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子奪唐  第五十章 政事堂

類別: 歷史 | 兩晉隋唐 | 庶子奪唐 | 江謹言   作者:江謹言  書名:庶子奪唐  更新時間:2019-05-04
 
門下省,政事堂。

自打入了貞觀元年以來,李世民每日都會來此也宰相們商議朝政,但李世民今日的臉色卻是最為難看的。

就在昨夜,李世民得到了自突厥而來的急件,他已知道頡利拒絕了他迎質子回國的要求。

自打李恪北上那日起,李世民便已經知道,想要將李恪接回絕非易事,但他對鄭元壽北上之行終究還是抱有一些期望,可隨著消息傳來,他的希望也破滅了。

武德已過,貞觀伊始,李世民登基為帝已滿半年,可就在這半年里,李世民仍舊居于東宮,未能入主太極宮。

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李世民身為帝王,總是居于東宮終究不是個辦法。

可太上皇李淵自己不讓出太極宮,李世民雖為皇帝,但也是人子,也不能生生將李淵攆出來。

李世民要想讓李淵主動地讓出太極宮,手中還缺一個天大的功績,而眼下李世民連自己的親子都尚在突厥為質,又何談功績,李世民一想到這些便難免煩躁。

“突厥那邊的消息想必你們也都知道了。突厥之與大唐,不下于匈奴之西漢。突厥之患不除,大唐北線難安,眾卿可有良策?”李世民面色深沉如水,坐在上首,看著政事堂中的眾人,問道。

政事堂平日里本是宰相理事的所在,不過今日李世民相詔,文武兩道,長安城內三品以上的正堂官已盡數在此。

李世民話音方落,近來轉任兵部尚書的李靖起身道:“啟稟陛下,臣以為欲破突厥,必先得夏州之地,而欲得夏州之地必先誅梁師都。自隋末始,梁師都附逆已久,臣以為當務之急是要除掉梁師都,收回夏州。”

自打大唐立國關中以來,頡利數次南下走的都是夏州,梁師都不除,大唐與突厥之間的對峙將永遠落于被動。

李世民道:“梁師都之患由來已久,藥師既言,必定是有計較了。”

李靖道:“梁師都才干平平,能仗著夏州一地為禍北線靠的無非就是突厥的支持,若要正面強取恐怕動靜太大,勢必會引來突厥的援軍,臣以為欲取夏州,當自其內部著手。”

李世民聽了李靖的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藥師且細言之。”

李靖道:“梁師都不識天命,抗我大唐,本就是螳臂當車,他雖是癲狂之輩,但他的麾下臣屬卻多有清醒者。臣已與梁師都麾下夏州長史劉旻、司馬劉蘭成聯絡,密議離間其上下,奪取夏州。”

梁師都認突厥為主,甘愿做突厥人的走狗,為他們鎮守南門,但這卻不代表他麾下數萬將士的意思,朔北男兒,多有血性者,又怎會甘愿做那突厥人的走狗,任由那些胡人騎在他們的頭上,對他們吆五喝六。

遠的不說,便是梁師都的堂弟梁洛仁便對梁師都之行頗多腹誹,只是還未撕破臉罷了。

大唐為中原正朔,占據大義,李靖命人偷偷與夏州長史劉旻、司馬劉蘭成兩人接觸,一拍即合,便有了離間夏州上下,密謀奪取夏州的想法。

李世民聽著李靖的話,點了點頭贊同道:“藥師一語中的,與朕所想不謀而合,此事便交由藥師一手操辦。”

“諾!”李世民下令,李靖俯身應道。

就在李靖的應諾聲剛落的時候,原本守在門外侍候的常涂突然走了進來。

“啟稟陛下,太常卿鄭元壽求見。”常涂入內對李世民道。

“鄭元壽回來了?”李世民聽了常涂的話,面露驚訝之色。

長安與突厥汗庭相距千里,李世民得到的信報是信使晝夜不息,百里加急送來的,這也就在昨日方才送到,按理說已使團的腳程,就算再快至少也再要三日方能抵京,可今日鄭元壽竟然就已經回來。

李世民的第一反應是鄭元壽自知有辱使命,速速回京來請罪了。

其實李世民也知鄭元壽此次北上不易,李恪在頡利的手中,除非頡利真的狂妄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又怎會將手中的籌碼放回。

李世民見鄭元壽如此惶恐,心中的氣已經消了大半,對常涂道:“準!”

常涂退下了,便帶著鄭元壽進了政事堂。

“臣鄭元壽有辱皇命,未能迎回蜀王,請陛下責罰。”

李世民抬了抬手,示意鄭元壽起身道:“頡利狼子野心,想要迎回恪兒豈是易事。請罪之事暫且不議,你且說說此次前往突厥的見聞。”

鄭元壽道:“下官奉蜀王之命急返長安,正是為了此事。”

奉蜀王之命?

李世民聽著鄭元壽的話,臉上露出了一絲訝色。

李恪雖是皇子,但在鄭元壽這樣世家出身的朝中大員眼中,一個皇子的身份似乎并不足以叫他們唯命是從。

李世民問道:“恪兒著你何事?”

鄭元壽從懷中取出了一封信,呈到了李世民的手中,道:“此乃蜀王親筆所出,請陛下圣覽。”

李世民從鄭元壽的手中接過信,將信將疑地打了開來,低頭看去,只草草幾眼,心中便憑空而起一陣波濤。

“父皇御啟,兒臣李恪頓首問安:兒臣嘗聞,‘故知之始己,自知而后知人也’,兒臣居突厥半載,于突厥之事亦稍有所得。突厥之強,在草原各部,兒臣以為,欲敗突厥,必先分化各部。突厥西北,郁督軍山有部名薛延陀”

這封信若是自李靖亦或是李績等人手中拿出,李世民除了欣賞,倒也不至驚訝,可李世民一想到這封信是他那個年僅九歲的三子所書,心中難免又驚又喜。

所驚者,九歲孺子,竟有這般眼見,所喜者,這個九歲孺子便是他的親子。

“克明,你且看看,看完后將此信傳閱眾人。”李世民臉上原本的陰郁一下子消散了大半,將手中的信交到了杜如晦的手中,笑道。

杜如晦早年為李世民隨軍書記,隨李世民征戰四方,故杜如晦雖是文臣,卻亦知兵,他將李恪的書信細細看了幾眼,神色竟變得激動了起來。

杜如晦將書信交到了下手的房玄齡處,起身對李世民道:“蜀王之言甚善,臣以為可。蜀王雖是年少,卻有如此見地,可謂之賢,臣為陛下賀!”

杜如晦的話傳到了長孫無忌的耳中,長孫無忌不經意地微微一皺。

杜如晦一向沉穩,不是咋咋呼呼的性子,李恪的書信能叫杜如晦如此推崇,必有其過人之處,長孫無忌不禁對李恪的書信產生了好奇,恨不得自己伸頭望過去。地址:m.biqu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大風車小說, 搜索 "大風車小說" 即可找到本站.
(快捷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