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一百零二章:知恩圖報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王華臉色煞白,造孽啊這是,這個兒子,真是絕頂聰明,可是自小呢,不愛讀書,小時候讓人教他四書五經,他對人說,‘科舉不是第一要緊的事,天下最要緊的是讀書做一個圣賢的人’。人家天天研究作八股文,他呢,讀兵法去了;人家成婚,那是入洞房,不亦樂乎。他呢,成婚的當日,人竟不見了,家人四處去尋,才發現這廝竟和一個道人在學打坐。

王華乃是狀元及第,頓覺一世英明,毀在了這么個敗家玩意身上,到了后來,王華實在拿他沒有辦法,別的也不敢求了,只求他能中個進士,也算不辱沒門楣,這王守仁倒也實在,撿起書本就來讀,雖是經常不務正業,卻是直接在會試中大放異彩,名列第四。

“哎……”王華嘆了口氣:“不要招惹那個方繼藩,此人在詹事府,游手好閑,成日跟著太子胡鬧,他雖教出了幾個好門生,可……”

“兒子知道了。”

知道了……

王華臉色臉色卻很不對勁,這個兒子,是什么性子,他哪里不知道,他說知道了,十之,就和人勾搭上了。

哎……

一聲嘆息。

一世英名啊……

王華……畢竟是清流中的清流,是道德上無暇的典范,是士大夫的楷模,是學富五車的代表。

怎么就教出這么個敗家玩意?

暖閣。

當一份彈劾奏疏送進暖閣之后,很快,錦衣衛都指揮使牟斌便傳喚入宮。

牟斌是個老實人,所以他在任期間,錦衣衛并不張狂,而陛下顯然也不喜興大獄,反而與文臣更親近一些,這一次突蒙召喚,令他心里打鼓。

隨即,一封彈劾奏疏便擲在他的腳下,迎接牟斌的,乃是弘治皇帝鐵青的臉。

牟斌忙是撿起彈劾奏疏,頓時大驚失色。

戶科給事華昶彈劾主考程敏政鬻題,事連徐經人等。奏疏中還稱,江陰富人徐經賄金預得試題,蜚語滿城。

科舉舞弊,這是何其大的事,一分一毫都不可輕忽,而既然有人彈劾,勢必不會是空穴來風。

弘治皇帝面帶厲聲,素來寬容的他,此時也只是自牙縫里擠出一個字:“查!”

“遵旨!”

雖是中了會試第三,可唐寅卻一丁點都高興不起來。

他輸了。

輸的徹徹底底。

想到這個不共戴天的仇人,竟要拜他為師,這比殺了唐寅更加難受。

他將自己關在客棧里,要嘛飲酒,要嘛……便是稀里糊涂的一睡不起,淚水,已浸濕了衣衫。

這幾日,唐寅收獲了許多的同情,無論如何,他會試第三,已成了貢士,若是殿試發揮正常,勢必要名列一甲,到時前途自然遠大。

可即便如此,這滿京師上下,還是對他抱有同情的,被人揍得面目全非,還要被方繼藩所羞辱,對一個讀書人而言,是何其殘酷的事。

許多人已經傳出話來,即便唐寅失信,不踐行賭約,那也不會影響清譽。

畢竟事急從權,難道……真要讓堂堂的江南才子,去受方繼藩的侮辱嗎?

可是……唐寅最依舊兩難,自己若是去拜師,這不共戴天的仇人,竟要稱他為恩師,這還不如讓唐寅死了算了。可若是不去拜師,即便無人責怪,許多人理解,可自己的心,終究不安。

他心里焦慮無比,卻又無可奈何,此時倒真想一死了之了。

清早的時候,便有人登門,來的人乃是一個青衣小帽的仆人,和唐寅見過了禮,道:“小的奉右都御史劉辰恩大人來傳個口信,劉大人,也是吳縣人,論起來,和唐先生也是同鄉,而今唐先生遇到了難處,劉大人感同身受,若有疑難,大可以到劉府去,劉大人在都察院里值事,倘若那方繼藩逼迫唐先生非要拜師,劉大人一定不會袖手旁觀,應天府在朝的官員,也有數十人,也絕不會坐視唐先生受辱。”

唐寅復雜的頷首點頭,將人送了走。

這位劉辰恩老大人,他是有過耳聞的,右都御史,也絕不是一個小官,這可是位列三品的朝中大佬,想不到,他竟也管起了這個閑事。

是啊,這個賭局,當時立下的時候,誰曾想,會是這個局面呢。

或許也正因為如此,唐寅被毆,唐寅輸了賭局,這在許多人眼皮子下發生的事,現在讓唐寅去拜師,不啻是胯下之辱。

暗中來給唐寅鼓勵的人很多,不只一個劉辰恩,想來,是許多人坐不住,看不下去,正義感爆棚了。

外頭的士人,也大多認為,唐寅斷然不會去拜師的。

唐寅心里是恨透了方繼藩,在他的世界觀里,似方繼藩這樣的人,實是人類的恥辱。

到了傍晚,他依舊是心里懸著。

只是這時,外頭卻傳來了客棧里掌柜的聲音:“唐解元,唐解元,不妙,不妙了。”

唐寅忙是開了門,便見掌柜氣喘吁吁的道:“出事了,出大事了,唐解元,你和徐經是不是交好?”

