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四章 易爵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李世民在楊妃處待了一炷香的功夫便離去了。

自打李世民被冊為太子后,皇帝李淵便曾下詔:“自今日后,軍國事務,無論大小悉數決于太子,然后奏聞皇帝。”

如今的李世民雖名為太子,卻掌帝王之權,自然日理萬機。更何況,登基大典在即,朝中還有諸多要事亟待他來拍定。

“常涂,你說孤以往是不是對虎頭太過疏遠了?”李世民自楊妃的偏殿出來,嘴里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句。

常涂乃李世民近侍,與李世民同為少年時便跟隨李世民左右,兩人關系甚篤。

武德元年,常涂隨李世民于隴西大戰薛舉,在淺水原之戰中替李世民擋箭存了隱疾,后來便干脆凈身入宮成了李世民近侍,一直至今。

常涂于李世民有救命之恩,李世民對常涂也甚是厚待,不似尋常主仆,但就是這樣的關系,面對李世民的疑問,常涂也不敢妄言半句。

身為天家近臣,常涂豈能不萬事謹慎。

常涂頓了頓才回道:“此乃太子家事,奴是外人,豈敢隨意置喙。”

常涂處事,向來小心,他會這么說倒也在李世民意料之內,這也是李世民如此信任常涂的原因。

李世民笑道:“罷了,你向來仔細慣了,孤便不為難你了。”

常涂聞言,面色輕松了許多,俯身道:“謝太子體諒。”

常涂處事小心,不涉皇子之事,李世民倒是頗為滿意,不過李世民既然冒出了這個想法,自然不會是空穴來風。

李恪乃是他的親子,李恪受玄武門之事波及,險些喪命,按理說楊寧無論有否同謀,李世民都當大索皇城,將廢太子余孽盡數挖出,以絕后患。

可如今李世民登基大典在即,皇宮內外萬萬亂不得,所以李世民也只能隱忍不發,將此事暫且按下。不過如此一來卻是委屈了李恪。今日李世民見李恪如此乖巧聰慧,一時間李世民的心中難得地起了些虧欠之心。

李世民若有所思地靜默了片刻,突然開口對常涂吩咐道:“虎頭與青雀同為孤之親子,孤豈能厚此而薄彼。你即刻遣人傳詔克明,虎頭的封爵不宜削減,當與青雀同制。”

常涂聽了李世民的話,神色一凜,剎那間腦海中閃過了許多念頭。

登基大典在即,此時突然拔高李恪的封賞,這意味著什么?

常涂小心地問道:“不知此事是否需要知會長孫大人?”

前日李世民與東宮幾位輔臣密議,商討登基封賞之事。當談及登基后諸位皇子所封官爵時,便是長孫無忌以庶嫡有別為由,力主將李恪的官爵壓上半級,稍次于李泰。

長孫無忌的提議李世民當時也是同意了的,只是今日見了李恪后卻又突然改變了主意。

李世民搖了搖頭,回道:“不必了,直接讓克明擬旨便是。”

“諾。”

常涂得令,當即遣人前往中書省杜如晦處傳詔了。

常涂能得李世民如此信任,自然也是極為機敏之人,太子正當壯年,春秋正盛,未來的事情本就縹緲難定。

常涂知道,此事一出,朝堂之上的袞袞諸公又該難安了。

李世民走后,李恪本欲往書房溫書,但卻被楊妃攔了下來。

楊妃拉過李恪的手,徑直將李恪帶到了偏殿的內室。

內室里,楊妃的次子,李恪之弟,四歲的李愔正蓋著錦被,躺在軟塌上午寢。

李愔年幼,正是嗜睡的年紀,小小的個子乖巧地躺在錦塌上,粉嫩的鼻翼隨著呼吸一張一合,煞是可愛。

不過此事的楊妃卻沒有照看李愔的心思,她到了內室,先是仔細地將門窗盡數掩上,然后又命自己信得過的侍女瓶兒站在門外望風,顯然是有要事要告知李恪。

李恪看在楊妃謹慎的樣子,心中也升起了疑惑,莫不是剛才自己的言行太過反常,叫阿娘看了出來?

