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三十六章:賜官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方繼藩說得神采飛揚,朱厚照卻是聽得臉都綠了,甚至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他見方繼藩說的頭頭是道,心里深深的有著一種不祥的預感。

弘治皇帝則是聽得一愣一愣的,既覺得方繼藩說的有些荒唐,可竟還有一絲絲的道理,他忍不住道:“當真是如此?”

方繼藩信誓旦旦:“臣用自己的人格擔保,臣絕不敢虛言,也絕不敢欺瞞陛下。”

弘治皇帝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若有所思,而后瞥了一眼身旁的朱厚照,見他身如篩糠,竟是瑟瑟發抖。

可弘治皇帝依舊面色如常,他似乎覺得方繼藩還是有些不靠譜:“這些道理,你自哪里聽來的?”

“一位高人。”方繼藩老老實實的回答。

弘治皇帝見方繼藩不肯說出此人的名諱,卻是哂然一笑,隨即道:“如何揍才有效果?”

方繼藩便道:“臣一般是用鞭子,鞭子抽起來,比較能愉悅身心。”

弘治皇帝果然看到在這書房的書桌上,竟真有一柄鞭子擱著,他好奇地將這鞭子拿起來,晃了晃,朝向方繼藩道:“是這一根嗎?”

方繼藩道:“是。”

弘治皇帝將鞭子輕輕地拍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上,似乎感覺到了這鞭子中的力道,他心里似乎在想著什么,良久:“鞭子可以送給朕嗎?”

方繼藩大方地道:“陛下若要,自管拿去用便是,不必客氣,不過……臣斗膽想問,陛下來問微臣……要鞭子做什么?”

“噢,只是喜歡罷了。”弘治皇帝只隨口敷衍了一句。

而后深深地看了方繼藩一眼,似乎覺得今日不虛此行。

其實不打不成器這個道理,弘治皇帝豈會不知?

可畢竟總需要有鮮活的事例擺在眼前才更有可信感。

現在方繼藩就提供了一個無可辯駁的樣板,那三個秀才,不就打的成了才嗎?

他將鞭子小心翼翼地收了,算是完成了一樁心事。再看方繼藩,便想起這廝種種惡跡,于是板著臉道:“再不可上房揭瓦了,你是南和伯子,朕也賜了你金腰帶,你們方家上下的言行舉止,也代表了朝廷的臉面,知道了嗎?”

方繼藩汗顏,本想滿口應承下來,可細細一想,不對啊,若是一下子就應承下來,反而不像敗家子了,這樣的話,陛下會不會懷疑自己是在裝瘋賣傻?

他想了想,決心將這敗家子的一條道走到黑。

當然,方繼藩不傻。

之所以敢討價還價,是因為研究明史的自己早對弘治皇帝的脾氣摸透了,這個皇帝,太寬厚了。

若是換做朱元璋、朱棣或者是朱厚熜,方繼藩絕對裝孫子到底。

他笑吟吟的道:“臣還小嘛,一年偶爾胡鬧個七八回,其實……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弘治皇帝面上的表情瞬間僵住,這輩子,似乎沒有遇到過跟他討價還價的人。

哎……果然是傳聞中的敗家子啊。

還七八回?

弘治皇帝又板起臉來:“至多三回,否則,朕絕不饒你!”

方繼藩于是喜滋滋得如蒙大赦:“臣謝陛下恩典!”

弘治皇帝凝視著方繼藩,對方繼藩既有幾分欣賞,可與此同時,卻又覺得有幾分可惜,隨即,自官帽椅上長身而起,手不離那滿是牛筋的鞭子,淡淡地道:“記住了,至多三回,否則就用這鞭子抽你!你父親舍不得揍你,朕舍得!”

這輕描淡寫的話,于方繼藩而言,卻帶著深深的寒意。

敢情自己是搬石頭砸自己腳了!

弘治皇帝卻已動身,他似乎不愿讓任何人知道自己來過方家,還是特地來見這敗家子,說難聽一些,這若是傳出去,丟人!

