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四章 陰山下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對于陰山的概念,李恪唯一的印象便是這首自北朝傳下的敕勒歌。

可當李恪過了稒陽古道,真的出現在了陰山山北的時候,沒有遍地的牛羊,沒有半人高的牧草,更沒有來往放牧的牧民,趁著眾人歇息的時候,李恪自馬車內定睛望去,入眼的只是一望無際的荒野,還有蒼涼的一片。

而李恪也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冷,徹骨的冷,雖然只隔百里,但陰山南北竟似有天壤之別。

莫說是外面,就連李恪坐在馬車中都覺得寒風刺面,手足如冰。

“殿下,漠北這荒涼之地不比關中,若只一件外襖怕是不行,再披一件吧。”丹兒見李恪泛白的臉色,擔心李恪的身子,從箱中拿出了一件狐裘披風對李恪道。

李恪的手腳著實也冷的很,雖不知披上是否有用,但總歸聊勝于無。

李恪點了點頭,接過丹兒遞過來的披風,便欲披上。

可當李恪剛拿過丹兒手中的披風,低頭一看,卻發現丹兒的手被凍地已經發紫,甚至有些哆嗦了。

李恪雖冷,但他身上穿著的卻是楊妃在李恪臨行前專門準備的衣裳,還暖和些,但丹兒身上穿著的卻是宮中常規制式的冬衣,在長安倒是尚能御寒,但到了這寒風徹骨的漠北,就顯得不夠看了。

李恪摸了摸丹兒冰涼的手,反手將狐皮披風披到了丹兒的肩膀上,笑道:“本王雖年少,但卻是男兒軀,哪有這般畏寒的,倒是你,身上穿的很是單薄,可別凍壞了身子。”

丹兒雖是李恪的貼身宮婢,與李恪也算相熟,但丹兒自幼在宮中長大,高低貴賤之念分明,哪里敢叫李恪為她披衣裳,若是以后叫尚宮局的管事知道了那還得了。

李恪的手剛才方才丹兒的肩膀上,丹兒便入觸電般地站了起來,退到了一旁,忙推辭道:“殿下乃萬金之軀,奴婢豈敢著殿下的衣裳。”

李恪沒想到丹兒的反應竟這般大,李恪看著站在一旁的丹兒,也是微微一愣。

李恪問道:“左右不過一件衣裳,何必如此在意?”

丹兒連連搖頭道:“殿下是皇子,是君,奴婢是宮婢,是奴,豈能因一件衣裳亂了尊卑之分。”

李恪聞言,道:“此處乃是漠北,非是皇宮,哪有如此多的宮規。如今你我同在此處,便該相互扶持,才能一同走下去。更何況此次北上,本王身邊只有你一人服侍,你若是病了,誰還能來服侍本王?”

李恪的話倒是叫丹兒有些意動,丹兒眨了眨眼,搓著手,一時間也不知該不該接過李恪手中的披風。

李恪見狀,直接將披風塞到了丹兒的手中道:“此刻本王說了算,你且披著吧,左右本王也不只這一件披(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