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五章 汗庭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李恪是聰明人,他很清楚,突厥不比中原之國,沒有那么多的厲害衡量,他們只尊崇一樣東西,那就是實力。

大唐在北線的表現越強勢,突厥便越需要李恪活著,李恪在突厥的境況越安全,若是哪一日突厥當真凌于大唐之上,大唐已對突厥構不成絲毫的威脅,他這個質子才是真正徹底失去了價值,離死不遠了。

李恪對溫彥博所言,聽著倒是慷慨激昂,可話中卻有不少自己的算計與考量,卻也并非全然出自一片公心。

溫彥博乃赤誠君子,自然沒有李恪這般多的計較,李恪的話倒著實是被溫彥博聽進心里,當了真。

對于溫彥博,李恪也不敢拉攏之意顯得太過,只是稍稍又攀談了幾句,贈了些盤纏銀兩,便又接著啟程北上了。

頡利狼子野心,連年征戰,突厥下屬各部常被征兵,但卻一無所得,早已怨聲載道,但就在突厥本部,頡利的聲望還是頗高的。

更何況,此次頡利還是滿載而歸,帶著堆積如山的珠寶和糧食回來,突厥百姓的熱情便更為高漲了。

待突厥大軍距離金山汗庭還有十余里的時候,已有許多突厥牧民往來迎接,騎著牛馬,圍繞著突厥大軍高唱凱旋之歌。

李恪坐在馬車中,聽著車外歡快的歌聲,卻沒有半點興致。

在突厥人眼中這歡呼的歌聲自然是無上的榮耀,但在唐人眼中卻被視為屈辱。

李恪本想著就這樣到突厥汗庭便罷了,可頡利顯然不想就這樣算了。

此次突厥南侵,質子李恪也是他的戰利品之一,甚至是最值得炫耀的戰利品,他豈會輕易放過。

于是在距離突厥汗庭還有十里的地方,李恪便被頡利以共賞突厥盛景為由,邀到了前軍,與他一同前往汗庭。

“三皇子見我突厥軍容,比之大唐如何?”李恪與突厥的那些達官顯貴同行,頡利寵臣康蘇密為了討好頡利,竟指著氣志高昂的突厥大軍,對李恪得意道。

李恪不是傻子,他眼下人在突厥,若是冷言相諷,只會給他們對付自己的理由,但偏偏李恪卻又不愿把自己放得太低,行那諂媚之事,于是回道:“突厥將士縱橫漠北,自是精銳,然本王長居宮中,甚少與與我大唐府衛接觸,兩者高下本王恐怕難評。”

李恪的回答顯然不是康蘇密想要的,更非頡利想要的,頡利聽了李恪回答,臉上明顯有一絲不滿。

若非頡利心腹趙德言事先有言,如今草原各部漸不服突厥之治者,在突厥全然平定草原,威壓各部之前,不宜與大唐結成死敵,頡利恨不得將李恪捆在馬上,耀武揚威地回去了。

頡利揚聲笑道:“康蘇密,你未免也太難為他了吧,他一個連軟弓都拉不開的黃口孺子能看出什么來。更何況,渭水一戰已足以證明一(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