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十六章 質子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自隋末始,天下大亂,內戰紛紛,十數年不休,以致海內疲敝,民生不寧。而就在此時,北方東突厥卻趁此良機急速壯大,契丹、室韋、吐谷渾等族盡數降于其麾下,號控弦百萬。

突厥可汗頡利本就是野心之輩,看著中州內亂,便想著要做那第二個拓跋道武帝,為中原之主。

如今李世民初登帝位,人心未穩,正是給了頡利絕佳的良機,于是頡利趁著秋高馬肥之際,聯合其侄小可汗突利,率兵二十萬南下叩邊,直指長安。

長安城外,西郊三十,渭水。

如今的頡利已年過四旬,可在他過往的歲月中還從沒有一日如今日這般暢意,甚至就連當初他被立為突厥可汗的那一日都是一樣。

十一年前,他曾隨兄長始畢可汗南下雁門郡,兵圍隋煬帝,逼地隋煬帝楊廣固城自守,抱著小兒子趙王楊杲哭泣,四目盡腫。若非突厥北境告急,而洛陽和各郡的援軍也都趕到忻口,恐怕隋煬帝便要成為突厥的階下之囚了。

那一日始畢可汗的威風頡利至今仍還歷歷在目,過往的那些年他也曾時常向往,希望自己也有那么一日。

可現在的頡利已經不再羨慕當年的始畢了,因為現在他所在的可不是雁門北疆,而是大唐王朝真正的心臟,京畿長安。

攻入關中,兵圍長安,這可是當年拓土數千里,被稱作草原之王的木桿可汗阿史那俟斤都未曾做到的壯舉。

可以料想,一旦今日頡利大敗唐軍,占據關中,他將成為整個突厥史上最為盛名的可汗。

而這一切對他來說似乎并沒有那么難,他只要率領他二十萬戰無不勝的輕騎渡過渭水,攻破那座傳說的長安城,便能實現他的理想。

難嗎?不難!

渭水北岸,旌旗飄飄數十里的二十萬雄兵便是他的底氣。

頡利高舉著手中的馬刀,正要向前一揮,命他麾下的勇士渡河作戰時,渭水的對面出現了幾個人的身影,李世民趕到了。

很突兀的,李世民身著明光鎧,帶著房玄齡、高士廉、蕭瑀等幾個不善武事的文臣隔著寬闊的渭水,出現在了頡利的面前。

“朕乃唐皇李世民,頡利可汗可能出來答話?”李世民一至渭水邊,便指著對面的突厥軍吼道。

沒有頡利想象中的軟弱,更沒有絲毫勢不如人的感覺,李世民的態度反倒像是興師問罪來了,這倒是出乎頡利的意料。

“我便是突厥可汗頡利,今日我親率大軍來此,長安破城在即,你等還不快降!”頡利策馬出列,得意地叫囂道。

“武德五年,大唐與突厥曾于并州立盟,互不侵犯,今日你率軍入我關中是為何意!”李世民聲勢絲毫不弱,反倒當先指責著頡利。

頡利高聲笑道:“關中富饒之地,當由強者居之,如今我突厥大軍百萬,天下無雙,這關中自然也當是我突厥的。”

頡利的話說完,渭水北岸的突厥士卒也紛紛呼喝起來,神態猖狂,仿佛長安已經是他們的囊中之物。

李世民也未曾答話,而是用實際行動回答了他。

李世民抬手輕輕一揮,渭水南岸突然響起了一陣陣震耳欲聾的腳步聲,隔河聽去,宛若雷鳴。

“轟、轟、轟”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密,數萬唐軍出現在了李世民的身后,而唐軍中聲名最盛的尉遲恭、秦叔寶、李靖等人正領兵于前,蓄勢待發。

渭水北岸的頡利看著對岸漫山遍野,衣甲鮮明的唐軍,心頭猛地一顫。

這些唐軍軍容整肅,令行禁止,顯然是大唐的關中精銳。

頡利只道李世民登基未久,想必人心不穩,也難以服眾,可他卻不知唐軍的真正底細。

李世民征戰多年,軍略卓然,當今天下少有敵手。頡利被李世民的障眼法所騙,他哪里知道,眼前的三萬禁軍已經是唐軍幾乎全部的主力了。

頡利看著兵強馬壯的唐軍,心里不禁打起了鼓。

李世民與頡利之間隔著渭水,李世民自然看不清頡利的臉色,但頡利用以指揮作戰的馬刀已經被他收回了鞘中,這邊足以說明頡利的態度已經開始搖擺。

李世民抓住時機,適時道“突厥要戰,我大唐縱然戰至一兵一卒也定當奉陪到底,只是此戰一起,兩方將士必然死傷無數,這結果當真可汗想要的?。”

李世民若是固城自守,亦或是稍露懼色,頡利興許就真的下令大軍渡河了,但李世民若有所恃的樣子,反倒叫頡利沒了底。

誠然,這一戰,李世民打不起,大唐與突厥一旦交戰,無論勝負,大唐賴以為根基的關中都將被暴露在二十萬突厥鐵蹄之下,原本富饒的京畿將成為一片廢墟,關中百姓也將飽受戰亂之苦,縱然勝,大唐關中至少也要近二十年時間方能恢復元氣。

可是這一戰頡利更打不起,除非頡利有絕對的把握能在十日內全殲唐軍,拿下整個關中,否則大唐隴右、太原、洛陽等地的數十萬勤王大軍一旦趕到,頡利再想抽身便難比登天了。

而且此刻突厥眼下看似齊心一片,實則各懷鬼胎,突厥小可汗突利早就對可汗之位虎視眈眈。頡利一旦陷身于關中,誰能保證草原的局勢在無主之下依舊穩定,那至高的可汗之位還是不是他的?

大唐立國未久,大唐的國土俱是百戰廝殺而來,關中禁軍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老卒,頡利看著對岸的唐軍,心里也沒了必勝的把握。

頡利轉過頭去,對身后一個三旬上下,面容清癯的男子問道:“今日之戰恐怕唐軍早有準備,趙先生可有良策?”

頡利口中的趙先生便是他的心腹智囊趙德言。

趙德言本為漢人,隋大業末年入突厥,為頡利所用,為頡利分化草原各部,掌握大權出力甚多,被頡利拜為帕夏。

突厥的帕夏類似于唐朝的侍中,頡利不設葉護一職,故帕夏雖無宰相之名,卻有宰相之實。

趙德言稍稍思慮了片刻,對頡利道:“看今日唐皇的樣子,想要輕取長安恐怕不易,大汗可先與唐皇和談,然后借和談之機試一試唐軍的深淺。”

頡利皺了皺眉,道:“若是我在眾軍之前答應了和談之事,豈非就非和談不可了嗎?總不能叫本汗在萬軍面前失信吧,這樣一來本汗以后還如何統率突厥各部。”

趙德言回道“只是先應下而已,大汗可在和談的條件中另加一項,到時可酌情變更。”

“哪一項?”頡利聞言,急問道。

趙德言輕輕捋了捋自己的兩撇短須,緩緩吐出了兩個字:“質子。”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