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十五章 兵臨渭水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因李恪年幼,還未外出開府建衙,仍舊與楊妃一同住在東宮宜秋殿,所以岑文本這個蜀王府長史倒也沒什么府務,每日只在秘書省校書。

于是每日往返宜秋殿與秘書省便成了李恪每日最主要的事情。

李恪每日上午前往弘文館,與諸皇子一同聽課,每日午后再往秘書省,隨岑文本讀書,請教課業。

起初岑文本收李恪為徒,多少還有些利益牽扯在其中,但隨著與李恪大半個月的相處,岑文本倒是越發的喜歡這個年少聰慧,卻毫不嬌縱的小皇子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秘書省南向的一處暖閣中,李恪正在案前正襟危坐,口中誦讀著詩經中的名篇。

這處暖閣便是秘書省待客所用,后秘書省首官秘書監蕭璟得知李恪每日來此,便專門僻出了這處暖閣,專為李恪留著。

“噔、噔、噔。”

門外傳來一陣緩慢的腳步聲,緊接著,暖閣的門被輕輕推開,岑文本走進了門內。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竟有如此風姿,能叫殿下如此思念,朝夕不忘?”岑文本進門,對李恪玩笑道。

李恪被岑文本這么一調笑,臉色一紅,起身回道“岑師玩笑了,弟子年幼,尚在讀書的年紀,哪里知道這些男女之事。”

李恪雖年幼,但行事說話一向老成,岑文本何曾見過李恪這般模樣,接著道“所謂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殿下若非心有所屬,何故偏讀此詩?”

李恪回道“弟子所讀并非男女情愛,而是古人之風。”

岑文本聽了李恪的話,面露微笑,饒有興致地問道“那你從詩經中又讀出了什么?”

李恪沒想到岑文本會這么問,稍稍思慮了片刻,口中吐出了三個字“思無邪。”

岑文本聽了李恪的話,看著李恪的眼神中不加掩飾地流露出了欣賞之色。

岑文本一邊在李恪對面坐下,一邊道“你能這么說,說明你已明詩經真義,比之那些滿腹才學,卻心術不正之輩好上不知繁幾。”

李恪謙虛道“弟子入學未久,所學不精,尚需隨岑師之后苦學學問。”

岑文本聞言,對李恪道“殿下所言倒也不盡如是,殿下非文臣,不必以文名著于世,四書五經之類能通讀便是,無需太過精專,殿下要學的是定國安邦之道。”

此前,無論是楊妃、李世民,還是弘文館的諸位飽學之士,無一不是要李恪通讀各家典籍,以修文名,可偏偏岑文本卻提出不同的建議,要李恪不必太過醉心于儒家經典,只需粗通便可,轉而多些時間看一些治國策論。

寫文作賦,堆字砌詞再華麗,那也只是臣子博取上位者青睞的手段,并非久居朝堂而不倒的根源。李恪身為皇子,生來便不需這些手段來搏上位,岑文本故有此言。

李恪對岑文本之言也極是贊同,當即應道“岑師之言甚是,弟子自當遵從。”

岑文本見李恪認同自己的觀點,于是從自己的袖中取出了一本厚厚的冊子,交到了李恪的手中。

岑文本對李恪道“這秘書省的官職雖是閑職,接觸不得甚么政務,但好在還能閱覽往朝之典籍。這冊書中是我挑選摘錄的前朝君臣奏對,你且拿去看看,當有所得。”

李恪從岑文本的手中接過這本冊子,李恪低頭粗略地翻看了幾頁,這是岑文本的字跡。書中的紙張和字跡都是新的,翻頁時還帶著淡淡的墨香,顯然,這冊書是岑文本近日親筆抄錄的。

這么厚的一本書,就算不算上摘選內容的時間,光是這么字,便需得寫上許久了。更何況這是岑文本抄錄于李恪閱覽的,自然是仔細斟酌篩選之后,這便更為難得了。

李恪感受著手上的重量,心中也一陣感動。

李恪拜岑文本為師,雖有欽慕其才學的緣故,但更多的還是存著利用他的心思。可李恪看著手中厚厚的書冊,他知道,岑文本是真的拿他當做弟子,以心相待了。

李恪拿著岑文本給他的冊子正看著,此時,暖閣外卻突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殿下,婢子瓶兒求見。”門外傳來了楊妃貼身侍女瓶兒的聲音。

李恪聽出是瓶兒的聲音,心知必是楊妃有事傳告,使瓶兒來尋自己了。

李恪對岑文本道“岑師,瓶兒姐是母妃的貼身婢女,平日里從不離身的,今日瓶兒姐來此尋我,必母妃有要事。”

岑文本點了點頭道“既是娘娘有事,你千萬怠慢不得。”

“謝岑師。”李恪道了聲謝,自己起身開了門。

瓶兒入內,對著李恪和岑文本屈膝行了個宮禮,拜道“婢女瓶兒參見殿下,參見先生。”

李恪將瓶兒扶起,對瓶兒問道“瓶兒姐怎的突然來此?”

瓶兒對李恪道“傳娘娘之命,請小郎速回宜秋殿,勿要四處走動了。”

李恪不解地問道“現在時辰還早,母妃怎的突然傳詔我回宮?”

李恪倒還不知楊妃的用意,可一旁的岑文本聽了瓶兒的話,眉頭卻一下子皺了起來。

“恐怕尉遲將軍也未能擋住突厥的攻勢,娘娘急傳蜀王殿下回宮,可是突厥二十萬大軍已經過了涇陽?”岑文本對瓶兒問道。

數日前,李世民登基之初,正是各處動蕩之時,北方突厥頡利可汗趁此機會南下攻唐,直逼關中。

為防長安城內恐慌,突厥逼近長安之事本是機密,楊妃也是不久前從李世民的口中聽到的,瓶兒沒想到岑文本竟然能夠憑借這自己的舉動猜出來,倒是叫瓶兒料之未及。

瓶兒屈膝道“先生果然了得,所猜分毫不差。眼下突厥可汗頡利已率大軍至渭水,陛下領兵前往迎戰了。娘娘擔心大軍壓境,長安城內外混亂,故而命婢子帶小郎回宮。”

李恪聽到瓶兒的話,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難怪楊妃如此反常地急詔自己回宮,原來是突厥大軍已經臨近長安了。

“父皇初登帝位,人心未穩,長安城又兵力空虛,難以正面迎戰,頡利倒是挑的好時機啊。只可恨我李恪年少,手不能提刀劍,否則必提槍跨馬,隨父皇左右殺敵。”熟知唐史的李恪自然知道此戰的結果,但心中依舊難免憤恨。

渭水之戰,李世民斬白馬與頡利立盟,敬獻大唐珍寶以換取頡利退兵,這算得上是戎馬一生的李世民身上少有的污點,亦是大唐國恥。

岑文本看著李恪義憤填膺的模樣,心中也稍稍有些欣慰,面對來自突厥大軍壓境,以李恪的年紀不見絲毫孩童該有的怯懦,亦是英主之象。

不過此戰岑文本倒是不甚擔憂,岑文本對李恪道“陛下此去渭水恐怕不是求戰,而是求和,此戰理當打不起來。而且就算打了起來,我大唐憑借著長安城亦能固守,而且關中再有一月便將入冬,到時突厥大軍孤軍深入,絕難久持,長安城當是無虞。不過未免娘娘憂心,殿下還是先回宮去吧。”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