李恪一邊站在邊上上不安地想著,一邊看著楊妃走到了里間的木箱中,從箱底取出了一本薄薄的賬本。

“這是娘自受封以來所積攢的財物賬簿,你且看看吧。”楊妃將賬簿交到了李恪手邊。

李恪一頭霧水地打開了這本賬簿,只是粗略地翻了幾眼,心中卻猛然一震。

“大業九年三月,入金一千兩大業十一年十一月,入珍珠三斛,宅院一處大業十二年八月,入良田一千四百畝武德三年五月,置長安鋪面兩處。”

李恪一邊大致地翻著手中的賬簿,臉上的驚訝之色越發地重了,原因無他,只因這賬簿中所記載的數目實在是太過驚人了。

“阿娘,這是?”李恪低頭看著手中的賬簿,不知楊妃一個太子側妃是如何來的這般多的財務,不解地問道。

楊妃看著李恪震驚的模樣,解釋道:“娘是前朝帝女,自幼時受封公主以來,便隨先帝左右,常有賞賜。娘每每便將這些賞賜封存,時日久了,便有了如今這般光景。娘是前朝宗室,先帝的封賞本該追回,但你阿爹念在娘是亡國孤女,頗多憐惜,便做主未曾動娘的這些私物,由娘將來再傳給你和愔兒。”

李恪聽了阿娘的話,終于明白了這些財貨從何而來,但李恪臉上的疑惑卻絲毫沒有減少。

楊妃將這本簿子給李恪看,總歸不是為了炫耀,必另有他意。

李恪問道:“這些財物既是阿娘往日積攢,好生收著便是,為何突然示于恪兒?恪兒尚且年幼,用不到這些。”

楊妃并未回答李恪的話,倒是反問道:“阿娘為你取名為‘恪’,你可知其中深意?”

李恪原本心里還存著有些疑惑,可如今楊妃此話一出口,李恪頓時明白了過來。

所謂“恪”者,敬也,守心也,必是李恪今日在李世民身前的言行叫楊妃看出了端倪,楊妃欲要提點他了。

好生聰慧的女子,楊妃不愧是前朝帝女,李恪只露出了些許苗頭,便被她發現了。

“阿娘想必是覺得恪兒今日的事情做的差了。”李恪明白了過來,對楊妃道。

楊妃看著李恪的模樣,知道他嘴上雖是這么說,但心里顯然并未將她的話聽進去。

楊妃勸道:“你是太子之后,待太子登基為帝你便是親王,封賞無數,而且娘也會將這些身外之物都留給你,你縱是只知恣意享樂,整日走馬追鷹也不愁一生富貴,你何必要去爭那個位置。”

李恪看著阿娘的樣子,心中頓時一慟,天下為娘者皆是如此,更何況楊妃曾為前朝公主的楊妃。她見多了皇位傾軋,骨肉相殘,又曾會忍心李恪再去重蹈那些覆轍。

可楊妃就算再聰敏,又豈會知道李恪的擔憂,帝位之爭,何時能夠由了他自己?

李恪并未直接反駁楊妃的話,只是沉默了片刻,問道:“阿娘希望恪兒成為一個皇室紈绔嗎?”

楊妃沒想到李恪會這么問,先是楞了楞,然后才道:“娘不在乎這些虛名,只盼我兒一生康樂。”

李恪抬起頭,看著楊妃如秋水溫柔般的眼睛,李恪從心里不忍拒絕她,不想叫如此疼愛他的阿娘難過。可李恪卻也有他的苦衷,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對旁人言及的地方。

李恪既不愿傷害楊妃,卻又不能將自己心中所想盡數吐露,一番思索后只得問道:“前隋蜀王秀便是阿娘伯父,他又何曾做錯過什么?最后又是何等下場。”

楊妃沒想到李恪會這么說,一下子竟愕然了。

楊妃雖生地晚,但自家之事她又怎會不知,蜀王楊秀乃文帝四子,本也與皇位無緣,但卻因楊廣幾番挑撥誣陷,非但被削去了王爵,貶為庶人,最后還稀里糊涂地丟了性命。

李恪看著楊妃呆呆地坐在身旁,他知道楊妃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站起了身子,竟如小大人一般輕輕抓過了楊妃冰涼的手,看了眼一旁睡著的李愔,緩緩道:“恪兒既生帝王家,或爭,或死,別無他路。恪兒唯一能做的便是披荊斬棘,登上那九五之位,方能護得阿娘和愔弟周全。”

楊妃聽了李恪的話,一下子呆住了,李恪所言,哪里像是一個只有八歲的孩童,分明就是一個對眼下俱是洞若觀火的老成之人,楊妃一時間竟也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恰巧此時,原本在一旁熟睡的李愔也被李恪的說話聲擾醒了,翻著身子,小小的嘴巴連打了幾個哈欠。

楊妃看了看站在身前的李恪,又看了看睡在一旁的李愔,過了片刻終于嘆道:“你昏迷時娘曾往玄都觀立愿,如今你身體既以大好,明日便隨娘去還了愿吧。”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