘御醫’朝書房去,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到了書房,方繼藩開了門,弘治皇帝背著手,冷著臉踱步進去。

方繼藩卻還徘徊在門口,他心里在琢磨,陛下怎么就來了,除了上一次問了改土歸流的事,自己似乎和他沒有什么瓜葛吧。

再看劉錢,心里又想,莫不是這劉錢想要害我?

“進來!”弘治皇帝在里頭厲聲大喝。

方繼藩也不是吹牛逼,在這京師,還沒幾個人敢這樣對自己這般呼來喝去。

可皇帝老子如此,方繼藩是服氣的。

弘治皇帝是個好皇帝,這一點熟知歷史的方繼藩再清楚不過,甚至上一輩子讀史時,對這位寬厚的天子,也是佩服不已,心向往之。

所以,對這個皇帝,方繼藩一丁點脾氣都沒有。

方繼藩進了書房,便見弘治皇帝已坐在了書房里的官帽椅上,仍舊還是聲色俱厲的樣子。

一旁的朱厚照滿面紅光,清澈的眼眸被微瞇的眼簾微微射出一絲別有深意的神色。

姓方的害人不淺啊,這些日子朱厚照可沒少挨揍。

現在好了,父皇,你終于可以知道兒子其實也沒有那么荒唐了吧,再怎么樣,也比這方繼藩好吧,人哪,就怕比。

“臣,方繼藩見過陛下,吾皇萬歲。”既然這里沒有其他人,方繼藩連忙見禮。

“哼!”弘治皇帝冷哼一聲,依舊還沒有消去怒意:“你們方家,就是這樣的家教?”

方繼藩心里惡寒,這算不算人身攻擊呢?罵我就好了啊,現在牽涉到了家教上的問題,這不就是罵我爹嗎?

方繼藩忙道:“臣……只是怕看大夫。”

弘治皇帝怒喝道:“人都有生老病死,有病便要治病,豈可諱疾忌醫?胡鬧,荒唐,你們方家,世受皇恩,也算是皇親國戚,這般胡鬧,不怕天下人笑話嗎?”

“是,是,是,臣再不敢了。”

弘治皇帝不依不饒:“不敢什么?”

呃……

方繼藩眼珠子發直,不對啊,不敢什么,我什么都沒做啊,就聽見一聲吼,一群人便涌上來,哭爹喊娘,我……我冤枉哪。

見方繼藩搜腸刮肚著,在想自己到底算犯了什么罪要坦白交代的時候。

噗嗤……

朱厚照忍不住笑出聲來,他忙捂著嘴,拼命憋住笑意。

弘治皇帝竟也覺得滑稽,可細細一想,這少年,也不過是和厚照年紀差不多大,自己和他置個什么氣,如此,倒顯得自己過于小家子氣了。

于是臉色微微緩和一些:“朕聽說,你收了三個門生?”

方繼藩有些心虛,不會真懷疑我作弊吧:“是。”

弘治皇帝目光幽深,帶有幾分值得玩味的樣子,這幽深的眸子,似乎想要洞悉方繼藩身上的一切,隨后,他淡淡道:“朕倒是勾起了好奇心,極想知道,這半月,你是如何教授三人讀書。”

方繼藩松了口氣,看這口氣,似乎不像是涉嫌舞弊的事,他心里慶幸,也幸虧這一科的主考官乃是王鰲,這位先生實是太出名了,不但皇上信任,天下的讀書人也敬仰,沒有人敢質疑這一場鄉試的公正性。

不過陛下問起,方繼藩卻有些心虛,該怎么回答才好呢?他踟躕了很久,才結結巴巴的道:“其實,也就是隨便教了一下,東教一點,西教一點。”

弘治皇帝面不改色,卻依舊穩穩坐著,不過眉頭卻是微皺,他覺得方繼藩在忽悠自己,這是欺君罔上。

噢,幾個學業不精的秀才,你隨便教了一點,就包攬了鄉試前三,你把朕當傻子嗎?

還是把天下的大儒,朕的滿朝臣工們,都當做了傻子?

他目光微冷,掠過了一絲冷芒,對付方繼藩這等人,弘治皇帝自有他的辦法,于是厲聲道:“方繼藩,你從實說來,否則,朕絕不輕饒你!”

方繼藩驟感壓力巨大,看來,這一次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是無法蒙混過關了。

想了想,于是斗膽的打量了弘治皇帝一眼,弘治皇帝身邊還站著一個小子,這就是太子朱厚照吧,真是久仰,久仰。

不過現在朱厚照似乎對自己不太友好啊,眼看著自己吃癟,似乎樂在其中,優哉游哉的看熱鬧。

“揍啊!”方繼藩突然道。

“什么?”弘治皇帝被這莫名其妙的家伙氣壞了,他有點不太明白方繼藩的意思。

方繼藩膽子大了,我方繼藩是敗家子,令人發指的京師惡少,這一點,皇帝肯定是知道的,既然知道,戰戰兢兢做什么。

想到這里,膽子一下子大了,他瞇著眼,頓時眉飛色舞起來,很直接的道:“一個字,就是揍。不揍不成器,不揍不成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讀書要揍,不老實聽話,也要揍,看不順眼時往死里揍,即便看得順眼時,也要揍一揍,這叫防微杜漸!他老老實實的,你都去揍他一頓,他便老實了,再沒壞心思了,揍得他娘的屁滾尿流,從此便曉得上進,曉得努力刻苦,一年揍個幾十次,就成了良家子弟;倘使一年揍個幾百次,什么舉人、解元、進士,俱都是手到擒來。”

朱厚照一下子不笑了,而是臉色微微有些發青,他若有所思,似乎想到了一個極嚴重的問題。

方繼藩放肆的揮舞著拳頭,青筋爆出,人性之中的暴力基因也畢露出來:“臣教人讀書,沒別的方法,往死里揍就對了,白天拿鞭子掛在樹上抽,夜里吊在房梁上,依舊還是揍!平時有了空閑,隨便揍個一兩個時辰,不但能強身健體,還有治療心理創傷的功效,被揍的,也就知道要刻苦用功了,什么懸梁刺股都不在話下,想不成才都難。當然……這是臣的一點淺薄見識,倒是教陛下見笑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