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第一百零三章:救命之恩

類別: 歷史 | 兩宋元明 | 明朝敗家子 | 上山打老虎額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書名:明朝敗家子  更新時間:2018-08-11
 
唐寅竟去拜師了。

這消息,不脛而走。

原本所有人認為,江南才子唐寅勢必不屑于方繼藩的為人,定當死硬到底,而且,朝中許多清流,也都透露出了一些消息,似乎要為唐寅據理力爭,倘若方繼藩還要繼續要挾下去,少不得彈劾方繼藩‘逼良為’。

可誰料想到,那唐寅,竟是一大清早,就拜在了方家外頭,恭恭敬敬的遞上了自己的名帖,提著自己的束脩之禮,直接進了方家。

方繼藩起了個大早,他顯然對于鄧健心急火燎叫他醒來,略顯不滿。

不過……

似乎今日,是注定要載入史冊的一天,名人嘛,往往正史、野史、府志、縣志總會有一些記錄,方繼藩決心維護自己最后一點可憐的形象,所以聽到鄧健說唐寅來了,方繼藩便喜出望外的樣子:“小香香來穿衣,本少爺要喜迎小唐。”

小香香給方繼藩穿了衣,過程之中,不免有些不可描述的內容。

似乎,習慣已成了自然,方繼藩竟也不以為恥了。

哎……墮落了啊,該死的敗家子。

既然是歷史名人,自然要擺出點架子出來,得把唐寅震住才好,于是命鄧健去書齋將歐陽志三個門生一并請來。

到了中堂,歐陽志三人裝束一新,目若呆雞的分列左右。

可憐的三個貢生,初次見面的時候,還能見到一丁點的靈氣,結果見多了各種荒唐,心性跟著被磨平,又經過長年累月的刷題,生生的變成了方繼藩教育下的犧牲品。

方繼藩坐下,翹腿,身子微微后仰,漫不經心的道:“茶。”

鄧健邀功似得將茶水斟上,其實方繼藩也不是一個能品出茶味的人,他的口太糙,可最重要的是派頭。

過不多時,哆哆嗦嗦的唐寅,便在楊管事的引領下來了。

楊管事心里感慨啊,每一次方家進來一個讀書人,都好像是推人下火坑一樣,而自己,竟生生成了為虎作倀的老鴇和龜公。

唐寅入堂,凍得僵硬的手指依舊還提著束脩之禮,本來心里對方繼藩,帶著莫名的感激,所以跨進門檻之前,他還在想,入堂之后,當即拜倒,行拜師禮。可一看到方繼藩翹腳高坐的模樣,心里就后悔了,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像竟了狼窩,心里打了退堂鼓。

哎……

心里嘆了口氣,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再走,八成又要被打個半死。

他跪下,堂堂二十八歲的年輕人,竟向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郎鄭重其事的行了禮:“吳縣貢生唐寅,字伯虎,愿拜入門墻,聆聽教誨,還請恩府不棄。”

說著,鄭重其事的磕了個頭。

方繼藩笑了:“不要客氣,不要客氣,起來說話。鄧健,去搬個椅子來。”

唐寅心情復雜無比,等椅子搬了來,他側身坐下,也不知該說什么好。

可方繼藩卻是高興壞了,四個貢生啊,這四個貢生,都成了我方繼藩的門生,會試前三,一網打盡,還有一個……嗯……渣是渣了點,師兄們考一二三,你竟考了個第八,真特么的想抽你。

于是眼睛如電一般,嚴厲的朝江臣看去。

江臣委屈的想哭,自放了榜出來,明明是吊打天下讀書人,名列第八,卻總感覺抬不起頭,尤其是恩師隔三差五的用帶著兇光的眼睛朝自己瞅啊瞅的,令他更覺得慚愧,他忙是垂頭,面如死灰。

方繼藩目光很快在江臣的面上劃過去,這才剛剛拉了一個人進了賊窩,啊,不,是進了方家溫暖的大家庭,人家初來乍到,可不要嚇壞了他。于是哈哈一笑,努力顯得自己和藹可親:“叫你小唐可好?”

“……”唐寅默然,當然,這算是默認了。

方繼藩道:“你而今是貢生,兩個月之后,方才是殿試,那時候,才算正式為官。這兩個月,你便搬進方家來,為師教你們君前奏對吧。”

所謂的殿試,不就是面試嗎?

依著這四個門生的尿性,或者說,以他們的出身,想要在面試中大放異彩,很難。

畢竟這四人,出身最好的是唐寅,可即便是唐寅,也不過是曾經出身自商賈之家,有錢而已。和那些真正的世家子弟相比,簡直是云泥之別。

就說那個考了第四名的家伙,王守仁!