“正是。”唐寅定了定神:“不知有何見教。”

掌柜的同情的看了唐寅一眼:“就在方才,聽說禮部右侍郎程敏政與徐經牽涉到了今科科舉的鬻題案,宮中已下旨徹查,就在清早的時候,錦衣衛已出動,捉拿了程敏政和徐經二人,二人被鎖拿到了南鎮撫司,只一個時辰不到,便又傳出了消息,說是二人對鬻題一事,供認不諱……據說……是徐經拜訪了程敏政,以求字的名義,拿了數百金賄賂了程敏政,因而,程敏政泄露了考題給他……”

“……”唐寅瞬間,如遭雷擊。

徐兄舞弊……

讀書人在大明是有特權的,任何事,只要不鬧得太過份,大抵官面上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他們是天之驕子,朝廷盡力不會去做有辱斯文的事。

可一旦牽涉到了科舉弊案,就全然是另外一回事。

他倒吸了口涼氣,程敏政和徐兄……

他至今還記得,當初,徐兄再三邀請自己去拜訪程敏政,甚至,就在方繼藩毆打自己的那一個夜晚,自己本就是打算去程府的。

倘若……沒有發生被痛毆的事,那么……自己會如何?

真到了那個時候,勢必會和徐兄一樣,和程敏政有了瓜葛。他甚至還記得,徐兄和自己提起求書的事,徐兄自己也承認,這是花了三百兩銀子的潤筆費,萬萬想不到,這……竟成了鬻題的鐵證。

猛地,他覺得自己的后脊竟是發涼,那一夜若是去了,若不是自己被打的面目全非,臥床不起。那么……那一夜,他一定和徐兄一樣,獲得程敏政的賞識,自此之后,隔三差五的出入程府,也會和徐兄一樣,一齊以風雅之名,向程敏政求一幅墨寶。畢竟……這是潛規則,人們都這么干,自己難道會免俗嗎?

一旦陷入了那個染缸里,就沒有回頭路可走了。

那么,今日錦衣衛要鎖拿的,就不只是程敏政,也不只是徐兄,還有自己了吧?

他不相信徐兄會鬻題,徐兄是個頗為自負之人,也算是滿腹經綸,既然有金榜題名的實力,為何要買考題?這定是因為徐兄和程敏政走的太近,最后被人所彈劾,再加上二人之間的關系,本就不清不楚,一查,便有太多的文章可做了。

唐寅打了個寒顫,他既擔心詔獄中的徐經,心里又生出了一個奇怪的感覺……

倘若不是方繼藩尋上自己,倘若不是這廝對自己痛毆,倘若不是這個家伙讓自己下不了地,倘若不是他派人盯著自己,放出了賭局的流言,自己……死定了。

錦衣衛的手段,足以讓死人都開口招供,徐兄進了詔獄,不才一個時辰不到,就供認不諱了嗎?

一旦到了那個地步,就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所有的驕傲,所有的前途,俱都毀于一旦,甚至株連家人。

方繼藩……竟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即便這只是方繼藩無心插柳,可……這是事實……

唐寅頹然的一屁股坐在了椅上,倒吸了一口涼氣,雙目無神的看著房里的豆蔻燭火……

次日一大清早。

雖是開春,可依舊還是大雪飛揚。

唐寅裝束一新,甚至連頜下的短須,也好好的清潔了一番,此后他預備好了臘肉、桂圓等物,走出了客棧。

客棧的掌柜剛剛起來,見這位新晉的貢士要出門去,且還是大清早,道:“唐相公到哪里去?”

唐寅淡淡一笑:“拜師。”

一聽拜師,掌柜的驚呆了。

可唐寅卻已出了門,踩雪而行。

到了方家門口。

看著這金漆的招牌,唐寅深吸了一口氣,隨即拜倒在了門前的雪地上,紋絲不動。

雪絮飄落,打在他的眼睛、鼻子上,他頭戴的綸巾,很快便蒙上了一層薄雪。

清早行路的人,看到這一幕,心說那姓方的敗家子是不是又折騰人了,原還以為這是方家府上的下人跪在這里受罰,可細細一看,有人卻是依稀認得唐寅的。

“是唐貢士……”

唐寅一聲不吭,只直挺挺的跪在這里。

救命之恩啊,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這不重要,做人……要知恩圖報。

他跪的身子僵直,直到方家有人起了,門子將門一開,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場景,驚得下巴都掉下來,便忙是去府里通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