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四十九章 家書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臣無能,未能保得殿下南歸,還請殿下降罪。”頡利回絕了鄭元壽迎李恪南歸的要求,一出大帳,鄭元壽便對李恪欠身拜道。

李恪將鄭元壽扶起,道:“寺卿嚴重了,方才寺卿已經盡力,只是突厥君臣不欲放本王南下,此時縱是蘇秦在世也無計可施。”

鄭元壽回想起方才大帳中發生的事情,對李恪問道:“殿下在突厥可曾開罪過趙德言?為何趙德言今日如此針對于我們,生生地攔住了殿下的歸途?”

方才在大宴上,鄭元壽既是用財寶誘惑了頡利,也是希望那些部落首領能夠被鄭元壽帶來的大唐珍寶迷住了眼睛,借此由各部首領向頡利施壓,放李恪南歸,可趙德言卻偏偏提出以良馬作為籌碼,借此交換鄭元壽帶來的財寶,叫鄭元壽計劃落空。

趙德言是漢人,他的根不在突厥,他身在突厥無非就是為了求取富貴,面對鄭元壽帶來的誠意,除了對李恪的不滿,還有什么能夠叫趙德言在這個關口站出來針對李恪,總不能是對頡利的赤膽忠心吧。

對于趙德言方才在大帳中的表現,李恪也頗為不解。

趙德言既然助他對了康蘇密,要了康蘇密的命,想必與他還是沒有太多不滿的,可他方才在大帳中的作為卻又偏偏是在針對自己,一時間李恪也說不上趙德言的目的了。

李恪道:“趙德言其人,本王倒是派人調查過,除了知道他是并州人士,十年前來突厥外,竟再無其他消息。此人無爹娘,無家室,來了突厥后雖身居高位卻仍未續娶,仿佛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早在春獵那日,李恪便曾命王玄策私下調查趙德言的情況,可王玄策調查了許久,卻始終得不到更多關于趙德言的消息,仿佛此人就是憑空生出來的一樣。

“憑空出現?趙德言這樣的人,背井離鄉,來到這北地,為的不就是榮華富貴,正所謂富貴不還家,如錦衣夜行,難道這樣的人還查不出他的底子嗎?”鄭元壽聞言,不解地問道。

漢人一直信奉一句話:“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

西楚霸王項羽為了衣錦還鄉,放棄了帝王基業關中,一意孤行回到了故里彭城,為了不就是這份快意嗎?

如今趙德言在突厥身居高位,也算是權貴人物,這樣的人一不顯耀鄉里,二不娶妻生子,他又圖的什么呢?

李恪搖頭道:“本王遣人去查過他的底,沒有任何蹤跡,根本無從查起,更不知該從何處下手了。”

李恪不怕康蘇密這樣的對手,康蘇密雖然狠毒,但他至少知道康蘇密的底細,知道康蘇密的索求,但李恪卻不知趙德言的底細,除了他所謂的祖籍,不知道任何關于關于他的過去。

這樣的人無跡可尋,叫李恪難以琢磨,趙德言(江謹言)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