這個人也是聞名遐邇,方繼藩心向往之,人家的父親,就是狀元,現在也在詹事府里任職,別看官職不高,卻和李東陽等人相交莫逆,于是乎,王守仁還只是個舉人的時候,就經常和內閣大學士們吟詩作對,內閣大學士面前,都能應對自如,絕不怯場,見了天子,對他而言,也就不算什么了。

說白了,人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可你看看你們四個,見過最牛逼的人,怕也只是為師了吧,等到了御前,一旦太過激動,或者是慌了手腳,到時這一甲前三,可就徹底玩完了。

所以,方繼藩決心突擊訓練,培訓嘛,上一世,方繼藩就曾竟過這樣的面試培訓班。

唐寅顯得遲疑,不過恩師有命,他還能說什么?只好頷首:“謹遵恩師教誨。”

“還有……”幾乎可以想象,唐寅這家伙,從此之后就要在方家混吃混喝,居然還要包教包會,一想到如此,方繼藩就覺得家里又多了一個吃貨,現在純屬是虧本經營,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收回本錢啊?

方繼藩瞇著眼:“小唐,為師再來問你,等殿試之后,你有何打算?”

唐寅正色道:“學生僥幸高中,朝廷不棄,勢必入仕,既是為官,自該與幾位師兄一般,造福一方,教化百姓,效忠天子。”

大義凜然,堂而皇之。

這竟令方繼藩勾起了往事,想當初,自己在被治療之前,也曾是如此純粹,哎……曾經的自己啊,怎么說變就變了呢?

心里感慨,方繼藩卻是搖頭,道:“錯了!”

一聽錯了,唐寅詫異的抬眸,不可思議的看著方繼藩。

這樣也錯了?

他的三個師兄,卻是面無表情,毫無波動。

方繼藩更加正氣凜然道:“人活著,就是為了做官,做了官,就是為了勞形案牘之上嗎?”

唐寅沉默著,不知該怎么回答。

方繼藩振振有詞道:“這真是荒謬,為師這個人說話比較直,你們不要介意。如歐陽志、劉文善、江臣這三人,榆木腦袋,是有點蠢……”

歐陽志、劉文善、江臣悲傷欲死。

這些話若是換了別人說,這等同于是有辱斯文,歐陽志三人,非要跟人拼命不可。

不過……恩師說的,還能說啥?恩師說東,你敢往西嗎?沒辦法,只好選擇原諒了。

“可你不同啊。”方繼藩看著唐寅,眼睛發光。

唐寅倒是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自己不過是會試第三,和歐陽師兄、劉師兄比起來,哪里敢說什么不同?

方繼藩道:“你是個有才情的人,為師這個人,很瞧不起那種讀書便死讀書,做官便死做官的人,人生在世,難道只有功名利祿嗎?”

說著,方繼藩殺人的目光,又朝歐陽志三人掃了一眼。

歐陽志三人有一種的感覺,心里酸溜溜的,這位唐師弟,似乎恩師對他有些不同。

唐寅若有所思:“那么,敢問恩師……”

方繼藩感慨道:“人哪,都有情感,有情感就要抒發,所謂君子發乎于情,這一句話,可是孔老……不,是圣人說的吧?你是個有才情的人,正因為有這份才情,才不可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鉆營上,將來你入了翰林,本職的差遣,自然要做,可閑下來,應當找些興趣,比如,你愛畫畫,你可以畫畫嘛,繪畫有助于陶冶情操,能使人升華,為師,其實也是個風雅之人,這樣好了,以后你下值回來,就畫點畫什么的,畫完了,送到為師這里來,為師……要好好欣賞。”

唐寅身軀一震,不可思議的看了方繼藩一眼,在他的心里,這個恩師,是個大俗人,風雅和他一丁點都不沾邊,說的再難聽一些,若不是因為救命之恩,不是因為那一場賭局,唐寅才懶得和這樣的人打交道。

可是……

自己竟是誤會了恩師,恩師竟也有此高論。

他竟開始覺得,自己拜師,并不是最壞的選擇,他忙道:“學生,謹遵教誨。”

唐寅,竟有一絲絲小小的感動。

人就是如此的犯賤,當你對一個人期望值不太高的時候,但凡他說了或者是做了一丁點覺得靠譜的事,都難免使人欣慰。

而恩師見面,說出來的這第一番話,令唐寅很‘驚喜’。

“只是……”唐寅深吸一口氣,誠如歐陽志他們一樣,人嘛,總會慢慢適應,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他嘆了口氣,道:“恩師可知學生同鄉徐經鬻題一案?學生與徐經,相交莫逆,如今他遭受不白之冤,學生敢為他作保,徐兄絕非是舞弊的。學生區區一個貢生,想要營救,也沒有門路,所以懇請恩師,是否想一想辦法,他現在在錦衣衛,命懸一線,稍有差池,便一命嗚呼……”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