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三十七章:加官進爵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弘治皇帝直接將方繼藩充入了羽林衛不說,還直接授予了一個總旗官,這意味著什么呢?

總旗官雖不算什么,可在親衛之中,級別不算低了,一般的勛貴子弟,即便是那國公之子,也大多是從小旗官做起,慢慢的靠資歷熬上去。

當然,這旨意的最重要一點,弘治皇帝命方繼藩值守的竟是詹事府,這詹事府即是東宮,也就是負責保護皇太子的安全,這絕對是一個好去處,等于是直接將人丟給了太子,將其充作太子的儲備班底,將來太子登基,整個詹事府都將一飛沖天。

只不過……劉錢看著地上痛得唧唧哼哼的皇太子殿下,眼眸里卻是掠過了一絲復雜。

圣心難測啊。

陛下到底是讓方繼藩去治殿下,還是讓殿下去揍方繼藩呢?

“還有……“弘治皇帝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明日你親自去南和伯府,讓那小子早起,催他去當值,告訴他,休要再像上一次還要教人綁著去,要是再敢鬧出什么笑話,朕絕不輕饒!“

劉錢把頭壓得低低的,只是道:“奴婢遵旨。”

圣旨一下,方繼藩充入羽林衛,授羽林衛總旗官。

這羽林衛有指揮使、指揮使同知、指揮使僉事、千戶、百戶、總旗、小旗等職,所謂的總旗官,放在上一個世界,也不過是個排長而已,可羽林衛的起點高,前途自然是極好的。

方景隆等方繼藩接了旨,卻忙是一把將圣旨奪了過來,然后整個人顫抖著,看了一遍又一遍,這一個大男人,竟是眼淚又落了下來。

“祖宗有德啊,我的兒,咱們的祖墳埋的好啊。”

“……”方繼藩無言。

敢情自己無論怎么努力,都好像是祖宗的關系,能不能夸夸我啊。

可看著方景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口里嚅囁著,竟是顫抖著說不出話,反反復復的也只能勉強念叨著祖宗之類的話。

方繼藩心里卻有點憂心起來,因為圣旨的后頭著重的提起去詹事府當值。

詹事府不就是東宮嗎?

東宮自然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朱厚照了,這個家伙,方繼藩見過,不過對他印象模糊,只曉得他在皇帝面前,總是一副像是死了的樣子。

可對明史精通的方繼藩卻知道,這廝是個混世魔王,流中的戰斗機,說起來,自己也沒什么什么大奸大惡的事,就無辜的背了一個敗家子的惡名,可和這位太子殿下相比,得了這一項桂冠,慚愧的緊啊。

睡了一個安穩覺,方繼藩夢見自己竟是成婚了,就在入洞房的時候,卻突然冒出了父親方景隆,方景隆朝他大笑,大叫什么大膽的想法,什么祖墳不只是冒煙,竟還起火了諸如此類的話。

方繼藩被這噩夢驚醒,卻見這時在床榻邊,竟是小香香和鄧健直勾勾地看著他。

出了什么事,見鬼了!

“少爺……”鄧健小心翼翼地看著方繼藩叫了一聲。

方繼藩厲聲道:“做什么?”

鄧健便委屈巴巴的樣子:“宮……宮里來人了,請……請少爺去當值。”

呼……

方繼藩這才想起來了,此時天才蒙蒙亮呢,可方繼藩卻還是起來,小香香早已給方繼藩預備了新衣。

這是金彩繡柿蒂過肩的麒麟服,紅色的料子打底,上頭繡著麒麟,這么一穿,再系上金腰帶,束了腰,竟使方繼藩多了幾分英姿颯爽的味道,便連小香香見了,面上都飛了一抹俏紅。

鄧健又給方繼藩尋了一柄刀來,系在腰上,道:“這是老爺的刀,說是祖傳下來的,當年祖宗們便是靠這口刀,跟著文皇帝打進了南京城,伯爺交代了,現在這口刀便傳給少爺了,祖宗一定會保佑少爺的。”

方繼藩見這口刀刀柄用了金絲纏繞,赫然還鑲嵌了一顆碩大的珠子,刀鞘乃是用鯊皮和不知名的皮革制成,顯得格外的華麗,他忍不住心潮澎湃,終于,本少爺不再是一個廢物了。

于是鏗鏘一聲,將這刀自鞘中拔出,便見刀似剛剛上了油養護,依舊雪亮。

唯一的美中不足,便是……呃……說來有些尷尬,這刀上看起來幾乎沒有了多少鋒刃,你妹,沒了鋒刃,這不就是棒槌了嗎?

鄧健宛如方繼藩肚子里的蛔蟲,適時地道:“祖上傳下來的,這期間雖進行過了無數次的修補,可畢竟是古物……”

方繼藩只好嘆了口氣:“這是一柄仁義之刀啊。”于是將刀收回鞘中,將就用著吧,指望用它來殺人是休想了,怕是連切肉都有點兒礙事,不過不要緊,權當是護身符吧,畢竟有祖宗保佑。

于是例行性的捏了捏小香香吹彈可破的面頰,道:“走了。”

劉錢一直都在府外等著,一見到方繼藩來,這一次卻不敢在方繼藩面前耀武揚威了,面上露出偽善,笑嘻嘻的道:“方公子,陛下有口諭,命奴婢今日領公子去詹事府當值,時候不早,可不能耽誤了。”

方繼藩只噢了一聲,懶得理會劉錢。門前停了馬車,方繼藩直接躬身進車,這馬車挺舒服。

可劉錢悄悄地看著方繼藩的臉色,他沒有急著催促馬車動身,而是微微帶笑道:“昨日,真有意思呢,公子一番揍人成才的話,陛下聽了,深以為然,對公子刮目相看。”

關你屁事?

方繼藩靠在車廂里,依舊懶得理他。

劉錢卻又是喜滋滋地道:“所以哪,陛下昨日借公子的鞭子去,公子,您猜怎么著?回到了宮里,太子殿下便挨了抽,哎呀呀,幾鞭子下去,可真夠……真夠狠得,皇太子殿下渾身是傷,皇后娘娘見了,都氣得哭了一宿呢。”

“……”看著劉錢笑嘻嘻的模樣,方繼藩一下子警惕起來。

昨日……陛下跑來這兒,向自己取經,不是考驗自己,也不是什么好奇心。

原來……他是來找自己研究怎么教兒子的。

方繼藩頓時無言,他忍不住開始捋起了順序,首先,一定是太子不聽話,陛下很操心。而恰恰,自己調教出了三個舉人;此后,陛下抓住了自己這顆救命稻草,然后……

我去,這詹事府現在是龍潭虎穴啊,那太子殿下挨揍,全因自己而起,自己到了東宮,能有好日子過嗎?

馬車動了。

方繼藩已是醒悟了過來,立即大叫:“快停車,我要下車,我想起來了,我年紀還小,還要讀書,我不要去當值。”

可馬車卻走得急促,自然不會給方繼藩下車的機會。

等馬車穩穩當當的停在了詹事府門前。

方繼藩嗖的一下下了車,第一個反應,便是想要開溜。

反正自己是敗家子,跑了也就跑了,大不了乖乖的回去啃老,這差,本少爺不當了。

可誰曉得,腳剛剛落地,便見十幾個穿著親軍服的人已列成一排,一見到方繼藩下來,便一齊抱拳道:“卑下見過總旗大人。”

新的一周,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