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三章 靈州軍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李恪乃大唐遣往突厥的質子,對突厥而言,一個活著的李恪的價值比一個死掉的李恪的價值要高得多。若是旁人,李恪興許還不會太過擔憂,但面對暴戾的頡利,李恪卻也不敢說有十足的把握。

不過突厥軍中終究還是有看得清的人,趙德言見頡利舉刀,似有殺傷李恪之意,連忙來到頡利的身旁,按著頡利的手臂,在頡利的耳旁小聲勸道:“此處畢竟還是唐境,若是可汗在此殺了他,恐怕于大軍不利。”

鄜州尚在大唐境內,仍舊屬大唐勢力范圍,頡利眼下雖兵強馬壯,但畢竟不熟地形,若是當真在此時殺了李恪,無異于即刻向大唐宣戰。

如今已是冬初,氣候漸冷,早些時候頡利為了大軍南下輕便,并未命士卒隨身攜帶過冬的皮襖,若是此時再與大唐開戰,確實于突厥不利。

趙德言思慮周全,不過對于趙德言的話,頡利卻有些不以為然,在他看來,涇陽一戰,唐軍已經被他殺破了膽,否則也不會簽下渭水之盟來求自保,此時的唐軍的哪還有與他為敵的膽氣?

不過世事就是如此作弄人,也不知是巧合,還是為了印證趙德言的話,就在趙德言話音剛落的時候,一隊騎兵竟自西邊而來。

西邊是乃突厥武大軍左翼所在,是由頡利之弟欲谷設所率領的三萬輕騎,這些從西面來的人想必就是欲谷設的部下了。

“可汗,欲谷設大人有要事稟奏。”欲谷設被攔在了外圍,頡利可汗的附離親兵上前稟奏道。

頡利對于自己的親弟欲谷設,心中一直頗有防備,蓋因他自己的汗位便是自兄長處羅可汗那里承襲而來,誰知道欲谷設有沒有同樣的念頭?對自己的汗位有所覬覦。

“欲谷設一向大驚小怪慣了,他遣人來見本汗能有什么要事。”頡利聽了附離的稟告,不耐煩道。

一旁的趙德言聽了頡利的話,卻對頡利道:“欲谷設大人雖然行事急躁,但總歸還是知道輕重的,他既有要事稟奏,可汗何妨一見呢。”

趙德言乃頡利謀主,他的話頡利還是聽得進去的,頡利點了點頭,對附離道:“讓他們過來。”

“遵命。”附離領命,將欲谷設遣來傳話的輕騎帶到了頡利的馬前。

“稟告可汗,左翼大軍西側突然出現大股唐軍。”傳話的士卒一到頡利的馬前,便急忙稟告道。

頡利聽了士卒的話,猛地一愣,臉上也露出難掩的訝色。

他沒想到,唐軍剛剛在渭水受挫,竟然就敢在此時起兵威脅他的左翼大軍。

頡利狠狠地瞪了李恪一眼,對前來傳信的士卒問道:“查清是哪里的唐軍了嗎?主帥是誰?”

士卒回道:“是靈州軍,人數恐怕不下萬人,主帥是唐靈州總管李道宗。”

“哼!”頡利聞言,重重哼了一聲。

長安城外,李世民所布疑兵之計便是打的靈州軍的旗號,此番頡利遇到了實打實的靈州軍,心情自然是極差。

至于李道宗,頡利就更不陌生了。

武德五年,李道宗便為靈州總管,之后四年間,李道宗曾數敗突厥軍,將突厥大軍逐出五原,逼的突厥失土近千里,就連李道宗任城王的爵位亦是因此戰得來。

此番李道宗率軍來此,于頡利而言倒也是冤家路窄了。

“往年數戰,李道宗只龜縮靈州城內不出,不敢應戰,叫本汗很是頭疼,此番他既出了靈州城,本汗便叫他知道我突厥勇士的厲害。”頡利只當李世民對渭水之盟不服,李道宗此來必是奉了李世民之命攔截突厥大軍的,于是對身旁的眾人道。

李恪對于他的堂叔,任城王李道宗的聲名自然比頡利更加清楚。

任城王軍功赫赫,為人賢良,宗室之中與河間王李孝恭并稱為賢,乃當世名將。但李道宗用兵一向穩中,甚少行險兵,在突厥大軍返程途中攻打突厥,與李道宗穩重的性情絕對不符。

李恪聽著傳話之人的話,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果然,正如李恪所猜測的那般,頡利派去前往西面刺探的斥候很快便帶回了消息:李道宗大軍并未對突厥左翼發起攻勢,只是仗著自己熟悉地形,在四周喧擾,根本未動刀兵。

斥候帶回的消息不禁叫頡利為之眉頭緊皺。

若是李道宗當真率軍強攻突厥左翼,那便會被左翼欲谷設的大軍拖住,待突厥主力包上,李道宗必死無疑,可李道宗卻遲遲不動手,著實叫頡利無可奈何。

頡利行伍多年,并非不知兵之人,相反的頡利雖然狂妄自大,但他對李道宗的能力卻很清楚。李道宗所為,更像是一個陷阱,頡利若是主動攻打李道宗,才是著了他的道。

靈州乃西北重鎮,軍力之強尤在涼州之上,整兒靈州總管之下直接統帥不下三萬,而此時露面的不過一萬,誰知道剩下的人馬是不是在何處埋伏?

如今已然入冬,而此處又是大唐國土,突厥人地勢不熟,若是在此時被靈州軍拖住,大軍不得及時北返,對突厥大軍甚至是整個突厥都是極大的危機,要知道,在草原之上,對突厥虎視眈眈的部落可不止一處。

那些部落若是和大唐聯合,那對留在突厥的老幼婦孺將會是滅頂之災。

頡利看了眼馬前的李恪,對身旁的附離道:“質子倒是個硬骨頭,先把質子帶下去,待回到突厥再說!”

此處還是唐土,李恪自然有所倚仗,待到了突厥,李恪再無處依靠之時,頡利不信這個小子的骨頭還能這么硬。

與此同時,在距離突厥主力三十里的山坡上,一個身著明光鎧,二十來歲的年輕將領正策馬而立,遠遠地望著東面突厥大軍的方向,此人正是靈州軍主帥任城王李道宗。

“總管,頡利并未中計,突厥大軍照常北行,我等是否要強攻?”李道宗的身旁,行軍司馬宋君明對李道宗稟告道。

李道宗聽了宋君明的話,搖頭道:“陛下命我等一旁襲擾,以分頡利之神,求覓破敵良機,大敗敵軍,救回蜀王。然此番頡利既有防備,我等若在強攻恐怕收效不大,反倒會陷蜀王于險地,絕不可為。”

宋君明接著問道:“那我等該當如何?”

李道宗幽幽嘆道:“兩軍未動刀兵,盟約未破。左右威懾頡利的目的已經達到,命前軍撤下來吧。”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