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五章 玄都觀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玄都觀位于長安城南崇業坊內,與靖善坊的興善寺隔朱雀大街相望,并為長安佛道名望所在。

玄都觀觀史頗久,隋初宇文愷奉文帝楊堅之命,以乾卦爻辭之道興建大興城時便將玄都觀移至了此處,宇文愷以玄都觀鎮壓都城風水,爾來五十載。

玄都觀香火極盛,觀主棲云道長更是道學翹楚,道法之深,天下仰望,故而慕名而來的善男信女無數,玄都觀香火自然極盛。

幾日前,李恪在玄武門遇刺,昏迷曠日,宮中御醫幾番施藥均是無用,眼看著李恪便要不成了。

楊妃見愛子瀕危,萬念俱灰之下入玄都觀拜見棲云道長,為李恪祈福,許下重愿。不曾想,楊妃方才自玄都觀回宮,李恪便就醒了,楊妃心中念著此事,李恪身子一好,楊妃便帶著李恪出宮還愿來了。

對于這些玄學之道,虛而無實的東西,李恪本也是不信的,但楊妃一力堅持,李恪也不忍忤逆了阿娘之意,便也一早隨著出宮了。

長安城布局獨特,以朱雀大街為界,東西合計一百零八坊,呈東貴西富,北實南虛之勢。

李恪自朱雀門出宮,一路南下,起初人煙倒還稠密,可越往南走,人流便越發地稀疏。再加上時辰尚早,近來又非崇道禮佛的大日子,待李恪到了崇業坊,街道之上出去稀稀疏疏的信徒,已經少見行人了。

“阿娘,這玄都觀是否太偏遠了些,怎的這般許久才到?”李恪自馬車上走下,拍了拍坐的有些發麻的腿,對楊妃道。

楊妃聞言,瞪了李恪一眼,提了提李恪的耳朵,小聲地警斥道:“小兒無知,怎敢胡言亂語,玄都觀之名天下仰望,棲云道長更是得道高人,你的性命還是棲云道長救回的,以后可不敢再這么說了。”

李恪只是隨口一句抱怨,沒想到楊妃反應竟會這么大,悻悻地點了點頭,老實地閉上了嘴。

楊妃身旁的瓶兒見李恪被楊妃說地一臉茫然的樣子,掩嘴一笑,彎腰靠在李恪的耳邊提醒道:“玄都觀觀主棲云道長乃陛下所封之大唐國師,地位尊崇,太子尚且禮敬,你切莫失了禮數,平白惹得娘娘不喜。”

此時李世民尚未登基,瓶兒口中所說的陛下自然就是他的祖父李淵了。

李恪原本還對阿娘的謹慎頗不理解,如今聽瓶兒一說,頓時便明白了過來。李唐皇室以道家祖師李耳后人自居,而棲云道長更是道家高人,李淵拜他為國師倒也不奇怪。

對于玄都觀,李恪知之甚少,也沒什么興趣,但當李恪站在玄都觀的觀門口,卻也被這眼前的氣象驚到了。

玄都觀位于矮丘之腰,自下而上合計有石階一百零八級,暗合天罡地煞之數,分毫不差。

李恪踩著石階緩緩往上走去,雖還未見觀門,可入鼻的已是淡淡的檀香氣,看見的也是裊裊入云的輕煙,再加上耳邊這陣陣悅耳的撞鐘聲,倒也頗有幾分世外清凈地的意思了。

玄都觀外的石階并不高,李恪不過登了片刻便到了觀門口。

在觀門的兩側,首先入眼的是一對一人多高的石獅,目如圓鈴,頭披卷毛,張嘴揚頸,煞是威武。

接著,李恪抬頭望去,一面一丈余高,三丈余寬的門墻便橫亙在了李恪的眼前。灰墻褐瓦,兩側飾以龍鳳紋飾,在門墻的上沿,古舊的金匾上書筆力蒼遒的“玄都觀”三字,而在金匾之下,則是一對道聯:“天近元門,上極斗牛之氣;云開黃道,永依日月之光。”

龍鳳紋飾本是皇室獨有,普天之下的道觀中,能用龍鳳的恐怕也就只有棲云道長所掌的玄都觀了,有此可見玄都觀位份之高。

“棲云道長乃世外高人,不喜人多眼雜,進來兩人便是,其余人等便在此等候,若有吩咐再傳你們進來。”到了觀門口,楊妃對身后跟隨的一眾東宮衛率的侍衛吩咐道。

玄都觀不同于尋常道觀,在朝中地位極高,以往就連皇帝李淵來此都不會帶大隊人馬入觀,楊妃自然也不敢壞了規矩,惹人非議。

楊妃自然有她的考慮,可聽了楊妃的吩咐,眾侍衛臉上卻露出了一絲難色,紛紛看向了李恪。

李恪方才遇刺不久,長安震動,一眾侍衛隨李恪出宮時便得了太子左衛率將軍尉遲恭的吩咐,務必隨身護衛漢中郡王,寸步不離,他們不敢讓李恪孤身入觀。

李恪見狀,他自然不會忤逆楊妃的意思,可也不欲叫士卒為難,平白開罪他們身后的尉遲恭。

李恪對東宮侍衛道:“玄都觀乃國師棲云真人所在,戒備森嚴,鮮有閑雜人等,本王與阿娘的安全自然無虞,你們便在觀外等候便是。今日之事回宮后本宮自當向尉遲將軍言明,與你等無關。”

如今東宮衛率大多為當初李世民為秦王時的秦王府護衛,玄都觀禁入刀兵的規矩他們自然也是知道的,既然李恪已經將話講到了這個份上,自然也不會再多言,除去跟隨李恪入觀的兩人,其余人等均留在了觀外。

棲云道長乃當世高人,深厚李淵器重,如今雖大權已在李世民手中,但李淵的地位依舊超然,楊妃生怕李恪年幼,說話間失了分寸,叮囑再三才放心地帶他進了玄都觀。

楊妃帶著李恪進了玄都觀的內殿,便對殿內負責迎客的道童唱喏道:“善信楊氏,特攜小兒李恪前來拜謝棲云真人,還乾道望代為通稟。”

道童聞言,神色一愣,接著忙問道:“可是楊妃娘娘和漢中郡王當面?”

這迎客道童本就是方外之人,甚少出觀,再加上楊妃與李恪又并未表明身份,這道童本該不知他們是何人,怎的一開口便道出了他們的身份?

楊妃不解地回道:“善信正是太子側妃楊氏,小兒也正是漢中郡王李恪,不知乾道如何得知善信的身份?”

道童聽聞楊妃自承身份,于是回道:“家師昨日收到娘娘拜帖,便知娘娘與殿下今日來此,特命小道在此等候。”

楊妃聞言笑道:“棲云真人有心了,真乃當時高人,只是不知真人現在何處,可否相見?”

道童搖了搖頭道:“娘娘與郡王當真是不巧,家師昨日測算到西南當有機緣,已經連夜入終南山求道去了,今日怕是見不成了。”

聽聞棲云道人入了終南山,李恪自然無所謂,可楊妃不免惋惜道:“真人于小兒有恩,本想著今日能當面言謝,不曾想竟如此不巧。”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