于是他邊疾步邊道:“記住朕的話,回宮吧。”

接著便被人眾星捧月一般出了書房,方繼藩一溜煙追出來,忙道:“陛……”他突的意識到自己的失口,連忙糾正道:“大夫,慢走,有空常來……”

弘治皇帝一聲不吭的回了宮,可從方家拿來的鞭子,卻一直還捏在手里把玩摩挲。

方繼藩的話,一直印在他的腦海里,似乎……挺有道理。

而且,方繼藩珠玉在前,已有了成功的先例。

這簡直就是先行的楷模和典范啊。

他到了暖閣,坐下,身上的醫官的衣衫還未除去,因而身上不見雍容,卻多了幾分書生氣。

可他凝眉的瞬間,一股戾氣卻顯露出來。

朱厚照這回來的一路上,都是忐忑不安,他聞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見父皇如此,便忙道:“父皇,兒臣想起來了,兒臣今日還沒有向母后問安,兒臣暫先告退。”

他轉身就想走,疾走了幾步,身后卻突然傳來了森然的聲音:“回來!”

朱厚照頓時覺得自己后襟森然,毛骨悚然。

他很艱難地旋過身,看著面上風淡云輕的父皇。

弘治皇帝淡淡道:“近來你學的是禮記中的《春官宗伯》吧,背朕聽聽。”

朱厚照可一個字也沒記住,事實上,楊師傅授課時,他做春秋大夢去了,于是結結巴巴地道:“兒臣……兒臣……”

“背不出?”弘治皇帝冷冷地看著他道。

朱厚照連忙拜倒在地:“兒臣下次……”

“還想有下次?”弘治皇帝突然覺得,誠如方繼藩所言,且不論這種方法是否對兒子有效,可確實有治愈自己心理的功效,至少現在,弘治皇帝覺得很輕松,很舒服。

他將鞭子拍在手心,瞇著眼,似笑非笑地看著朱厚照。

朱厚照大叫道:“父皇,你別聽那方繼藩瞎說。”

“已經遲了!給朕跪好了!"

嗷……

暖閣外頭,一聲哀嚎傳出來,守在外頭的劉錢聽得心驚肉跳。

這哀嚎持續了片刻,才聽弘治皇帝厲聲道:“來人!”

劉錢膽戰心驚的急忙進去,便見皇太子殿下匍匐在地,背脊上添了幾根鞭痕,真真的觸目驚心,劉錢不敢細看,忙跪下道:“奴婢在,陛下有何吩咐?”

弘治皇帝將鞭子隨意地擱在了御案上,如無事人一般,淡淡道:“傳旨,南和伯子方繼藩校閱第一,獲賜金腰帶,他乃勛臣之后,自當要為朝廷效命,敕他為羽林衛總旗官,入值宮中……”

弘治皇帝說到了這里,卻是有意地頓了頓,在略略沉吟之后,又道:“他的職責,便是巡衛詹事府。”

劉錢連忙識趣的道:“奴婢遵旨。”

羽林衛,乃是親軍二十六衛之一,和金吾衛一樣,都是皇家最倚重的親軍,而他們的職責則是守衛巡警皇宮的安全,只有最信得過的人,才有資格補進去。

所以能加入羽林衛和親軍衛,幾乎是所有勛貴子弟們混資歷的不二之選。

倒是錦衣衛,別看權力大得很,而且也有入宮當值的資格,看上去似乎比羽林衛和親軍衛光鮮,不過絕大多數勛貴子弟,卻對錦衣衛避之如蛇蝎,因為誰都知道,錦衣衛是宮中用來干臟活的,只有一些普通的良家子弟才愿意靠著錦衣衛出人頭地,勛貴子弟們求穩,誰愿意惹這一身的葷腥?

至于其他各衛,則大多是分守皇宮的外圍,或是守衛宮城的城門,比之金吾衛和羽林衛這等貼身保衛皇家安全的親衛而言,就差了許多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